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65188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沱江上的生死競渡(上)

游泳比賽是最讓人感到興奮剌激的體育競賽之一,世上會游泳的人很多,但有在大江大河中游泳競賽經歷的卻很少。我曾有過這樣的經歷,不過不是與人在水中競技,而是與機動輪船競渡爭先,那是年輕時在沱江上的一次生死歷險。

上世紀六○年代中期,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在「紅衛兵」鬥人抄家破壞文物的瘋狂熱潮之後,各地出現了群眾組織之間的大規模「武鬥」。四川的武鬥,尤以川南長江沿岸數百里的重慶、瀘州、宜賓一帶為烈。

我的家鄉瀘州,地處長江、沱江兩江交匯,三面環水,另一面古城牆高聳,水路扼守長江和沱江的水道,陸路則雄踞川內通往滇黔的要津,向為兵家必爭之地,歷史上攻防之戰無數,文革中武鬥進行得尤為激烈。

那時我是一個青年學生,在文革中是「逍遙派」,離開學校跑回家鄉躲避武鬥,不想適逢瀘州武鬥突然升級,發生圍城之戰,家人早已出城逃避,我和幾位同學行動稍一遲緩即被困在城內,不僅食宿無繼、安全不保,尤慮城破之日遭池魚之殃。

好不容易,我們幾個青年學生搭乘軍隊的運貨卡車,混過圍城武裝的檢查站逃出了城外,成了有家不能歸、有校不能回的流浪漢,在川南宜賓、自貢等城市漂泊流浪,輾轉來到了近代國畫大師張大千的故鄉內江。

我們身無半文,居無定所,每到一地即尋找各種免費的招待所棲身,不然就在車站或公園等公共場所夜宿,時逢盛夏,兩張報紙舖地,外衣裹著磚頭墊在頭下,年輕人就可安然入睡。

好在當時學生乘車吃飯住宿都不要錢,我們的需求不高,有個一日三餐填飽肚子和夜間遮風避雨的睡處就滿足了,白天漫無目的地在內江市內各處閒逛。

夏季天氣炎熱,最好的消閒就是游泳,沱江繞城而過,在我們幾個年輕人眼裡,不過就是一個沒有圍牆不收門票的天然大游泳池而已。一天中午我們來到江邊,忽見江心飄浮著無人小船一只,有人突然興起要「下河去小船上耍一下」,於是大家紛紛脫去外衣僅著短褲,從河灘上走入水裡。

七月初的沱江,滿江波濤碧透,江面寬約三、四百米。內江市的環城公路在下游不遠處橫跨沱江,一艘汽車輪渡正忙碌地穿梭於東西兩岸間,往返不停地運輸著過江的各種車輛。

幾位同伴游到小船爬了上去。我尾隨在後,游近小船邊時才陡然發現:小船竟是隱在江水中一條鋼纜的「浮標」,長長的鋼纜一端錨固在上游某處的岸邊,另一端伸向下游不知何處。當我伸手去攀抓小船的護舷時,小船竟在鋼纜的帶動下快速離我而去,我抓了個空,湍急的江水旋即將我向下游沖去。

沱江只是長江的一條支流,對我們這些從小在長江邊戲水長大的年輕人,不大放在眼裡,我不慌不忙地繼續往對岸游去,打算登岸後找個沙灘曬太陽等候同伴們過來會聚。距岸邊已不到一百米,抬臂擊水間掃視下游,我突然發覺自己處境不妙。

那個年代,中國的江河上橋樑不多,公路上行駛的所有車輛,在無橋處要跨江過河,都需在汽車渡口由專門的汽車輪渡駁運到對岸。汽車渡船通常是一座鋼木結構的大船台,長逾三、四十米寬可容兩輛卡車並行,四面船壁陡直高出水面許多,頭尾用鋼纜拴在並排的一艘機動船的繫船柱上。這個兩船合體的龐然大物每次可載卡車八到十輛,在江面上威風凜凜地橫行,其他大小船隻無不避而遠之,惟恐擦撞帶來災禍。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