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63360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從窮困走來拯救窮困 非裔市長無條件「送錢」

 士德頓市長圖布斯將在下半年實施無條件基本收入計畫,打擊該市貧困問題。(路透) 士德頓市長圖布斯將在下半年實施無條件基本收入計畫,打擊該市貧困問題。(路透)
士德頓市長圖布斯大學時曾在前總統歐巴馬白宮實習,圖為他去年在歐巴馬基金會峰會演講後與歐巴馬合影。(取自Michael Tubbs推特) 士德頓市長圖布斯大學時曾在前總統歐巴馬白宮實習,圖為他去年在歐巴馬基金會峰會演講後與歐巴馬合影。(取自Michael Tubbs推特)

從加州繁榮的舊金山開車兩小時就可抵達士德頓市(Stockton),但這裡與鄰居城市卻是全然不同的世界。

金融危機時期,加州中央谷地的士德頓市恰為房地產泡沫化的震央,這一波震盪讓城市宣告破產。許多民眾喪失房屋抵押權,不得不在鐵路旁搭起帳篷過起餐風露宿的生活。當地店家用木片搭起粗糙簡陋的門面,店門外則不時上演猖獗的幫派暴力事件。

在這般破敗的街頭上,一名記者手拿一盒錢詢問路人:「你好,想來點免費的錢嗎?」、「不好意思,要索取免費的錢嗎?」

•出身當地 市長懂居民的苦

雖然聽來讓人疑惑,但這不是開玩笑。這正是27歲的士德頓市長圖布斯(Michael Tubbs)大刀闊斧的改革計畫,出身貧窮的他打算改變這座落寞的城市,他效法芬蘭實施基本收入的社會實驗,他將在一年多內每個月無條件提供100戶家庭500元,而且沒有任何附帶條件。

單親媽媽會把這筆錢當成托嬰費,雇用保母照顧幼兒,讓自己有更多心力上大學進修嗎?對於陷入兩難,不知要把錢拿來買學校用品或是拿來付電費帳單的人而言,這筆經費可以讓他們更安心嗎?家庭拿到這些錢,三餐會煮得更豐富更營養嗎?這些都是圖布斯想知道的問題,他希望透過「士德頓市經濟支持試驗」(SEED)新計畫,稍微緩解窮人經濟困境,提供更多機會和選擇,同時回應機器取代人力的集體恐懼,將無條件收入視為一種補償。

無條件基本收入已在芬蘭、加拿大實施,從歐洲到非洲都不乏追隨者,而士德頓市是美國首個由市府推動這類計畫的城市。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民粹主義崛起,擾亂自由經濟秩序,基本收入被認為是穩定社會的潛在安心丸。但這並非新概念,16世紀托馬斯·摩爾(Thomas More)的名著《烏托邦》指出,公共援助比死刑更能有效嚇阻竊賊。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利曼(Milton Friedman)支持「負所得稅」的想法。人權運動領袖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提倡「保證薪資」,他認為這是打擊貧困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作法。

圖布斯是士德頓市歷來最年輕、首位美國非裔的市長。他在士德頓南區長大,當地許多窮勞工的日常生活就是上當鋪借錢,然後在發薪日還貸。圖布斯的父親因團夥犯罪入獄,他的母親靠著醫療客服的工作勉強支付生活開銷,還得仰賴福利金和食物券才能過活。這裡許多人身兼多職,但還是有收不完也付不清的帳單。

圖布斯說:「大家拚死拚活工作不是為了過上好生活,只是為了餬口飯吃。」

圖布斯還記得他站在信箱前打開大學入學通知單時,閃著警燈的警車呼嘯而過,然後停在隔壁門口。那一天,鄰居的兒子因販毒遭逮捕,而他準備就讀史丹佛大學。他大學時在前總統歐巴馬的白宮內實習,2012年畢業後,他一邊在高中教倫理學、政府與社會科目,一邊在士德頓市議會工作。

美國總統川普當選的那一天,30萬名士德頓市民也選擇讓圖布斯當家。

•對抗貧窮 發放基本收入

圖布斯就任時,幾乎每四名居民就有一人符合官方貧窮的定義。士德頓市家庭平均收入約為4.6萬元,比全國平均還少約四分之一。25歲以上的市民中,僅有17%的人從大學畢業。在地人常因自動化科技的關係而找不到工作。

土生土長的圖布斯表示:「貧窮是一大問題,凡事得從根本解決。這裡有很多人辛苦工作,萬一發生意外他們沒有可支撐的經濟基礎。」

圖布斯一上任,執政團隊便提議採用無條件基本收入對抗貧窮與收入不穩定。這與政府規定經費如何使用不同,基本收入應該無設條件定期發放。這項政策推測窮人比官員更知道如何發揮一塊錢的最大效果,讓窮人可以不用填表單等著見社工,他們可以開始找工作、學習新能力或把時間拿來陪伴孩子。

當然也有人擔心這項政策會搶走其他現行計畫的經費,或者取代失業救濟金的功能。但是過去對工作的承諾崩壞後,這類非傳統的想法也漸漸浮出檯面。矽谷認為無條件基本收入可處理科技取代人力的集體恐懼。大量創新科技湧現讓勞工更窮,機器取代過去需要的人力,這時基本收入可作為補償。

•每月500元 她圓夢找到工作

去年春季在舊金山記者會上,圖布斯認識加州倡導團體「經濟安全計畫」(Economic Security Project)共同創辦人娜塔莉‧福斯特(Natalie Foster),該團體大力推廣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想法,臉書共同創辦人休斯(Chris Hughes)也是其一推動者。該團體贊助士德頓市SEED計畫100萬元,從今年下半年開始每月發放500元給民眾。

雖然該金額不夠生活,也沒辦法負擔太多日常所需,但展現了基本收入的精神。福斯特表示:「重要的是,民眾認為這是可能的,城市成了民主實驗室。」

士德頓市SEED計畫主任洛瑞‧歐斯皮納(Lori Ospina)希望計畫可提供有效的科學數據,包括根據民眾年齡、種族和收入選擇參加實驗者。但圖布斯希望的受試者可以妥善使用這筆錢,希望基本收入可以鼓勵貧困的勞工。

像是謝依‧霍利曼(Shay Holliman)。

她育有一兒,過去在麥當勞工作,但每個月600元的福利金仍無法負擔她的租金。於是她搬去與藥物成癮的姊妹同住,卻因此陷入暴力陰影,後來她因為殺了攻擊姊妹的人而坐牢11年。霍利曼渴望工作,但因為犯罪紀錄屢屢遭拒,最近她在協助更生人的非營利組織找到工作,她感動表示:「我終於實現夢想了。」

有些人認為基本收入會讓人逃避工作,霍利曼回應:「噢我的天,當你為生活奮鬥時,你會奔波忙著付帳單。」

圖布斯希望挑戰過去認為需要幫助的人不夠努力的想法,並提供士德頓市一個走出泥沼的機會。

士德頓市長圖布斯4月坐在市政府辦公室。(路透) 士德頓市長圖布斯4月坐在市政府辦公室。(路透)
士德頓市市民謝依‧霍利曼曾服刑11年,現在在非營利組織上班,努力為生活奮鬥。(路透) 士德頓市市民謝依‧霍利曼曾服刑11年,現在在非營利組織上班,努力為生活奮鬥。(路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