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16958/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全美住房報告:住房成本高 超過收入3成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哈佛房屋研究聯合中心(Harvard Joint Center for Housing Studies)發布報告指出,住房成本上漲威脅數百萬美國人的住房穩定。目前房租和房價飛漲,民眾收入增長卻相形見絀,住房成本給越來越多美國民眾造成負擔,即超過其收入的30%。除非聯邦政府採取相應行動,否則將有數百萬美國人面對住房不穩定造成的恐慌情緒。

上述題為「全美住房狀況」(State of the Nation’s Housing)的報告指出,上述日益加重的巨大挑戰令數百萬家庭面臨問題,而聯邦政府未能適當應對,為解決全美住房可負擔能力危機,聯邦政府作出更加積極的回應至關重要。

統計顯示,2016年有3800萬美國家庭把超過30%收入用於支付住房,在全美占近三分之一,比2001年的3150萬家庭大幅增加。有幾乎一半租房者,約合2100萬家庭都面臨上述情況,1960年這個比例僅24%。

排除通貨膨脹因素後,2016年房租比1960年大漲61%,與之相比,租房者收入僅增加5%。同期中間房價暴增112%,而房主收入才增加50%。

哈佛大學住屋研究聯合中心管理主任赫伯特(Chris Herbert)表示,面對民眾收入增長速度遠低於房價和房租增速的現象,如何讓住房成本曲線變得平緩是重要問題。

美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住房成本給十分之一的房主和四分之一租房者造成嚴重負擔,他們每月要拿出至少一半收入支付房租或償還房貸。這些家庭平均每個月用500元購買食物,花在交通出行上的費用不到100元,醫療支出低於30元。

與此同時,聯邦房租補助計畫卻無法向數量不斷增加的民眾提供幫助。從1987年至2016年,收入極低,且有資格領取補助的租房者數量增加了600萬人,而這段時期領到補助的人數只增加了不到100萬。

川普政府的做法雪上加霜, 聯邦住宅與都市發展部(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部長卡森(Ben Carson)4月提議,住房成本占總收入達到或超過35%的家庭,才有資格領取房租補助,本質上給相關民眾帶來更大負擔。

與此同時,17%接收聯邦住宅與都市發展部補助的家庭,和31%領取Section 8低收入補助的家庭,仍然感到經濟壓力,因為他們實際繳納給房東的房租超過了該機構制定的房租水平線。

平價屋數量不足令大量民眾無力購房,對年輕人和非洲裔美國人尤其如此。美國住房擁有率自2007年一直下滑,目前似乎穩定在64%。而年輕人和非洲裔美國人群體的住房擁有率處於30年來的最低值。

報告發現,移民群體日益成為購房和租房的主要驅動力。1980年代,有15%的新增購房和租房者為外國出生的居民,最近十年,這個比例升至近50%。

報告稱,去年全美居住在庇護所或街頭的遊民,去年增加至55萬4000人,2016年某個時段,曾有約140萬人生活在庇護所。住房成本上漲是造成遊民人數增加的一個因素,有56%的遊民生活在美國物價最高的大都市區。赫伯特說,房租水平和遊民人數之間絕對存在緊密關係。

➤➤➤更多「住不起的美國」相關新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