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2383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浮生小記/筆耕不綴 憶吳崇蘭

資深女作家吳崇蘭於2018年7月1日在華府過世,享壽90有4。吳阿姨和我的交往舊事不禁重泛腦海。

60年代我還在台灣念中學時,經常在暢銷的《皇冠雜誌》上讀到吳崇蘭的文章,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的專欄「100個美國人」,那是她隨出任中華民國大使館職務的夫婿周谷來美定居後,慧眼觀察周遭美國人而撰寫的眾生相。

爾後我也來到美國,且於1980年遷至華府。從《世界日報》、《華府新聞日報》等華文報紙上繼續拜讀吳崇蘭的大作。她寫作甚勤,早年於台灣任教中學即筆耕不輟,年過8旬仍為《華府新聞日報》每周推出「華府人物」專欄。根據2007台灣作家作品目錄網站顯示,吳崇蘭共出版了28本小說、散文、傳記。她從來不愁題材枯竭,在高齡作家中誠屬罕見,可見她懷抱的寫作熱情終身不退,且敏於省思人情世故。

我加入華府華文作家協會後,終於見到久仰大名的吳崇蘭。之前十多年我已透過她的許多文章,瞭解其家世、婚姻、子女,加上她待人和藹可親,我很自然地將其視為長輩,喊她「吳阿姨」。

吳阿姨年少時出過天花,臉上留有痕跡,她一再於文章中提及此事,自言「貌醜」。然而初見吳阿姨,我很驚訝她臉上並無顯著麻點,笑容可掬的她看起來溫文恂雅,可見「腹有詩書氣自華」能改變外貌的缺憾。

吳阿姨雖是成名已久的資深作家,卻無絲毫架子,對寫作晚輩尤多鼓勵之詞,一如已故的散文名家琦君女士。吳阿姨在《世界日報》上讀到拙作,必剪下郵寄給我,且屢屢鼓勵我多寫比較少嘗試的小說。據聞早些年她身體較為健康時,本地不少華文作者都經常收到她的剪報。

幾年前吳阿姨的一篇文章《撐》,在網上熱烈流傳。文中敘說年近90的夫婿周谷行動不便需要她攙扶,全天候照顧下,她年邁的身體感到精神和體力雙重透支,苦不堪言。《撐》文所以能震撼廣大的嬰兒潮讀者,在網上瘋傳,因為我們由高齡的父母想到未來的自己,面對亙古不變的衰老宿命,嘆息人是何等渺小無助。

周伯伯洗腎多年,但早幾年行動自如時,有次我去拜訪吳阿姨,長年鑽研中國近代外交史和中共黨史的周伯伯帶我去地下室參觀,看到好幾排書架已清理過,一箱箱的書籍正準備海運捐給在台的機構。然後我們回到樓上茶敘,吳阿姨說報社因應時代變遷,要求電子稿件,老夫妻倆不再爬格子,而是由打字不嫻熟的周伯伯一個字一個字在電腦鍵盤上敲出文章,送到報上發表。縱然相當費事,老夫妻倆仍常有文章見報,直到周伯伯健康惡化不能打字為止。

在他們陳設簡單的老屋裡,見證老夫妻空巢後那種相依為命,相濡以沫的黃昏情,令人傷感。雖然他們的生活清簡樸實,但讀書、寫作,一生與文字結下不解之緣,囂囂市塵中,寂寞地走進了歷史。

➤➤➤點我看更多 周刊精彩文章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