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571032/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在美華人組團 查DNA跨海尋親 已促成300多家團圓

福建莆田的尋親見面會現場。(王永航提供) 福建莆田的尋親見面會現場。(王永航提供)
林雪英(右二)與丈夫方瑞祥(右一),與雙胞胎女兒分離33年。(林雪英提供) 林雪英(右二)與丈夫方瑞祥(右一),與雙胞胎女兒分離33年。(林雪英提供)

受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及政策的影響,在1970至80年代的中國農村,常有女嬰被親生父母送人收養;這些女嬰的的親生父母與骨肉分離了數十年,即便早已移民來美、甚至成了美國公民,但內心深處最難捨的,仍是對孩子的愧疚和惦念。「我是誰?」「我的父母長什麼樣子?」是這些女嬰人生路上要找的答案;「孩子在哪裡?過得好嗎?」則成了原生父母甩不掉的悔恨與思念。

隨著華人移民美國人數日增,散布美國各處的福建人近年合作尋親;一群散布在紐約、康州、北卡、俄亥俄州和佛羅里達的尋親華人更擔任志願者,活躍在跨海和國內尋親的台前幕後,共同管理和經營「尋親幫幫團」平台;這個在2015年成立的尋親平台,三年來通過組織線上和線下活動,從大陸到美國,為8000多人錄入DNA數據庫、促成300多對父母和孩子匹配成功。

陳雄偉和王永航都是平台核心成員,也都有各自的親人要尋;據兩人描述,那個年代,重男輕女,農村又非常需要男勞動力,「媽媽的壓力很大,一定得生出男孩,老是生女孩的話,出門還會被別人指指點點,養不起就得送人。」

長樂爸媽苦尋莆田女兒

因此,從福建莆田嫁到長樂的一些「媒婆」(人口買賣仲介者)伺機而動,將長樂的女嬰送到經濟相對落後的莆田,「家裡多一口人,能多分到一分田地;留在家裡,也能當童養媳。」

王永航的媽媽生了四個女兒,王永航是老二,兩個妹妹都被抱走,三妹已經找到,嫁給養父母家的「哥哥」,四妹至今還未尋獲。

陳雄偉說,當年信息不發達,好多人的孩子被抱走時,根本不知道是送到莆田去做童養媳;且很多時候並非媽媽要送走孩子,而是奶奶覺得不是男孩、不想要。

「送走孩子不是因為不愛她,是家裡實在養不起或者不讓養。」陳雄偉說,「很多父母並不會因為送走孩子而拿到錢,有的還專門再付錢給『媒婆』,希望能把孩子送到經濟條件好的家庭。」

而隨著環境改善和科技發展,加上難捨當年的血脈至親,越來越多的父母或子女借助網路和通訊平台,加入尋親大軍。

從「尋親幫幫團」的DNA數據庫中,找父母的和找孩子的比例約為三比一,孩子以1975至1985年出生的居多。

王永航說,團隊成立三年來,每年農曆年初都會在福州長樂的南山公園舉辦見面會,勞動節和國慶節假期還另會組織小型聚會,和當地的鑑定所合作,採集尋親人的DNA樣本;採樣需要一筆可觀費用,在義工力促下,已從最早的1200元,降到現在的600元。陳雄偉的朋友胡耀星免費幫忙寫程式,透過程式設計,輸入尋親人的個人基本信息和DNA數據後,就能自動計算人和人之間的親權指數,而這個數字也是決定匹配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

一件血樣 一線希望

「最關鍵的還是讓更多尋親人走出來,採血、做DNA入庫,有了這些,才是未來配對成功的基本。」陳雄偉說,「一件血樣,就是一線希望。」有意尋親者,可搜索微信公眾號「尋親幫幫團」入群。

「父母想知道女兒過得好不好,女兒找到自己的根,也可多了娘家這個依靠。」陳雄偉和王永航說,收養的女孩未必能獲得悉心照顧,有的因為養父母不重視,小小年紀就夭折;就算找到親生父母,已經在莆田成家立業的女兒也不見得會回到他們身邊,但至少過年過節可以走動,和丈夫吵了架有人傾訴,「有了娘家,好多女性在婆家的地位都得到提升。」

思念30年 一個月找到女兒  她哭著說:「媽媽虧欠了你32年」

許多福建農村家庭無奈送養女兒,移民紐約多年的劉灼官和劉白玉夫婦,也因此與親生女兒分離30多年;但今年2月在紐約機場因班機延誤引發的一次巧遇,讓他們意外在短短一個月內找到女兒。

