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617417/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校園血案倖存 學子控訴槍暴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校園血案倖存者,血淚控訴槍暴公害,場面激情。記者協會主持人Evie Blad(左起),學生霍格、岡薩雷斯、金恩、米特曼。(記者丁曙/攝影)

校園血案倖存者,血淚控訴槍暴公害,場面激情。記者協會主持人Evie Blad(左起),學生霍格、岡薩雷斯、金恩、米特曼。(記者丁曙/攝影)
佛州道格拉斯高中發生槍案後,警察組織學生們有序撤離,場面震撼。(教育記者協會提供)
佛州道格拉斯高中發生槍案後,警察組織學生們有序撤離,場面震撼。(教育記者協會提供)

影音來源:記者丁曙

親歷校園槍擊濫射、死裡逃生的少男少女們,從悲痛中驚醒後,矢志以從嚴控槍、提升校園安全為己任,變為社會活動家遊說全國。美國教育記者協會(EWA)近日在南加大(USC)舉辦年會,請來四位校園槍案倖存者,分享他們如何把個人經歷轉化為推動變革的承諾,呼籲政府和政客「聽我們控訴槍暴」(You're Going to Listen to Us),不要遺忘校園血案,更不要讓悲劇重演。

今年2月14日,佛州(Fla)Parkland市道格拉斯(Marjory Stoneman Douglas)高中發生濫射事件,17名學生橫屍校園。岡薩雷斯(Emma González)和霍格(David Hogg)是該項血案的倖存和見證者,從此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岡薩雷斯是一個女孩,也是該校12年級學生,血案後她成為學校和社區最活躍的活動家之一。岡薩雷斯說,槍案發生時,她正在教室裡學習AP課程「政府」中有關特殊利益集團和美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的關係。幾天後在佛州一場呼籲控槍的集會上,她發表了一篇感人的演說,她舉起了當時寫下的課堂筆記。她計畫引用最高法院的案件「Tinker控訴Des Moines」,該案確認學生言論自由的憲法權利,但是,她無法通過淚水朗讀她的筆記。從此以後,她積極參與社會活動,同政治人物對話。今年暑期,她和一些青年活動家在全國展開「從社區轉到社區」的巡迴演講,「青年們需要將自己的心聲說出來!」

岡薩雷斯的校友、道格拉斯高中12年級學生霍格說,槍案發生後校園被封鎖起來,他用手機拍攝了一些同學們的視頻對話,記錄了大家當時的感覺。「如果我們真的死在那間教室裡,我希望我們的聲音繼續傳播出去,即使我們的靈魂做不到」。

事實上在該起槍擊事件發生前,霍格已對槍枝暴力進行了廣泛研究, 並且作為道格拉斯高中演講和辯論課的一部分。他說,「我必須推展這項運動, 因為失去的生命已經無可挽回。我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反對槍暴這類宣傳,對於政客們是至關重要的,要時時提醒他們不要忘記受害者的故事。

在佛州道格拉斯高中血案前,在康州(Conn)新鎮(Newtown)桑迪胡克(Sandy Hook)小學,也有一起慘烈的槍擊案。2012年12月14日,一個小槍手濫射,殺害了20名學生和六位教師。當時,11歲的米特曼(Jackson Mittleman)還是桑迪胡克小學的學生,如今他是新鎮高中11年級學生,並擔任新鎮少年行動聯盟共同主席。他說,反對校園槍暴,「不僅是我們關心的眾多議題之一,而且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做這件事是為了那些死於非命的少年們,他們永遠不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也是為了讓人們永遠不再經歷這樣的事情。「我們總是不斷地催促青年們大聲說話,用他們的聲音說。」

來自芝加哥北洛德爾大學預科高中(North Lawndale College Prep HS)的12年級學生金恩(Alex King),是慈善團體「和平戰士」(Peace Warriors)的成員,該組織為失去親人的學生提供支援,他的16歲侄子一年前死於校園槍殺案。金恩說,長期以來, 防止槍暴的努力未有顯著成效,例如收緊槍枝管制。所以,年輕人應當站出來致力於改變。今年暑期該組織將展開巡迴演講,第一站6月15日在芝加哥進行。

四位青年活動家們推展反槍暴運動,諸如擴大背景調查、禁止購買半自動武器、聯邦立法對武器實施更嚴格的管控等措施,以及為學校提供更多的心理健康和創傷輔導員等。除了夏季巡迴演說外,還在規劃更長遠的行動,因為有些人今年高中畢業了。霍格說,他在上大學前準備休學一年,繼續推動他的反槍暴宣傳活動。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