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63435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美國新歌劇」 林曉英白蛇傳打先鋒

女高音Susannah Biller扮演白娘子。(圖皆White Snake Projects提供) 女高音Susannah Biller扮演白娘子。(圖皆White Snake Projects提供)
白娘子與小青。 白娘子與小青。

先生要過75歲生日,送什麼禮物好呢?一天林曉英(Cerise Lim Jacobs)醒來的時候突發奇想,「他熱愛歌劇,何不…」於是在查爾斯生日那天早上,她把「白蛇傳」(Madame White Snake)的初稿扔到他面前。其後旅美作曲家周龍譜曲的這個本子,獲得2011年普利茲音樂獎。美國歌劇迷也終於可通過英文聽懂白娘子和許仙談情說愛。

而林曉英自己,從退休律師一轉身成為「美國新歌劇」浪潮不可忽視的一位劇本和台詞作家。圍繞「白蛇傳」,她又創作了完整的三部曲。今年9月,她的電玩歌劇「PermaDeath」即將在波士頓的卡特拉莊嚴劇院(Cutler Majestic Theatre)登台。

一次轉身 退休律師迎新生

小時候盤腿坐在祖父母家地板上,看電視粵劇白蛇傳,是林曉英最珍貴的童年記憶。隨父母從新加坡移民墨爾本,再從澳洲到美國,多年來她一直記得家中三代婦女,盯著黑白電視機,看白娘子唱得肝腸寸斷的畫面。「直到今天我還能回憶起涼涼的地板貼著皮膚的感覺。」

白娘子有什麼地方吸引她?林曉英說:「她是個女勇士,敢於衝破人獸界限,跟許仙相戀生子;掀起狂風巨浪,驅趕法海。她反叛傳統的社會準則,不接受既定命運。」

18歲那年,林曉英離家出走,輟學自立。從英國牛津,到加拿大溫哥華…最後定居麻省波士頓。「在1950、1960年代,一個成長中的華人女孩要經歷這些,是很難的。人們總以為華人女子天性順從。」林曉英說,白娘子是令她眼界大開的女性楷模。在她的劇本中,甘冒天下之大不韙的白蛇,修煉成人去追求人類之愛;遭背棄的白娘子,知許仙情已絕,又義無反顧喝下他給的藥水,變回蛇型。她要觀眾們看到一個敢愛敢恨的女人、一齣反叛的戲劇,而不僅僅是一個哭哭啼啼曬恩愛的愛情故事。

先後獲匹茲堡大學英文系榮譽畢業生、哈佛法學院榮譽畢業生,做過新英格蘭地區大律師樓Goodwin Procter LLP合夥人,曾任波士頓聯邦檢察官的林曉英,自言從來不接受既定路線。退休後轉而從事打破傳統的「新歌劇」創作,居然也有聲有色。

退休律師林曉英,搖身成為美國新歌劇活躍劇作家。 退休律師林曉英,搖身成為美國新歌劇活躍劇作家。

一通電話 中國傳說躍新劇

2005年左右,林曉英撥通波士頓歌劇院的電話,說寫了個本子要給他們。「電話那頭一片死寂。我說,不要以為這是一通古怪來電(crank call),又或許這將是你們一生最期待的古怪來電。」

2010年2月「白蛇傳」首演,時任波士頓歌劇院總經理的Carole Chamow指出,自1970年Gunther Schuller的「漁夫和妻子」(The Fisherman and His Wife)上演,這是波士頓歌劇界40年來第一次有新劇首演。

不僅如此,這是一齣特徵鮮明的「美國新歌劇」:故事根植於少數族裔文化,服裝打破民族戲劇傳統,舞台燈光採用新科技。最重要是,它用英文講述一個美國人的故事,「它觸及美國社會的種種熱點議題,激發人們思考,生活中有哪些宗教的、制度的、法律的、文化和族裔的屏障有待去衝破。」

女高音Susannah Biller,男高音Peter Tantsits分飾白娘子和許仙。 女高音Susannah Biller,男高音Peter Tantsits分飾白娘子和許仙。

回溯起來,當林曉英最初拿起電話自薦,是比十年前發端的「美國新歌劇」浪潮還要早,或者可以說,她正是站在了潮頭。

那是波士頓歌劇院首度接觸中國題材,律師林曉英首度寫歌劇台詞,也是作曲家周龍首度寫歌劇音樂,三方合作,碰撞出耀眼的火花。

提起周龍,林曉英對他和同為作曲家的妻子陳怡讚不絕口。「我們試了十個作曲家,周龍送回來的曲譜最令人滿意。」巧的是,林曉英和周龍都屬蛇,同是華人,又在美國生活多年,讓一齣在中國民間流傳千年的「白蛇傳」,擁有了成功跨文化的北美版。

