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63438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華裔進菁英學校占比太高 招來打壓

美國最近發生兩起與亞裔子女教育權益相關事件,全國關注。一個代表亞裔學生的組織分析哈佛大學逾16萬名學生檔案後,提出訴訟指出,哈佛藉「性格特質」的軟性標準,刻意壓低亞裔申請人評分,從而降低亞裔錄取率,實施「種族平衡」的軟配額;另一件事是紐約市擬廢除八所公立菁英高中入學測試(SHSAT),改按族裔占比分配名額,大幅降低亞裔進這些菁英高中人數,導致亞裔社區強烈反彈,示威不斷。

兩件事的實質其實一樣,亞裔子弟在長春藤聯盟和菁英中學占比增加,越來越成為「眼中釘」,不斷被以各種藉口打壓;而隨著亞裔群體壯大,亞裔維權意識覺醒,這類摩擦和爭議還將升高。

華人學子夢寐以求的哈佛、普林斯頓等多所長春藤盟校,涉嫌對亞裔「另眼相看」,刻意提高亞裔入學門檻,一直被亞裔家長詬病。迄今先後向這些學校提出多起訴訟,指控這些大學對亞裔錄取不公平。

長春藤盟校遇抗議或訴訟時,往往搬出看似很具說服力的數據,證明並未歧視亞裔。譬如,亞裔占全美總人口僅5.4%,而哈佛2021年屆畢業的學生,亞裔卻占了22.2%,高過人口比率。然而,這些學校刻意忽略的是,近20年,亞裔一直是美國成長最快族裔,而哈佛對亞裔錄取率卻一直控制在約20%,並未反映亞裔人口增加、申請者也增加的現實。

許多亞裔家長懷疑,子女申請哈佛等長春藤盟校時被「歧視」,被用較高標準衡量而淘汰,卻苦無系統性證據。如今稱為「大學生公平錄取」(SFFA)的團體,終於掌握了鐵證:哈佛2013年內部調查發現,如果只看SAT得分、學校成績等級、課外活動這些較客觀錄取指標,亞裔學生錄取率可從19%上升到43%。若將哈佛優先錄取運動員、校友子女等因素考慮在內,白人學生比率即上升,亞裔比率卻下降到31%。

如果再計算課外活動及所謂「性格特質」的軟標準,白人學生比率進一步上升,亞裔比率下降至26%。說明較缺乏客觀標準的項目評分,顯著拉低了亞裔學生的錄取機會。

杜克大學教授Peter Arcidiacono建立的模型顯示,在申請者條件一致下,亞裔被哈佛錄取率為25%、白人為35%、西語裔為75%,非裔則高達95%。正如在波士頓聯邦法院提起控告的「大學生公平錄取」所指出,這等於是對亞裔學生的懲罰,而哈佛大學的歧視與成見,與它在1920、1930年代給猶太裔申請人設定限額,自辯的說詞幾乎如出一轍。

無獨有偶,紐約市長白思豪欲取消八所菁英高中入學測試的客觀標準,名義上是反對「一考定終身」,公立菁英高中不能被亞裔「壟斷」,完全是「政治正確」,因為儘管亞裔只占紐約市人口15%,但菁英高中亞裔學生比例很高,頂尖的史岱文森高中亞裔生高達70%。然而,白思豪執意減少亞裔生占比,以種族配額辦法強行讓更多非裔、西裔學生進入這些菁英高中,不惜犧牲總體辦學品質;讓程度不夠的學生從「後門」入學後,能否勝任高標準的課業而順利畢業,卻全然不顧。

必須指出,教育並非「福利」,更非壓成平頭式的「假平等」。亞裔進入菁英大學、中學,從來不是被「特別照顧」享受優惠而入學,而是家庭與學生齊心努力得來,這種努力理應獲鼓勵回報,而不是被懲罰。無論哈佛等長春藤盟校變花樣限縮亞裔生比例,或紐約市「改革」高中入學制度,都以1960年代的「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作為擋箭牌。一些左翼人士更認為,誰學習成績好,誰有權優先升學,對少數族裔(其實只是局限非裔、西裔等少數族裔)不公平,因此應「適當照顧」這些弱勢群體。

由於亞裔是美國各族裔中學習最刻苦群體,亞裔家庭價值觀也以教育最優先,因此,這種「平權」觀念反而使亞裔尤其華裔,成了最大受害群體。統計顯示,普林斯頓大學亞裔申請者SAT成績須分別比白人、西裔和非裔高出50分、235分和280分;申請哈佛要分別高出140分、270分和450分才可能獲錄取,非常不公平。

亞裔在美國職場本已吃虧,「紐約時報」引述數據,亞裔平均薪資低於白人一成,如果還人為設置入學障礙,刻意壓低亞裔學生錄取率,對亞裔更不公平。「平權措施」如今成為歧視華裔的擋箭牌,有待我們努力設法突破。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