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23260/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米兔運動的中國特色by 劉玉昕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北京龍泉寺住持、中國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被指涉性侵,令國內外輿論大嘩。最新報導,高層為「盡快止血」,快刀斬亂麻將學誠革職,送返福建崇恩禪寺「閉門思過」。據報,與學誠私交頗篤的最高領導人批示八個字,「努力懺悔,安度餘年」,雖不無責備之意,但亦流露出安撫勸勉之情。

此事已可收場,關閉的龍泉寺不久可重開,但「中國佛教第一人」轟然倒下,仍讓各方震驚不已。

學誠醜聞爆發,當歸功「米兔運動」(#MeToo)」。從好萊塢起跑的米兔,去年起在中國引起迴響,從大學校園蔓延到媒體、公益組織及文化圈,如今,這把火燒向了寺院。

在這一大背景下,兩位龍泉寺「都監」花數月心血調查整理出95頁舉報信,應視為此波女權運動一部分,檢舉「穿著袈裟的惡魔」,反抗男權性壓榨。

但由於特殊國情使然,米兔運動到了中國,也有了中國特色。

釋學誠非同一般和尚,身兼全國政協常委,有「部級大和尚」之稱,大小出行皆須向統戰部報備。同時,學誠23歲得到時任全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樸初舉薦成中國最年輕方丈後,一路走來深得高層賞識,被視為領導人的家庭和尚,學誠本人也成了道場與官場雙重權力的混合體。因此,學誠性霸凌被揭發,既是對性別權力的抗爭,也是對政治權力的挑戰。

近年中國反貪,被揭發的大小官吏幾乎人人都有小三、小四。就合謀貪污而言,這些人無疑都是共犯,但從性別權力角度看,他們也是受害一方,有些人被威逼利誘,成了肆無忌憚的權力之犧牲品。

學誠事件雖被輿論高高舉起,卻被當局輕輕放下,反映出在貿易戰、假疫苗等內外困頓的節點上,政府不希望再增堵添亂。這也證實,當權力覆蓋一切時,對每一件事的質疑包括對男權的質疑,都可能被視為對權力本身的挑戰,讓人不安和警覺。

不過,米兔運動的意義恐不侷限於性別和政治。喜萊莉柯林頓在中國演講時說過一句名言,「女權亦是人權」。被欺侮的女性反抗男權,不僅是爭女性尊嚴,也是爭「人的尊嚴」,是人作為「個人」對其自由意志和平等權利的覺醒和認知。因此,米兔運動在中國也是一場人權啟蒙運動。從市民村民變成公民,從勞動者消費者變成社會主人,人權意識之覺悟必不可少。就此而言,米兔仍任重道遠。

紅塵滾滾,山門難擋,中國佛教道場近年的亂象早為人詬病。然泥沙俱下,仍有涓涓清流,兩都監敢把住持拉下馬,不也正是佛門「自清」嗎?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