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659225/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劉霞堅持嫁「國家的敵人」:愛劉曉波就是「無期徒刑」

聞訊前往柏林機場迎接劉霞的民眾,舉著歡迎的標語牌,卻撲了個空。(歐新社) 聞訊前往柏林機場迎接劉霞的民眾,舉著歡迎的標語牌,卻撲了個空。(歐新社)
劉霞與丈夫劉曉波2008年攝於家中。(Getty Images) 劉霞與丈夫劉曉波2008年攝於家中。(Getty Images)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前夕,劉曉波遺孀劉霞10日終於獲准離開北京,在抵達芬蘭赫爾辛基後轉機,已抵達德國柏林;曾說「愛劉曉波就是重罪,就是無期徒刑」的劉霞,被中國當局軟禁多年後,終於獲得人身自由。

全世界關注劉曉波夫婦命運的人,10日都為劉霞終獲自由感到高興;2010年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不久,劉霞就被當局軟禁在家;期間,劉霞經歷父母先後死亡,胞弟劉暉被控欺詐罪判處11年徒刑,劉霞本人患上憂鬱症、嚴重失眠及心臟病。

去年6月,劉曉波因肝癌病重,於7月13日病逝,之後劉霞依然在當局嚴密監禁中;美國、法國和德國領袖都曾要求中國當局釋放劉霞。

劉霞在與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最近一次公開的電話錄音中,不斷輕聲飲泣說,「愛劉曉波就是重罪,就是無期徒刑」。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劉曉波在天安門事件後失去教職和家庭,在人生低谷時,遇到一生相伴的愛人劉霞;用劉曉波的話說:「我終於在一個女子身上,找到了所有的美。」

報導說,劉霞比劉曉波小六歲,出生於中共高幹家庭,父親是財經系統高官;大學畢業後,家裡就為劉霞安排了一份稅務局「鐵飯碗」工作,但她卻選擇成為一名自由詩人;她的父母非常開明,亦全力支持劉霞與劉曉波的戀愛。

劉曉波持續不斷地寫作,呼籲平反六四及民主改革,1996年劉曉波被判勞教三年,而劉霞則開始長期奔波探監之路。

但作為女友,會面看來名不正、言不順;劉霞下了決心:「我就是要嫁給那個『國家的敵人』。」

兩人於是向有關部門提出結婚申請,但並不順利;經過了層層手續和漫長的等待,最後才由民政部一名開明人士發函給公安部,由公安部一位副部長批示同意,兩人才取得結婚許可。婚宴也在勞改營的食堂舉行。

報導說,1999年末至2008年,是兩人難得朝夕相伴的日子,但作為一對異議人士夫妻,劉曉波和劉霞長期被監視,兩人也從未打算生小孩。

劉曉波說:「我不想要我的孩子看着父親被警察帶走。」

後來,劉曉波因參與起草「零八憲章」,遭判11年監禁,兩人再次被高牆隔斷。

劉曉波2009年在法庭上所做的最後一份公開聲明,曾以表達對妻子劉霞的感謝作結:「這麼多年來,在我的無自由的生活中,我們的愛飽含着外在環境所強加的苦澀,但回味起來依然無窮。」

今年4月底,飽受折磨的劉霞對廖亦武說:「現在沒甚麽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裡。曉波已走了,這個世界再沒什麽可留戀,死比活容易,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

2017年7月15日劉曉波在瀋陽舉行喪禮,劉霞捧著丈夫的照片和骨灰。(Getty Images) 2017年7月15日劉曉波在瀋陽舉行喪禮,劉霞捧著丈夫的照片和骨灰。(Getty Images)
劉霞開心抵達芬蘭赫爾辛基。(Getty Images) 劉霞開心抵達芬蘭赫爾辛基。(Getty Images)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