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09517/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防彈玻璃保命、顧客賴帳…華人商家辛酸討生活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為避免外族裔搶劫,一些商家甚至裝上防彈玻璃。(記者牟蘭/攝影) 為避免外族裔搶劫,一些商家甚至裝上防彈玻璃。(記者牟蘭/攝影)
為店中安全,信Peter不但安裝防彈玻璃,店中還有兩個監控錄像。(記者牟蘭/攝影) 為店中安全,信Peter不但安裝防彈玻璃,店中還有兩個監控錄像。(記者牟蘭/攝影)

「在人家地盤做生意,就是要低頭」,為討生活,許多英文不好,沒攢下太多積蓄的華人移民,只能選擇在治安不靖的地區開中餐館,為了安全,店中不僅要安裝監控攝像頭,甚至要裝上防彈玻璃。華人店家表示,每日經營十個多小時,除了面對客人無理要求外,外賣郎還要忍受被搶的危險。

在布碌崙(布魯克林)弗萊布許(Flatbush)諾斯丹大道(Nostrand Ave)經營一家中餐外賣店的潘雲霞,如今已有七個月左右的身孕,9日中午仍挺著大肚子和丈夫一起為客人烹飪餐食。

潘雲霞說,她和丈夫都來自中國福州長樂,打拚多年後,一年半前和丈夫盤下這家中餐館。她說,為了節省成本,夫妻倆只能既當老闆又做員工,每日辛苦工作十幾個小時為生計打拚,「以前1萬元一個月雜七雜八都包括了,進貨3000元,請一個師傅3000元左右;現在光是進貨就要4000元,人工費至少7000多元,這還不算報稅和被搶的損失」。

因常遭遇打劫,夫妻倆不得不取消外賣服務,讓客人上門自取。潘雲霞說,丈夫和店中的外賣郎至少被搶兩次,其中一次一家三口去警局報警,警探答應翌日上門偵查,但之後毫無音訊,「中餐館被搶劫那麼多,警察都冷漠了」。她表示,雖然懷孕,但鄰居總在抽大麻,一到夏日店中需要開窗,氣味更是難聞,但投訴多次都不能解決問題。

潘雲霞說,一些非洲裔顧客的自尊心過強,店中要求先付錢再做餐,就遭到莫名的辱罵。夫妻倆表示,中國人在外族裔多的地方做生意,只能無奈低頭,「腳踩著這個地方,你想賺他們的錢,永遠就是要低頭」。

同在一條街經營中餐外賣的郭Andy表示,十多年前接下這家中餐廳,也遇到過前來刁難的非洲裔顧客。他說,曾有一次一位非洲裔顧客餐食已經吃了一半,但突然表示不好吃,要求退款,他拒絕後,竟被這位非洲顧客將餐食扔到廚房中。為了生意,自己也只能忍下這口氣。

今年剛盤下教堂大道(Church Ave.)一間餐館的信Peter,8日上午收到一位西語裔顧客的恐嚇,威脅他「想不想像和『紅蘋果』美甲店一樣關門營業」,讓他感到生氣和無奈。翌日上午,他通知附近七家中餐業主,近日不要和其他族裔的顧客發生衝突。

雖然自己脾氣比較火爆,但信Peter說,面對客人的無理和刁難,每日只能忍耐、沉默以對,「不和他們好好說,看著他們鬧,生意更做不成」。除了刁難餐食不好吃要求退款外,原先的手寫帳單也成了客人抵賴不願付錢的理由,高Andy也只能安裝電子收據解決這一問題。而為了解決店中夏日酷熱的問題,他也只能安裝大風扇應對,「後廚都是排氣扇,裝了空調也沒用」。

信Peter說,過去該區的治安不好,前店主的大門玻璃都被打破過,店內的廚房外安裝了防彈玻璃,還特地放了兩個監控錄像頭記錄店內情況。雖然近期治安剛有所改善,附近美甲店出現店主和非洲裔顧客風波,讓平靜的社區再次出現動蕩。

作為同胞和鄰居,信Peter表示,希望這個事件盡快平息。他說,像自己一樣的華人店家都是辛苦打工,再攢錢開店,沒人願意和客人起任何衝突。但如果助長此次非洲裔顧客行為,他表示,其他顧客也會有樣學樣,讓生意更難做,「我們中國人也要團結站出來發聲」。

信Peter說,無論是中餐館還是美甲店,華人商家打拚都不易,他幾次看到美甲員工上班很早,晚上11時左右才下班。他希望,此次美甲店風波的不良影響可降到最低,解決涉事店家和其他商家的擔憂。

潘雲霞頂著孕肚、冒著酷熱在餐館工作。(記者牟蘭/攝影) 潘雲霞頂著孕肚、冒著酷熱在餐館工作。(記者牟蘭/攝影)
為避免外族裔搶劫,一些中餐館甚至裝上防彈玻璃。(記者牟蘭/攝影) 為避免外族裔搶劫,一些中餐館甚至裝上防彈玻璃。(記者牟蘭/攝影)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