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59937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時代故事〉美中台攜手 讓老兵回家

「老兵回家」網首頁。 「老兵回家」網首頁。
秦建林烈士在美國德州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墓碑上的名字是Chin-Chien Lin。 秦建林烈士在美國德州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墓碑上的名字是Chin-Chien Lin。

為了幫助二戰期間來美參加飛行培訓,不幸因公殉職,埋葬在美國的民國空軍找回家人,需要與大陸和台灣官方及民間機構密切合作,才能共同去完成這件事情。反覆搜索互聯網,發現了這樣一個名字:「老兵回家」,這是位於深圳的一家民間慈善機構。

「老兵回家」?這個網站名立即引起了我的關注。

與這同時,隨著「民國空軍魂斷美國」這篇記載著我們家人過去十幾年中尋找來美受訓而犧牲的二叔的故事在「世界周刊」1780期刊登,一時引起了眾多社會和媒體的關注,有幾位來自中國的讀者熱心向我推薦深圳龍越基金會。這才發現「老兵回家」原來就是龍越基金會官網。

●龍越基金會 關懷老兵

打開「老兵回家」網,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一幅幅感人肺腑的畫面:「老兵回家」、「壯士暮歌」、「尋找戰爭失蹤者-每個走上戰場的士兵,都有一位等他回家的母親」、「撫慰戰爭創傷,倡導人性關懷-老兵回家,人性回家,期待與你同行」……。

據該網站記載:2018年,是「老兵回家」活動發起的十周年,在這3500多個日子裡,我們已經關懷呵護了1萬1109名老兵。時光荏苒,受助的老兵數量在不斷增加,但隨著年齡增長,老兵的凋零也愈發迅速。據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4月,全中國各地有93位抗戰老兵歸隊。這些曾經保家衛國的民族英雄,正在以每月近百位的速度離開人世。

看來,他們正在進行著一場與時間賽跑的公益活動。

2015年9月3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的慶祝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典禮上,幾十名當年抗戰老兵,分別乘車行進在接受檢閱方隊的最前面,與往年很不同的是:在這些老兵中,有一部分是當年參加抗戰的國民黨老兵。

基金會創辦者孫春龍激動地表示:「這場源自民間的、以人性關懷為基礎的關懷抗戰老兵的行動,終於上升到了國家行動。」

從孫春龍2005年初次探訪位於滇緬邊境的國殤墓園,幫助第一位遠征軍老兵李錫全回家,到後來成立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發起「老兵回家」人性關懷活動,他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了壓力重重卻意義深遠的身分轉變。

這個來自陝西銅川,曾擔任新華社「瞭望東方周刊」總編輯助理的年輕人,是一個不徇私情、不畏權貴、一身正氣、敢於直言揭露社會陰暗面的新聞記者。

最為轟動的一次,是他在「瞭望東方周刊」上揭露山西省婁煩山體滑坡事故瞞報事件紀實報告文學「婁煩:被拖延的真相」,據說這篇報導發表後一時竟然被刪,引起社會極大反響。當時的溫家寶總理和國務委員聞訊,特別作出重要核查批示,使得事故最後真相大白。這份重要舉報,也得到了中國國家安監總局的充分肯定。

孫春龍的報導經常涉及一系列真相披露,比如「山西官煤勾結黑幕」、「金三角毒梟禁毒」、「中印邊境真相」、「四川地震系列報導」、「臨汾的憂傷」、「佘祥林冤案」等等。由此,被選為2008年「中國十大法制人物」、「中國陽光記者」、「十大真情人物」,以及「2008感動中國」候選人。他關於滇西抗戰老兵的紀實文學「異域1945」於2010年9月由新華社出版社出版,2017年1月,四川人民出版社發行了他的另一部紀實文學「沒有回家的士兵」。

●在美殉職民國空軍 也要回家

我在決定和龍越建立聯繫之前,從網上陸續查看了關於他和龍越基金會的大量資料,我特別認同該基金會所倡導的使命「撫慰戰爭創傷,倡導人性關懷」。他們關注「老兵回家」已經不限於幫助個別老兵回到家鄉,而是擴展到了更為廣泛的層面,那就是,為戰爭背景下的每一位士兵提供人性關懷,無關於政治、無關於黨派、無關於戰爭的勝利或失敗。龍越基金會從創辦開始到現在,僅僅幾年,已經獲得社會上廣大民眾的普遍支持,從各省市包括台灣在內召集了數百名自願者,正依靠大家的力量,共同攜手老兵人性關懷。

因此,我給龍越發郵件,並把相關文章「尋找封存的記憶」及全部來美因公殉職的民國空軍名單傳過去,希望與他們一起去尋找那些抗戰空軍烈士的家人。

郵件一發出,這段被封存70多年的歷史,立刻得到龍越基金會和一些研究抗戰歷史的學者們的充分重視。「為安葬在美國的50多位因公犧牲的民國空軍尋親,讓英烈回家!」很快,在龍越成立了項目專案組。

一個好消息從龍越基金會傳來,說是在這50多位逝者中,其中有一位的家人已經找到了!

