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639325/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大法官甘迺迪宣布退休 川普掌最高法院人事契機

大法官甘迺迪(左)1988年宣誓就職。(美聯社) 大法官甘迺迪(左)1988年宣誓就職。(美聯社)
經常投下中間關鍵票的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川普總統提名的繼任人選,對美國將產生重大影響。(Getty Images) 經常投下中間關鍵票的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川普總統提名的繼任人選,對美國將產生重大影響。(Getty Images)

經常在聯邦最高法院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間投下關鍵票的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Anthony Kennedy),27日宣布退休,對最高法院的生態結構投下震撼彈,使川普總統獲得讓最高法院轉向右派的歷史契機,若成事將影響未來幾個世代的司法體系。

81歲的甘迺迪將在7月底離開高院,為川普提供任命第二位大法官的機會;甘迺迪宣布退休時說:「能在聯邦司法系統為國服務43年,其中30年在聯邦最高法院,是畢生最大的榮幸和特權。」

1988年2月18日由雷根總統任命進入最高法院的甘迺迪,27日下午到白宮當面向川普提出辭呈,兩人會談了半小時。

川普在會後推崇甘迺迪是「眼光宏大和心胸開闊」的大法官,並表示遴選程序將立即展開,新的大法官可能出自政府已擬定的25名保守派法官,希望能夠選出與甘迺迪一樣傑出的人選。

在意識形態尖銳兩極化的高院,甘迺迪將近30年來一直是左右裁決的關鍵人物;在同性戀權利、墮胎和死刑方面支持自由派觀點,可是協助保守派縮減投票權利、阻止管制槍械措施,以及解除對企業的競選開支限制。

甘迺迪退休後的遺缺一旦由川普任命的堅定保守派取代,可能危及他與自由派同僚對社會議題做成的各種畫時代裁決,尤其是墮胎議題。

川普及其共和黨盟友幾個月來一直希望甘迺迪退休,以在民主黨有機會控制參院並阻擋共和黨提名的人選前,把新的保守派大法官送進高院。

新的大法官人選可能包括曾在高院擔任甘迺迪書記的華府聯邦上訴法官凱文諾(Brett Kavanaugh),以及聯邦第三巡迴上訴法庭法官哈迪曼(Thomas Hardiman);川普去年就曾考慮由哈迪曼接替猝逝的大法官史卡利亞,可是最後由戈薩奇出線。

川普可望在數周內宣布提名人選,並在10月初國會復會時交付參院認可,以趕在共和黨仍控制參院時造成既成事實。

民主黨正極力阻撓,宣稱認可程序必須等到期中選舉過後才進行,因為2016年共和黨也曾阻撓歐巴馬總統提名的大法官人選,拖到大選過後把機會留給當選總統的川普。

但是,共和黨籍的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說:「我們今秋將認可甘迺迪大法官的接替人選。」

大法官甘迺迪(右)與大法官金斯柏。(Getty Images) 大法官甘迺迪(右)與大法官金斯柏。(Getty Images)
經常投下中間關鍵票的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川普總統提名的繼任人選,對美國將產生重大影響。(Getty Images) 經常投下中間關鍵票的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川普總統提名的繼任人選,對美國將產生重大影響。(Getty Images)
最高法院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將導致最高法院路線重整。(Getty Images) 最高法院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將導致最高法院路線重整。(Getty Images)
1987年雷根總統提名前加州聯邦法官甘迺迪(左)出任最高法院法官。(Getty Images) 1987年雷根總統提名前加州聯邦法官甘迺迪(左)出任最高法院法官。(Getty Images)
經常投下中間關鍵票的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川普總統提名的繼任人選,對美國將產生重大影響。(Getty Images) 經常投下中間關鍵票的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川普總統提名的繼任人選,對美國將產生重大影響。(Getty Images)
最高法院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將導致最高法院路線重整。(路透) 最高法院大法官甘迺迪退休,將導致最高法院路線重整。(路透)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