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57578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3大速食漢堡PK 致勝原因非關牛肉?

溫蒂漢堡洛杉磯一家加盟店。(路透) 溫蒂漢堡洛杉磯一家加盟店。(路透)
漢堡王華堡套餐。(美聯社) 漢堡王華堡套餐。(美聯社)

美國人對速食漢堡又愛又恨,我們嘲笑漢堡的成分,對漢堡的高鈉含量目瞪口呆,並責怪漢堡讓我們的腰圍愈來愈粗。經持續評比三大漢堡連鎖店,麥當勞(McDonald's)、漢堡王(Burger King)與溫蒂漢堡(Wendy's)堪稱最差強人意的速食選項,但美國人每年卻吃下數以百萬個大麥克(Big Macs)、華堡(Whopper)和Dave's Single單片芝士漢堡,彷彿試圖向外界證實,美國人的血液中充滿絞牛肉。儘管多項民調顯示,人們並不喜歡前述三大漢堡店,但這些餐廳仍蟬聯美國銷售最佳的速食連鎖店。

「華盛頓郵報」鑽研食物議題與趨勢的記者卡門(Tim Carman)探究美國人對漢堡的矛盾心理,歸納出一個可能的理論:我們或許熱愛當地品牌、讚賞當季產品並為廚師喝采。但我們仍渴望在車裡吃麥當勞,拆去那如禮物般精美包裝的鹽、糖和脂肪。這樣的生活方式並不可取,但大方承認亦無妨。

含肉量都不到名家的標準

卡門說:「我吃了許多華堡、大麥克和Dave's Single單片芝士漢堡,赫然發現它們是誘人的三明治而非漢堡。沒錯,不全然是漢堡。」他解釋,就技術層面而言,它們在小圓麵包裡夾了一塊碎牛肉餅,但肉餅並非主角。

就重量而言,華堡的牛肉餅最大,約3盎司的肉餅排在卡門自製量表的前幾名,但這塊肉餅仍僅占漢堡總量的30%。三大漢堡店的肉餅都不超過其漢堡總重的35%,部分漢堡的肉餅甚至落在24%到26%。

若以華盛頓Lucky Buns主廚麥考伊(Alex McCoy)的漢堡工程專家標準來看,漢堡應為50%的肉、50%的麵包和佐料。曾兩度進入「世界漢堡錦標賽」十大決選名單的BGR: The Burger Joint漢堡店創辦人布撤(Mark Bucher)說道,更理想的漢堡須有60%的肉。

卡門指出,大麥克、華堡和Dave's Single單片芝士漢堡的麵包與佐料比率介於65%到76%間,這或許解釋了為何能在華府以不到5元的價格買到一個漢堡。

漢堡王:火烤就是美味

1957年首度在邁阿密推出的華堡拯救了漢堡王危機。漢堡王創辦人艾格頓(David Edgerton)與麥克拉莫爾(James McLamore)當年走訪佛州一間表現不佳的加盟店,創造出兩個拳頭大的漢堡,意外吸引排隊人潮。

華堡早在麥當勞1972年推出4盎司牛肉堡(Quarter Pounder)之前,就已推出類似漢堡。華堡是前述三款漢堡中,唯一用火烤烹調的漢堡。

網上盛傳漢堡王可能在自動生產線用液體煙熏劑或其他秘方,使漢堡帶有煙熏味。卡門致信詢問漢堡王如何做出漢堡的煙熏風味,卻得到漢堡王的紅色大寫單字回應:「NO」,彷彿漢堡王已經被問得不勝其擾。這個問題很重要,因為這是華堡立刻被認可為漢堡的原因,它讓人想到後院烤肉,油滴在熱炭上滋滋作響的畫面。

麥當勞:獨門醬料

麥當勞創辦人克洛克(Ray Kroc)在親筆自傳「永不放棄:我如何打造麥當勞王國」(Grinding It Out: The Making of McDonald's)中寫道,推廣大麥克是害怕華堡引領風騷。

