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618500/article-link/

首頁 健康台灣新聞好好看

48歲醫師壯年肝衰竭 意外等到大愛肝臟救回一命

48歲的許維修去年因肝衰竭與死神搏鬥,因獲贈大愛肝而重拾人生。 圖/長庚醫院提供
48歲的許維修去年因肝衰竭與死神搏鬥,因獲贈大愛肝而重拾人生。 圖/長庚醫院提供

當醫師碰到肝衰竭,他以為是生命的盡頭了,沒想到大愛肝臟(已死亡的器官捐贈者的肝臟)救他一命,以下為台灣嘉義長庚紀念醫院骨科系系主任許維修口述,他從鬼門關撿回一命的過程:  

「送進加護病房的時候,我心裡已經有底,生命應該就是走到這裡為止了。」去年年中,我一如往常,上班、下班,在不變的生活中,唯一出現變化的只有「異常的疲憊感」。

就是沒來由地覺得身體異常疲累,平時工作回到家大約6點多,吃飽飯還會看個電視,放鬆心情,再看書研究論文等,但那陣子吃飽飯就得馬上上床睡覺,幾乎沒辦法撐到9點。連隔天起床後工作也很想睡,中午若沒有趴著睡一下,完全沒辦法繼續下午的工作。

身體疲憊的沉重感,出現不到一周,發現小便顏色如同濃茶。當我看到茶色尿時,內心馬上冒出「慘了!」立刻抽血檢查,果不其然,跟自己預料的一樣,肝出問題了。一般人肝功能指數GOT大約在40KU左右,但我抽血檢查,指數飆到2000多KU,我服務的嘉義長庚馬上安排住院。

從小雖然是B肝帶原者,但一路以來控制得非常好,健保卡發卡至今,沒用過幾次,從未想過自己會住院,而且第一次住院就這麼嚴重。

住院期間,內科醫師不斷抽血,告知「最好的情況就是急性肝炎」,但若黃疸症狀沒有改善,恐怕只有肝移植能救命。

住院10天後,老天爺並沒有站在我這邊。黃疸症狀不但沒有改善,還不斷惡化,凝血功能數值惡化為正常的3倍多,死神腳步快速逼近。

主治醫師建議我快找尋肝臟配對移植,我有13位堂兄弟姊妹,沒有出國的全部抓來檢查,但糟糕的是,我體重破百,重達120多公斤,即使堂妹與我配對成功,堂妹整塊肝臟全切給我,活體肝臟移植的成功率也是極低,想要繼續活著,只能寄望大愛肝。

擔任醫師數十年,知道大愛肝可遇不可求,人生的跑馬燈就在宣告活肝移植配對失敗後,不斷在腦中出現,即使故作鎮定,也無法抵擋對死亡的恐懼。

行醫多年,每天面對生死,雖然想過死亡,卻沒想到自己會在壯年期碰上。事情來了,不得不面對,當時做好所有準備,寫好遺書,到病房探視的朋友,我都一一告訴他們,就把這次見到我當作告別式。

不過,大學同學不斷鼓勵我一定要等等看,長庚醫療團隊幫忙想盡辦法,最後建議「洗肝」,洗肝就像洗腎,透過透析幫助肝臟排除毒素。但是洗肝會遇到幾個瓶頸,洗肝所費不貲,每次要價20萬元(約6700美金),洗肝過程極為痛苦,身體就像是每天喝了一整瓶威士忌,每天都處於「嚴重宿醉」狀態,幾乎搞不清楚現在是白天黑夜。  

花錢買了6天生命,準備第7天洗肝時,突然傳來好消息,有大愛肝願意捐贈。回想當時,至今都好想哭,因為醫療團隊從我的肝功能、凝血功能等推算,死亡率高達八成三,我幾乎是斷了所有活命的念頭,聽到有大愛肝時,就像在層層黑暗中看到一道光芒,那種重拾生命的感受,很難以言語形容。

完成肝移植,第一時間就是緊抱家人,早就做好心理準備面對死亡,卻仍舊感到非常害怕。有些人認為換肝後的自己「等於完全重生」,我則說,我的未來仍險路重重,因為不曉得什麼時候會出現急性排斥、膽道阻塞,我永遠沒辦法回到過去那個健康的自己。

但這場疾病教會了我很多事情,過去總是為了目標衝刺,太習慣計畫美好的未來,時間不夠就挪用和家人相處、朋友聚會的時間,完全忽略「活在當下」。這場病教會我,任何事都應量力而為,有些事就算無法在規畫的時間內完成,也千萬不要把身旁最珍惜的事物犧牲掉。

這場病也改變自己的習慣,過去頂多走走路當做運動,現在開始增加重訓,訓練核心肌群,幫助自己享受肝移植帶來的後半場人生。

•什麼是洗肝?

洗肝與洗腎類似,使用體外透析,從腹腔靜脈將血液帶出,引導進體外循環機,將血球血清分離後,機器會吸附脂溶性肝毒素,接著再清除水溶性的肝毒素,完成清除後,再將乾淨的血清回輸體內。

洗肝主要針對肝臟衰竭的患者,多用在等待換肝者,幫助患者延長等待換肝的時間,洗肝每次約花費4到8小時,價格不菲,每次要價約20萬元(約6700美金),因此建議2天到3天洗1次,若經濟允許,也可以每天都洗。

但是洗肝並非是長久之計,肝臟的功能多元、複雜,洗肝頂多延長短暫的時間,不像洗腎可以長久洗下去,最終還要換肝。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