原來,2018年1月,他們收到一封來自台灣的尋親郵件,寫信人是目前居住在台北的空軍官校十期學員的後人盧維明,他希望透過龍越基金會的幫助,尋找1944年來美飛行訓練失事殉職、孤獨葬於美國德州70餘年的空軍老兵秦建林的親人,並完成老兵歸葬的心願。

據盧維明介紹,他父親當年的戰友秦建林中尉,原河南省武安縣人(當時武安歸屬河南,後來畫分到河北),生於1917年10月18日。抗戰期間來美受飛行訓練,在空軍軍官學校第十期畢業,歷任空軍第二大隊第30中隊、第11中隊飛行員,升至中尉二級。不幸的是,1945年9月28日,秦建林在美國駕機練習飛行,失事殉職,犧牲時年僅28歲,後來安葬於德州國家公墓至今。據當時的紀錄,秦建林未婚,僅遺有老母。

按照盧先生抄錄的台灣「空軍忠烈錄」記載如下:

秦烈士建林(1917 – 1945)

秦烈士建林,河南省武安縣人,生於中華民國六年十月十八日。在空軍軍官學校第十期畢業。歷任空軍第二大隊第三十中隊、第十一中隊飛行員,升至中尉二級。

三十四年九月二十八日,烈士在美國駕機練習飛行,失事,殉職。遺有老母。

●多方合作 核對老兵中文名

「尋人啟事」透過龍越基金會的微信公眾號「尋找戰爭失蹤者」發出,一傳十,十傳百……,在廣大愛心網友的幫助下,很快從河北武安縣找到了秦建林烈士的親人。秦家八兄弟,秦建林最小,目前還在老家的只有五哥建祥這一支。烈士犧牲以後,全家人為了紀念這個弟弟當年為國捐軀,後輩們取名以「永.遠.常.存」排輩。

這是一個多麼感人的故事啊!看著龍越發過來的這條信息,心裡非常激動。要知道,這位秦建林烈士,也在我所收集的美國德州布利斯堡因公殉職名單中。由於英文名字的混淆,墓碑上顯示的是Chin-Chien Lin,其名和姓顛倒,我曾反覆在林姓空軍學員名單中查找,一直無法確定他的中文名字。

透過龍越基金會,我立刻和台灣的盧維明取得聯繫。緊接著,來自美國、中國大陸和台灣的幾十名志願者組成了「讓留在美國的空軍老兵回家」微信群。在我們這個新組建的微信群中,有民國空軍的後代、空史專家、龍越基金會各省市志願者和項目組員工及負責人。

來美因公殉職的民國空軍名單發出以後,我也收到不少讀者熱烈的回應,以表示對空軍英烈的悼念。一位退役空軍特地寄來了「中華民國空軍軍官學校學生名冊」,台灣研究黑貓和黑蝙蝠中隊的專家唐興華幫助找到了幾位因公殉職空軍的中文名。現有的52名來美空軍名單,經大家集思廣益,再由盧維明幫助反覆核對,最後確定20幾名空軍的中文名。有了中文名,從「中華民國空軍軍官學校學生名冊」上就能找到他們參加空軍的時間、出生年份和籍貫,志願者們可以先從他們的原籍去尋找……。

自從透過龍越基金會微信公眾號發出信息,到5月底閱讀量已達64多萬,評論100,轉發136,收藏378。大家都希望越來越多的網友能看到這則消息,從而盡快地幫助找到空軍的家人。

緊接著,又傳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台灣的盧維明又從美國喬治亞州某公墓找到了原中央航校12期第一批來美參加飛行培訓、畢業後被挑選去學習P-39戰鬥機而不幸犧牲的兩位學員。於是,我和盧維明兩人,一個在台灣,一個在美國,透過微信一來一往,根據英文名和姓的不同排列組合,最後將五名當年學習P-38犧牲的空軍學員從公墓名冊中全部找出來了。

他們是:

吳 剛–准尉,P-39F, 4/14/1942

梁建中–准尉,P-39F, 4/18/1942

陳衍鑑–准尉,P-39D, 5/10/1942

李其嘉–准尉,P-39D, 6/16/1942

李 勳–准尉,P-39D, 6/27/1942

●「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自從德州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空軍名單公布之後,中國飛虎協會會長曾經發郵件詢問:「為什麼不見當年空校12期第一批來美學習P-39飛行失事而犧牲的五位學員?」由此,我一直認為,除了當年民國政府和美國簽訂的埋葬在德州軍人陵園這55名空軍之外,一定還有其他墓園安息著當年來美受訓的民國空軍。可是,查找過許多資料,也打電話詢問德州陵園工作人員,卻一直無從發現。這次若沒有台灣的空軍後代盧維明的幫助,那五名安息在喬治亞州墓地的學員,不知默默無聞還要在那裡待多久?

