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59938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美國人為何不想生?

臉書執行長查克柏格(Mark Zuckerberg)曾請育嬰假,陪伴孩子成長。(美聯社) 臉書執行長查克柏格(Mark Zuckerberg)曾請育嬰假,陪伴孩子成長。(美聯社)
英國為了從根本改變父母親如何分配工作和照顧孩子的時間,實施「共享育嬰假」(shared parental leave)。(本報資料照片) 英國為了從根本改變父母親如何分配工作和照顧孩子的時間,實施「共享育嬰假」(shared parental leave)。(本報資料照片)

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2017年出生率報告顯示,去年一般生育率大跌至1987年以來新低,而當年美國人口總數只占現今的四分之三。周刊雜誌(The Week)分析指出,美國的文化或經濟可能是造成出生率低的因素,但更有說服力的解釋是,美國步上與其他工業化國家一樣的道路,且未來幾年的出生率只會逐年下降。

●移民母親貢獻多

美國在1990年代與2000年代經歷了一段移民高峰期,其中又以來自拉丁美洲的移民最多。這些移民很可能一抵達美國就急著生小孩,無論他們抵達美國的年齡是幾歲;這可能反映出拉丁美洲移民家庭延續後代,以取得美國身分的需求,或是拉丁美洲移民家庭希望改善經濟情況的考量。這大幅提高了移民母親的總生育率,但後續的生育率並不如預期地穩定成長。

幾十年後,西語裔美國人的生育率已經降至比其他族裔都還低,包括不是西語裔的白人、非裔美國人或亞裔美國人。這可能反映出西語裔美國人的文化適應或經濟困境,但更可能的影響因素其實是,近代移民推遲生育年齡與時機。如果是這樣,2000年代高於人口替代率的整體總生育率可能也會擴大。如果不是突然出現狀況,就是大環境並不如人們以為的美好。

●房市泡沫與金融危機

家庭組成除了關鍵的人們,還包括家人居住及成長的空間。在2000年代,房價(housing prices)大幅飆升但住屋費用(housing costs)其實降低了,因為當時的利率下跌、借貸標準寬鬆也沒有最低頭期款的限制。不過,這些情況在房市泡沫破裂,以及隨之而來的金融危機之後,全都變了樣。大環境並沒有改變人們籌組家庭的渴望,但生育率在此情況下不意外地大幅下跌。

種種因素顯示,美國生育率下降屬於「逆轉」而非突然的轉變。美國如今的出生率情況與其他西方國家面臨的人口問題沒有太大的不同,類似英國,或介於加拿大及法國之間。一般來說,出生率高居不下的情況,只會出現在發展程度較低的國家,而所謂的發展程度低尤其指都市化程度低,以及女性識字水平低落,因此已開發國家普遍來說都面臨出生率接近替代率的情況。

●職場文化影響生育

歐洲國家提供對家庭友善的職場環境,尤其是對母親,另予以慷慨的育兒補助和免費教育,並採取各項政策降低住房價格。在這方面,法國是歐盟國家的榜樣,而比荷盧聯盟(BeNeLux)和挪威、瑞典等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國家也透過類似方式維持高出生率。

相較之下,美國的情況與歐洲迥異。美國職場對於家長特別不友善,且教育程度越低和或薪資越少,前述不友善的程度就越高。美國經濟成長著重於昂貴的都市中心,而高居不下的房價正是人們難以組成家庭的實質障礙。

白宮4月底舉行「帶兒女上班」活動,小朋友開心地在橢圓辦公室與川普總統(中)合照。(歐新社) 白宮4月底舉行「帶兒女上班」活動,小朋友開心地在橢圓辦公室與川普總統(中)合照。(歐新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