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80004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每周上課4天 像傳染病蔓延

新墨西哥州哥倫布市一所小學的學生在學校走廊排隊。(美聯社) 新墨西哥州哥倫布市一所小學的學生在學校走廊排隊。(美聯社)
洛杉磯一個學生高興地放學。(美聯社) 洛杉磯一個學生高興地放學。(美聯社)

一聽到「每周只要上學四天」,某些學童可能會雀躍不已,拍手叫好。這個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的夢幻構想,由於全美各地公立學校近年紛紛面臨教育預算嚴重短缺的考驗,「每周少上學一天」便開始出現在真實生活裡。這個彷彿「撿到」甚至「賺到」的免上學日,小朋友樂得輕鬆,家長們卻常常有苦難言,部分民眾非常憂慮兒女所能享用的教育資源,是否正在一點一滴的悄悄流失。

缺少預算 學童周休3日

早在1930年代期間,美國就已經出現讓學童「周休三日」的每周上課四日制(4-day school week)。最近這十幾年間,因為美國經濟嚴重不景氣,受到大環境現實因素影響,讓如此課程設計在全美各地變得普遍。到2018年春季為止,全美至少有21州已經有學區採行每周上學四天的制度。

對於愛達荷州學校走向「每周上課四天」趨勢做過深入研究的華盛頓大學貝瑟校區(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Bothell)教授希爾(Paul Hill)指出,每周上學四天如今就像「傳染病」一樣迅速蔓延。他說,這種改變將來會造成什麼樣的深遠影響,目前不得而知,但他個人則對貧窮家庭學童可能因此受到衝擊,特別感到憂心。

以奧克拉荷馬州為例,由於州政府陷入教育經費嚴重縮減的窘境,州内公立學校班級人數一路增加,藝術課程、第二外國語課程則遭到減班或完全取消,有些學校根本連教科書都買不起。從2017年開始,不少學區與學校紛紛做出痛苦決定,把原本每周到校上課五天的課表,改為每周只要上課四天,因如此一來不但可以節省開銷,也能說服更多老師願意來到教師薪資長期排名全美倒數的奧克拉荷馬州執起教鞭。

損失學習 衝擊弱勢家庭

雖然只是每周減少上課一天,但對許多家庭卻帶來重大衝擊,全家人的生活作息通通必須重新安排,另行規畫。特別是對許多窮苦家庭孩子來說,損失的這一個上學日子,代表著學習機會相對減少,複習與加深學習印象的磨練也突然沒了,讓懷抱著「書中自有黃金屋」夢想,想循著教育途徑為尋求翻身機會的弱勢學童,距離人生目標被迫必須倒退好幾步。

根據奧克拉荷馬州學區理事會協會(Oklahoma State School Boards Association)統計,在奧克拉荷馬州的513個學區裡,2015年間共有96個學區宣布改採每逢周一或周五不上課的新制,跟2013年時狀況比較起來,採行每周上課四天制的學區數量,足足成長了四倍。

到了2017年,州內則有另外44個學區表示有意跟進。雖然上課天數少了一天,但平均來看,有上課的四天當中,每天學生在學校的上課時間,則都比原有的上學五天制要延長約45分鐘至60分鐘不等,因為奧克拉荷馬州州法明文規定,公立學校學生每個學年當中必須上學至少1080小時。

奧克拉荷馬州州長法林(Mary Fallin)曾對媒體說明改採每周上課四天制的辛酸之處。她表示,由於能源產業景氣變差,州政府銷售稅稅收出現下滑,導致奧克拉荷馬州出現了「非常困難的預算年度」。她表示,對於學生來說,如果每周五天都能上學,當然是比較理想的狀況,因為上課四天意味著這四天的上學時間都必須拉長,這樣的轉變會讓學生出現適應困難,尤其對低年級孩童更加具有難度,因為一整天上課下來,這些年紀還小的學童,幾乎很難繼續把專注力放在學業上頭。

資源匱乏 教育預算下降

在全美各州當中,奧克拉荷馬州的教育資源原本就顯得相對匱乏。根據研究機構「預算與政策優先項目研究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統計,從2008年以來,奧州州政府花在每名學童身上的教育預算,已經足足減少了14%。以2014年為例,這一年中奧州平均每名學生一年只分派到8000元的教育預算,如此額度在全美各州當中,已經是排在倒數最後幾名,只有亞利桑納州、愛達荷州與猶他州學童獲得教育預算比奧克拉荷馬州還少。

