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64663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川普最大「成就」 司法天秤向右轉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甘迺迪27日宣布退休,讓川普總統再次獲得提名大法官機會,這是美國政治、司法畫時代的巨變。展望川普可能留下的「政績」,貿易戰和關稅政策因太多國家反對,將難以永久維持,公司減稅政策則可能持續下去。川普的最大「成就」,可能是一手促成聯邦最高法院政治立場向右轉,影響美國深遠。

川普提名的大法官人選,已可確定必然是保守派。由於共和黨占國會參院多數,提名人選多半可獲得確認;如此一來,新任大法官加上現任四位保守派大法官,將使最高法院成為穩定的保守派占多數局面,這個轉變對日後許多重大政策的判決影響深遠,包括墮胎權、同性婚姻甚至少數族裔維權等都可能發生巨變,顛覆現有政治和司法情勢。

值得注意的是,現任四位自由派大法官中,金斯柏已85歲,布萊爾再過數月就滿80歲,他們可能希望維持到川普下台後才退休,但年齡和健康都不由自己控制,特別是川普2020年如成功連任,可能會有機會提名第六、第七位保守派大法官,使最高法院「右傾」出現空前一面倒的情況。

而現任四位保守派大法官相對年輕,湯瑪斯69歲、阿里托68歲、首席大法官羅伯茲63歲,川普提名任命的戈薩奇50歲,就算沒有第六、七位保守派大法官,保守派占多數的最高法院,將至少可維持整整一代。

1980年代以來,最高法院的判決基本維持中間路線,未出現保守派占穩定多數的局面。共和黨雷根總統提名三位大法官,即2016年2月去世的史卡利亞、女性大法官歐康諾和甘迺迪,當時大有可能締造右派占多數的最高法院,但歐康諾後來成為中間派,扮演平衡左右兩派角色。歐康諾2006年退休後,甘迺迪代替她,繼續扮演平衡角色,使最高法院得以維持不偏不倚立場。

川普時代,最高法院向右轉看來已成定局,是半世紀以來司法天秤的巨變。右傾的最高法院,勢必對法律和個人權利造成影響,進而牽動選舉政治的變化。川普已著手從25位人選中過濾出五位人選;共和黨說,要在11月期中選舉前確認提名人,意味另一個巨變即將到來,有必要審視一些可能被保守派攻擊的議題。

一,最可能被推翻的是婦女墮胎權。1973的「羅伊vs.韋德案」,雖讓爭取墮胎權運動取得重大勝利,但半世紀以來,墮胎權仍是左右兩派爭論焦點,最高法院一旦向右轉,勢必重新檢討此案。首席大法宫羅伯茲曾表示要檢討此案,右傾的最高法院可能推翻本案裁決。共和黨控制的一些紅州,也可能立法限制墮胎權。

墮胎權一旦被推翻,將是自由派半世紀以來最大失敗。不想懷孕卻意外懷孕的婦女將無法合法墮胎,黑市墮胎將重現,共和黨控制的州一旦否決墮胎權,需要墮胎的婦女只能遠赴允許合法墮胎的州。研究指出,一旦墮胎權被推翻,女性選民將從共和黨出走,共和黨選民可能減少34%。

二,同性婚姻將成檢討對象。過去20年,多數美國人對同性婚從反對變為贊成,1996年僅有27%贊成,2017年有64%贊成,所以同性婚姻雖可能被新的最高法院質疑,但在社會認同下,判決也很難違逆民意。

三,平權法是另一檢討對象。保守派大法官或許不認同多元化對社會有利,因此作出推翻平權法的裁決。亞裔關心的大學錄取標準,保守派可能推動恢復以族裔作準則;而確保多元化的平權入學準則一旦被推翻,自由派學生勢必爆發抗爭,信仰多元化的大學也可能設法繼續推行平權措施。

四,「歐記健保」是另一檢討對象,特別是「人人必須買健保」和「擴大聯邦醫療補助(Medicaid)」兩項規定。首席大法官羅伯茲2012年曾與四位自由派大法官聯手,維持人人必須買健保的規定,但他在Medicaid擴大計畫的爭議中,卻贊成給予各州自主權;在新的最高法院影響下,他可能改變對兩項議題態度。

綜合來看,半世紀以來,自由派很大程度依賴最高法院實現的政策,例如墮胎權、同性婚和平權法等,在右傾的最高法院出現後難以再依賴,他們將被迫依靠選舉,藉國會選舉的勝利,以立法手段達成政策目標。11月期中選舉應是民主黨在司法向右轉的緊急形勢下的第一擊,如果民主黨能成為參眾兩院多數,才可能阻止右傾的最高法院發揮影響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