劉灼官說,原本沒敢想過能找到女兒,如今竟能幸運相見,「簡直像做夢一般,但這是一個太美好的夢。」

來自福州長樂的劉灼官表示,1986年太太生下了第二個女兒,在經濟壓力下只好送人,從此30多年沒有消息;他和太太心裡一直很愧疚,也試著找過,卻始終沒有女兒的下落。

今年2月15日農曆除夕夜,他和太太在紐約機場準備回福建過年,因為班機延誤正百般無聊時,突然一位陌生的華人女士林財金主動和他們攀聊。

林財金是「尋親幫幫團」的核心成員,平常住佛州,那天也要飛回福建過年;林財金本來只是向他們介紹尋親幫的內容,也請他們幫忙宣傳,劉白玉聽了再也忍不住,當場說出30多年的心願:「能幫我找女兒嗎?」

大年初一回到福建後,劉灼官夫婦忙著省親團聚,元宵節那天,熱心的林財金帶著他們去抽血建立 DNA,送進尋親團的資料庫比對。沒想到十天不到,3月 12日,就在劉灼官返美前兩天接到通知,DNA比對成功,再進一步核對其他出生資料,確認失聯32年的女兒在莆田,名叫謝梅琴,由養父母一手帶大,現在也已是三個孩子的媽媽。

第二天,謝梅琴在養母陪同下,趕往長樂見到劉灼官夫婦;謝梅琴和生父母擁抱的那一刻,劉白玉哭着說「媽媽虧欠了你32年。」

「都過去了,以後我們一起好好的。」謝梅琴不怪劉灼官夫婦,知道當年父母不得已,她從小就知道自己是養女;養父母一直待她如親生,讓她上學,送她出嫁,這幾年她想尋找生父母,養母還很支持她。

劉灼官說,原本只抱著試試的心情,沒想到一個月內就找到人。他還說自己有四個女兒,當年把老二老四都送了人,現在找回一個,讓他燃起希望,希望有朝一日還能找四女兒。

找回雙胞胎女兒 用愛與親情彌補33年遺憾

59歲的林雪英與丈夫方瑞祥,33年前送走了剛出生的雙胞胎女兒;後來夫婦倆移民美國,仍不放棄找尋女兒的消息;兩年前他們在美國抽血,寄送回中國做了DNA比對,終於找到失散的雙胞胎女兒;林雪英夫婦說,他們要設法彌補孩子30多年失去親情和關懷的遺憾。

林雪英說,雙胞胎女兒蔣麗玉、蔣美烟出生於1985年7月17日,當時因為農村生活條件簡陋,沒有做產前檢查,生下後才知道是一對雙胞胎女兒;一對出生僅五天的小女嬰,就交給了專門仲介人口子的「媒婆」,從此音訊全無,只聽說是送到了莆田。

林雪英說,1997年起,她和先生就不斷透各種管道尋找失散的女兒,詢問街坊鄰居、張貼尋人啟事或請親戚代尋,都沒有找到女兒的下落。

1999年,他們帶著遺憾移民到美國,本來以為沒有希望了,但後來獲知DNA資料庫比對的方式,於是在2016年5月送出方瑞祥的DNA比對,很快地就在尋親幫幫團的平台上,找到雙胞胎的下落。

經過DNA親子鑑定後,林雪英完全確信已經找到分隔33年的雙胞胎女兒;雙胞胎的大女兒蔣麗玉目前住在河北,與丈夫育有四個子女,在工廠裡打工。

林雪英第一次與大女兒對話時,問她會不會因為被送走而恨媽媽?

「小時候確實恨過親生父母,埋怨自己為何受到如此待遇。」蔣麗玉說,但當自己也成為母親後,體會到為人母的不容易,心中的恨意便逐漸消散,慢慢釋懷了。

小女兒蔣美烟目前住在山東自己創業,曾在電話中問媽林雪英「為什麼當時把我送走?」林雪英向她解釋,當年出於不得已,並非刻意丟棄。她也說,願意幫女兒申請移民來美,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能夠用親情化解女兒33年分離的遺憾。

姊姊找妹妹 天涯海角想知道她好不好

來自福建的陳素穎、李敏麗與李依蘭,從懂事起就知道家裡曾有個小妹妹一出生便送了別人,儘管多年來妹妹杳無音訊,仍擋不住她們對妹妹的思念,長大後代替父母挑起尋親的重任,即使近年移民美國,仍隨時打探消息。陳素穎和李敏麗近來幸運找到失聯40年的小妹,為父母圓了夢;李依蘭則還在尋找,不管妹妹在天涯海角,都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陳素穎說,她是家中老大,下面有二妹、三妹,但一家人多年來惦記著「老四」;1977年老四出生時,陳素穎六歲,對這個小妹印象非常模糊,卻無法忘記爸媽每次提到老四時的傷心模樣。