奧克拉荷馬州紐卡索(Newcastle)學區學監布萊恩(Tony OBrien)分析,改成每周上課四天讓學區每年1200萬元的整體預算,可以一口氣省下11萬元,這大約是兩名教師的薪資。減少上學一天,學校建築物的水電等開銷可以減少一天花費,校車省下一天開車上路必須消耗的柴油,至於老師們的收入則維持不變,完全沒有因為少一天上課而受到影響。

以假替薪 吸引老師執教

紐卡索學區推出每周上學四天之後,當地教育專家指出,最大優點在於能夠吸引優秀且有熱忱的老師,願意到這個原本就以「低薪」聞名的州來教書。畢竟,在加薪無望的情況下,能讓老師每周多休息一天不用工作,無形當中算是對老師的一種補償。

擁有18年教學資歷的紐卡索小學(Newcastle Elementary)三年級老師丘爾魯柏(Shannon Chlouber)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說,在不必教書的周五這一天裡,她可以把時間用來改作業、準備教案,周末期間就能夠好好休息,養精蓄銳,準備迎接下一周的挑戰。年薪3萬9350元的她說,如果不是已經結婚,恐怕就要靠救濟金過活了。

「每周上課四天」到底會不會影響學生學業表現,到目前為止,教育界在這方面並沒有太多研究統計。2015年,曾有一項針對科羅拉多州小學四年級及五年級學童的調查研究,結果顯示改為每周上課四天的學童,數學分數比每周上課五天的同齡學童來得好,但在閱讀方面則沒有差異。

影響學習成績 各方關注

蒙大拿州教育廳副廳長查爾普(Tim Tharp)在2014年的蒙大拿大學(University of Montana)博士研究論文當中則指出,透過長期研究,蒙大拿州學生在改為每周上課四天的第一年當中,學業成績通常出現進步表現,但課程調整四年、五年之後,成績就開始下滑了。他說,雖然改為四天上課,但很多教學習慣卻仍停留在上課五天的舊制,因為已經固定的舊有習慣,總是不容易改掉。

俄亥俄州立大學(Ohio State University)教育研究系資深講師康拉茲(John Conrath)接受雅虎網站(Yahoo)訪問時指出,不管是學生、家長或者教職員工,到底在縮減上學日之後會遭受什麼樣的影響,在現實上非常難以估測,問題也相當複雜,而且從各種不同個案的狀況來看,會發現每個學校受到的影響都各不相同。

他表示,整體而言,年紀較大的學生似乎較容易調整作息,較懂得彈性面對,可以順利適應每周上學四天的新制,但對年紀較小的孩子們來說,從上學五天減為上學四天,「經常都會出現問題。」

從家長角度來看,支持「每周上課四天」制度的學生家長認為,這套制度讓父母有更多時間跟孩子相處。反對這項制度的家長則說,對於父母都有工作的家庭來說,等於要為多出一天找人照料兒女而傷腦筋,而對於貧窮與弱勢家庭來說,原本孩子一周有五天可以在學校享用免費或減價餐點,如今則是因此少了一天。為了顧及上班族家庭的需求,奧克拉荷馬州紐卡索學區便在不必上學的周五,為學區家庭照顧孩童,每人收費30元。

位於科羅拉多州布林頓(Brighton)的27J學區(School District 27J),區內共有1萬8000名學生,今年3月中旬宣布8月起將改為每周一不必上課的每周上學四日制,理由在於可以省下100萬元經費,消息傳出獲得社區民眾兩極化反應。布林頓計畫推出專門在免上學這天提供托兒服務,為每名學童收取一天30元的費用。學區公關魯德尼克(Tracy Rudnick)答覆媒體詢問時說,才剛宣布有這項托兒服務,就收到700個家庭表示有興趣讓孩子參加托兒。

預算短缺 仍是最大問題

魯德尼克說,就算未來預算不足的問題已經獲得改善,學區也不太可能再調回每周上課五天的舊制。她進一步表示,學區目前面臨最嚴重的問題仍然是預算短缺。

每周減少上課一天,損失了學習機會。(美聯社) 每周減少上課一天,損失了學習機會。(美聯社)
每周減少上課一天,小朋友樂得輕鬆。(美聯社) 每周減少上課一天,小朋友樂得輕鬆。(美聯社)
新墨西哥州哥倫布市一所小學的學生坐在教室裡。(美聯社) 新墨西哥州哥倫布市一所小學的學生坐在教室裡。(美聯社)
新墨西哥州因為數學成績不佳,特別為低年級學童提供加強。(美聯社) 新墨西哥州因為數學成績不佳,特別為低年級學童提供加強。(美聯社)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