現在,總共來美學習飛行而因公犧牲的空軍學員人數已達60名(其中3名在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的墓碑還沒有找到)。根據目前已經整理出來的名單所涉及的省份,各團隊計畫到各民政部門或當地戶籍處查找,還準備製作每個人的「尋人信息」,透過微信公眾號發出,希望透過大家共同的努力幫助這些民國空軍找到親人。

「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後面有一個很大的群體在支持我,幫助我去帶老兵回家。」龍越基金會創的努力始人孫春龍如是說。

從開始尋找那幾十名來美殉職的空軍將士,到今天與龍越基金會合作,讓我充分體會到了這句話的深意。今年3月到德州墓地獻花並拍攝空軍將士墓碑照片,我心裡就盼望著這一天的到來!

2013年7月,中國民政部首次發出「國民黨老兵也要管」,將國民黨老兵納入優撫對象的政策出台,猶如吹響了關注老兵的集結號,以這個使命為前提,龍越得以放開大步做很多事情。一時間,全中國範圍內關愛老兵活動相繼舉行。目前,龍越基金會已經在各高校孵化了十多個「關懷老兵」大學生志願者團隊。志願者們對老兵不離不棄,不僅是老兵精神的傳承,對老兵的人性關懷,也是對歷史最好的紀念。

龍越基金會和志願者們正在傳播的是:「尊重人性、尊重生命」的價值觀和人生理念。每一個老兵,都有各自不同的經歷,經歷中的一段段細節,構成了一個個感人心扉的故事,這就是歷史。

●跨海峽隔閡 助兩岸尋親

目前,龍越基金會正在進行的一系列人性關懷項目包括:

•抗戰老兵關懷:透過打造並支持自願者組織的團隊,為老兵提供物質援助和精神撫慰並重關懷。

•尋找戰爭失蹤者:幫助1937年後各大戰爭中失散的家庭尋找團聚的可能,從人性的視角,彌合歷史的傷口。

•抗戰英烈遺骸回家:尋找因戰爭而犧牲在異國他鄉的軍人遺骸,接他們回家,陣亡軍人墓地、紀念碑修建或維護。

•烈士親屬撫慰:透過社會募捐為烈士親屬提供必需的生活補助。

•戰爭難民人道救援:主要聚焦在戰爭地區難民安居、衛生、營養和兒童心理撫慰。

•歷史回家: 支持客觀而又理性的歷史研究和個人口述歷史紀錄等。

從他們做的第一例兩岸尋親,2014年幫助台灣百歲老兵汪呈松找到大陸的女兒,到現在已經在台灣建立了核心志願者團隊,接下去會把尋親的力量擴展到其他戰爭領域,如緬甸、泰國、北韓和越南等地。

龍越基金會的項目負責人告訴我,滯留台灣的抗戰老兵,是當今全世界最大的不能回家的士兵團體。目前,他們已經找到滯留在台灣數以萬計的亡靈,大部分存放於全台各忠烈祠、忠靈塔、軍人公墓,但還有一部分散落在民間墓地,甚至荒郊野嶺。台灣雨量充沛,雜草瘋長,常年不為人知。但也有很多家庭,幾十年沒有放棄,總算等到了奇蹟出現,這是亡者的幸運,更是後人的虔誠。

龍越志願者發現:尋親,不可缺的是親人的參與,後代的孝道感天動地,這也是鞭策他們懷揣初心,秉承使命堅持下去的動力。

龍越人篤信,對人性的關懷一定能跨越海峽兩岸的隔閡。我也相信,在龍越志願者們的幫助下,幾十名魂喪美國70多年的民國空軍一定能找回他們的家人。

★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

Fort Bliss National Cemetery

地址:5200 Fred Wilson Road, Fort Bliss, TX 79906

电话:915-564-0201

網站: http://www.interment.net/data/us/tx/elpaso/ftblinat/index.htm

★班寧珀斯特堡公墓

Fort Benning Post Cemetery

地址:Fort Benning, Muscogee County, Georgia, USA

網站:https://www.findagrave.com/cemetery/248765/fort-benning-post-cemetery

★美國航空歷史調查與研究(USAAIR)

網站:http://www.aviationarchaeology.com/src/AFrptsMO.htm

★龍越基金會「老兵回家」網

http://www.szlongyue.org/

★作者聯繫郵箱

[email protected]

1945年10月3日,秦建林烈士在美國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入殮。(劉正良提供) 1945年10月3日,秦建林烈士在美國布利斯堡國家軍人陵園入殮。(劉正良提供)
秦建林烈士 (1917-1945) 。(盧維明提供) 秦建林烈士 (1917-1945) 。(盧維明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