麥當勞賓州加盟店的戴利嘉提(Michael Delligatti)1968年研發了大麥克,他當年耗時數周鑽研獨門醬料,其成分在政府要求大型連鎖餐館公開營養成分資訊前,一直是最高機密。卡門表示,他懷疑戴利嘉提最初的醬料配方並未包含高果糖玉米糖漿和(用作食品黏著劑的)藻酸丙二醇酯。

大麥克是唯一被兩代美國人以歌曲唱誦主原料的漢堡,也是唯一用以衡量外幣兌美元匯率的指標(大麥克指數)。報導男性生活與時尚的「君子」(Esquire)雜誌1960年代末期曾舉辦大型派對,並邀請麥當勞高層出席,因為正如同克洛克所述,「漢堡速食連鎖店在當年,對美國人的飲食習慣造成前所未有的強烈衝擊」。

幾個世代過後,千禧世代已經無法體會大麥克的狂潮。「華爾街日報」2016年一篇報導引據麥當勞內部備忘錄寫道,只有20%的千禧世代嘗過大麥克,引發熱烈討論。

其中一項理論正如名導史柏路克(Morgan Spurlock)的紀錄片「麥胖報告」(Super Size Me)所述,千禧世代聽了太多關於兒童肥胖的故事,且有比麥當勞相對健康的飲食選擇。千禧世代可能只想吃嘗起來像漢堡的漢堡,就華郵評比,大麥克的牛肉餅與麵包比例往往在三款漢堡中墊底,牛肉餅的占比甚至低於24%。1984年風靡一時的「牛肉在哪裡」廣告,時隔34年仍適用大麥克。

溫蒂漢堡:新鮮肉餅

溫蒂漢堡創辦人湯瑪斯(Dave Thomas)堅持用新鮮牛肉做漢堡,並在回憶錄中強調「牛肉的新鮮度是溫蒂漢堡與其他品牌區隔的關鍵」,稱麥當勞令他佩服的原因有兩個,分別是地產與馬鈴薯。這不是溫蒂漢堡第一次與麥當勞槓上,溫蒂漢堡曾在超級盃廣告中表示,「導致鐵達尼號沉沒的冰山也是冷凍的」,暗諷麥當勞使用冷凍牛肉餅。

但溫蒂漢堡「總是新鮮、從不冷凍」的冷凍肉餅經常成為監管單位抨擊的目標,溫蒂漢堡撤下阿拉斯加及夏威夷兩地的廣告,因為這兩處的分店確實使用冷凍牛肉。

此外,1969年推出的「Single單片芝士漢堡」以獨特的方形肉餅聞名,不僅讓顧客看見肉餅大小,也象徵湯瑪斯從米妮奶奶(Grandma Minnie)身上學到的教訓:別切邊。不過,現在的「Dave's Single單片芝士漢堡」方形肉餅經過烹調後只剩下整體三明治的35%,許多時候只有32%。換句話說,Dave's Single已變成創辦人湯瑪斯當初鄙視的模樣,不知道2002年逝世的湯瑪斯做何感想。

嘗起來究竟如何?

卡門自製的量表根據麵包/配料、牛肉品質和整體印象分成三類,每類最低1分,最高5分。麥當勞的大麥克以8分排名第二,漢堡王的華堡則拿下10分。卡門指出,就算不考慮燒烤風味,華堡仍會以其頂級佐料得勝。畢竟,整體而言,全國最棒的速食店漢堡與牛肉無關。

看更多 世界周刊精彩文章 (周日出刊  隨報附贈)

溫蒂漢堡的Dave's Single單片芝士漢堡。(取材自溫蒂漢堡官網) 溫蒂漢堡的Dave's Single單片芝士漢堡。(取材自溫蒂漢堡官網)
麥當勞創辦人克洛克夫婦。(美聯社) 麥當勞創辦人克洛克夫婦。(美聯社)
麥當勞招牌漢堡「大麥克」(Big Mac)創始人德利加蒂2016年逝世,享壽98歲。(美聯社) 麥當勞招牌漢堡「大麥克」(Big Mac)創始人德利加蒂2016年逝世,享壽98歲。(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