一個念頭 紀念亡夫寫新作

波士頓全球首演後,同年10月,「白蛇傳」又到北京進行亞洲首演,其後2013年到台北、台中巡演。

然而2010年9月,查爾斯犯心臟病進了急診室。「搶救回來後,我們很慶幸,覺得可以去北京了。」林曉英說,但先生很快再進醫院,便沒有醒過來。

朋友問,還要不要去北京?「開玩笑,我怎麼可能去?」然而她感覺查爾斯推了推她的肩說,「為什麼不呢?」就像當年他看過初稿後建議,「為什麼不送去歌劇院試試?」於是林曉英走出醫院,安排殯葬事宜,訂機票,打包行李,32個小時後坐上飛機,在開幕3小時前抵達北京。「那真是一個令人難忘的夜晚。」演出完後,她立即飛回波士頓,參加查爾斯的葬禮。

白蛇傳歷時五年艱辛製作,查爾斯曾對妻子開玩笑說:「下次要送我生日禮物,提醒我說『不用囉,謝謝』。」豈知再沒有下一次。

有幾年,林曉英完全不能聽任何音樂,一聽就想起查爾斯生前種種。「他幾乎一天24小時不停地放歌劇,在臥室、衛生間…整個屋子都充滿音樂。」

「PermaDeath」是一齣互動電玩歌劇。 「PermaDeath」是一齣互動電玩歌劇。

後來林曉英重拾創作,劇中常思索人死後的歸宿。「Rev. 23」是想像聖經「啟示錄」(The Book of Revelation)22章結束之後,後一章節會是什麼,因為她總想「查爾斯去了哪裡?他會上天堂嗎?死後的生命是什麼樣子?」即將在9月首演的「PermaDeath」(or Permanent Death,永恆死亡)是一齣互動電玩歌劇。電玩世界裡,玩家的虛擬化身「被殺」以後,還能復生再戰。但如果不再復生呢?

白蛇傳則發展成「銜尾蛇三部曲」(Ouroboros Trilogy),前傳「蛇神」(Naga)講述年輕僧人與一名婦人的愛打動白蛇的故事,後傳「吉爾伽美什」(Gilgamesh)裡,白娘子的兒媳產下一個酷似祖母的女嬰。三部曲首尾相銜,循環往復,用林曉英的話說,「這就是白蛇的生命,從出生、變形、死亡到復生,結局並不是死亡,而是一個輪迴。」

一齣經典 東西文化新火花

2016年9月,三部曲在波士頓完整上演。周六一天的「馬拉松」式演出,宛如華格納的「尼伯龍根的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四部歌劇一系列,堪稱全天候盛事。

而銜尾蛇三部曲的構思,也出於西方觀眾接受習慣的考量。林曉英說,「在中國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白蛇傳傳說,在西方卻很少人知道。」為什麼?有文化接受的障礙。而採用銜尾蛇,這一在埃及、北歐、中國、印度等國遠古神話和民間傳說中,都曾出現的跨文化形象,是白蛇傳西渡的絕佳載體。

在英屬時期新加坡、澳洲、歐美生活的經歷,讓林曉英通曉東西方文明—蘇美人傳說、聖經故事、中國民間故事裡的段子信手拈來,倒也不是刻意為之。在她身上,東西貫通也似一盤銜尾蛇的隱喻,環環相扣。

不過,要向美國人講述蛇人相戀的故事,還沒那麼容易。2010年波士頓首演前,有觀眾竟然猜測「白娘子」(Madame White Snake)是一種毒蛇的名字。

「大部分美國人不喜歡蛇,認為這是一種可怕、令人厭惡的動物。」林曉英說,因此她的劇本不特別強調蛇的部分,而注重在變形傳奇(transformation myths,或轉化神話)。她舉例說,跟白蛇傳接近的西方故事比如「小美人魚」(The Little Mermaid),就是一齣不同生物化身為人,經歷無望之愛的故事。

事實證明,她成功了。她讓童年印象中的白蛇傳,從中國粵劇轉化為美國歌劇新經典。

延伸閱讀:

「一個美國兵」 陳宇暉悲鳴軍中霸凌

小青(中)扮演者是假聲男高音Anthony Roth Costanzo。 小青(中)扮演者是假聲男高音Anthony Roth Costanzo。
法海由男低音龔冬鍵扮演。 法海由男低音龔冬鍵扮演。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