成年起,陳素穎四處打聽老四的下落;2002年得知福建莆田有許多幼時被送養的年輕女孩在尋找生身父母,她和二妹還專程去找了十多天,最後仍沒找著。

2004年,陳素穎和父母移民紐約,依然記掛著尋找老四;前兩年她加入「尋親幫幫忙」平台,希望試試網路的力量尋人,去年進一步安排爸爸抽血驗 DNA,加入資料庫比對,終於在今年4月接到好消息。

陳素穎說,那天志工通知她,有個福建女性的DNA和她父親比對下來幾乎完全符合,再進一步追問其他資料,都和當年送走的妹妹一樣,她打電話給父母時手一直在顫抖,電話一接通就哭了:「老四找到了! 」

之後她和老四聯絡上,知道妹妹30多年來過得不錯,也結婚生子有了美滿的家庭,陳素穎和父母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也計畫今年8月回福建和妹妹團聚。

李敏麗也是家中的大姐,1976年她四歲時,家裡剛出生三妹被送走。李敏麗說,小時候父母從來不提三妹的事,她直到成年才知道有這麼一個妹妹;「長姐如母」的責任感讓她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老三。

後來她也曾到莆田,憑著當年父母印象中模糊的三妹養父姓名,四處打聽,但最後失望而返。

三年前李敏麗一家移民美國,透過「尋親幫幫忙」平台尋找三妹。媽媽更親自回福建驗了DNA,去年3月終於找回三妹,爸爸、媽媽回中國探望失聯40年的女兒,開心共享天倫。

但同是作姐姐的李依蘭卻沒有這麼幸運,至今還在尋找妹妹。李依蘭是家中老二,上頭有一個姐姐, 1976年三妹出生後送人。她說,從懂事開始,就知道父母牽掛著三妹。但打聽多年有如大海撈針,媽媽既傷心又灰心,好幾次紅著眼睛說「不找了」。

1998年,李依蘭移民美國,近年持續和中國的尋親組織保持聯繫,不放棄任何尋找三妹的希望。兩年前她也加入尋親平台,安排在福建的爸爸去驗了DNA留下資料。她說,父母並沒有要求她去找妹妹,但她認為,總要盡孝心為父母實現心願;而且做姐姐的對妹妹也有責任,總想知道妹妹過得好不好。即使有一天父母不在了,她也絕不放棄,會繼續尋找。

認親成功 想來美國不容易 但也有機會

越洋尋親成功的父母或子女,盡享家人相認的喜悅之餘,也想為實現全家團圓再盡力;已經移民美國的父母方,如何安排在中國被人領養的親生子女來美?

移民律師指出,如果能夠解除國內子女的收養關係,在美國的親生父母仍然可以申請未滿21歲的子女來美;而如果是在美國的被收養子女想為國內的親生父母辦親屬移民,倘若子女的身分是通過養父母獲得,則難以幫親生父母移民美國。

文:記者劉大琪、邵冰如、林群

李敏麗的妹妹和父親,分離40年後終於團聚。(李敏麗/提供) 李敏麗的妹妹和父親,分離40年後終於團聚。(李敏麗/提供)
來自美國各地的福建人正串連合作,透過平台協助隔海尋親;十幾位尋親多年的華人也擔任志願者,積極推廣。記者劉大琪/攝影 來自美國各地的福建人正串連合作,透過平台協助隔海尋親;十幾位尋親多年的華人也擔任志願者,積極推廣。記者劉大琪/攝影
尋親見面會現場。(王永航提供) 尋親見面會現場。(王永航提供)
謝梅琴( 圖中紅衣者)與母親劉白玉相擁。(尋親幫幫團提供) 謝梅琴( 圖中紅衣者)與母親劉白玉相擁。(尋親幫幫團提供)
謝梅琴(右一)在養母(紅背心者)陪同下回長樂和生父母團聚,左二為尋親團志工林財金。(尋親幫幫團提供) 謝梅琴(右一)在養母(紅背心者)陪同下回長樂和生父母團聚,左二為尋親團志工林財金。(尋親幫幫團提供)
尋親見面會現場。(王永航提供) 尋親見面會現場。(王永航提供)
尋親見面會現場。(王永航提供) 尋親見面會現場。(王永航提供)
來自美國各地的福建人正串連合作,透過平台協助隔海尋親;十幾位尋親多年的華人也擔任志願者,積極推廣。記者劉大琪/攝影 來自美國各地的福建人正串連合作,透過平台協助隔海尋親;十幾位尋親多年的華人也擔任志願者,積極推廣。記者劉大琪/攝影
32歲的謝梅琴(後排左一)是劉灼官與妻子劉白玉(後排左二)的親生女兒。(劉灼官提供) 32歲的謝梅琴(後排左一)是劉灼官與妻子劉白玉(後排左二)的親生女兒。(劉灼官提供)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