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56484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時代故事》是誰殺了華盛頓?

當年的馬車。 當年的馬車。
維農山莊綠草如茵。 維農山莊綠草如茵。

★活到當總統 幾乎是奇蹟

1789年,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宣誓就任美國首任總統時,一頭撲過白粉的白髮,使得57歲原本紅髮的他,看起來更成熟穩重。然而高大雄偉、志得意滿,神采奕奕的表面下,他已經有嚴重的重聽,也有嚴重的老花眼,聽不太清楚,也看不太清楚,還有滿臉的麻子和疤痕,而且牙痛得要命,所以當時的他應該並不快樂。而且從他的一生病史來看,能活到當上總統,幾乎就是一個奇蹟。

首先,從不會立即致命,卻可以令他痛不欲生的牙痛談起。就職當天,他的嘴裡只剩一顆牙齒,牙齦紅腫,他忍痛帶著一副使用多年的特殊假牙,緊緊的鋼絲彈簧卡在紅腫的牙床上,說話時嘎吱作響,連他的臉型都變了。今天美金一元紙幣上的華盛頓肖像,他的上唇和下唇腫脹凸出,露出一副笨拙與痛苦的表情。

其實他有許多副完整和部分的假牙,都是用人、牛、馬牙或象牙,甚至還保留了幾顆自己的牙齒作為假牙,鑲在含有鉛、錫、銅、或銀等合金材料上,而且當年的製作手藝粗糙,使得戴或不戴假牙都很不舒服。

由於長年轉戰各地,他常須要購買牙刷、刮牙器、假牙工具、牙痛藥物等等,所以華盛頓總是把他的牙齒問題當作國家機密來看待。但是在他的信件和日記裡,終其一生都經常提到牙齒酸痛、牙齒脫落、牙齦發炎、假牙不合適等等的痛苦。

在華盛頓生活的年代,1800年之前,歐洲少數菁英階層的人均壽命大約40歲,中國貴族的人均壽命只有37歲,而美國早期殖民地的預期壽命更不到25歲。如果扣除至少50%以上的早夭嬰幼兒之外,一般人能夠活到50歲都非常不容易,更何況他半生戎馬,出生入死,有多次被子彈打穿衣服和帽子的紀錄,都毫髮無傷。

★15歲感染白喉 命大沒死

但是他的一生之中,卻有非常多次幾乎病死的紀錄,得過許多次非常嚴重的傳染和非傳染病,包括:白喉(diphtheria)、瘧疾(malaria)、天花(smallpox)、結核病(tuberculosis)、肺炎(pneumonia)、痢疾(dysentery)、腮腺炎(Quinsy)、皮膚腫瘤(Carbuncle),和最後的會厭炎(Epiglottitis)則是造成他死亡的間接元凶。

白喉是一種人類自古以來就常見的傳染病,特別是兒童的死亡率高達80%。它首先是喉嚨痛,然後在喉嚨後面形成假膜,導致窒息。還會產生一種毒素,經過身體循環系統,造成心臟衰弱而死亡,好在成人的死亡率只有10%左右。而華盛頓可能在15歲(1747年)左右感染過白喉,命大沒死。而一直要到1890年代之後,才有白喉疫苗和治療的方法。如今在美國,每年只有大約六個病例,在台灣也非常少見,大都是發生在未接種疫苗的兒童中。

瘧疾在殖民地時期的維吉尼亞州是很普遍的疾病。17歲時的華盛頓第一次感染瘧疾,幾乎死去,而後,在他的一生中常有這樣的紀錄:「瘧疾症狀發作,發燒發冷,然後消失。」一直到1784年50多歲時才有機會接受治療,卻從來沒真正的治癒過,因為在去逝前一年,66歲時又再度發作。儘管現在有奎寧可以治療瘧疾,但是由於抗藥性的瘧原蟲猖獗,今天的瘧疾仍然不容易治癒,但是由於衛生條件大幅進步,美國的瘧疾病例也不多見。但是世衛組織估計2010年全球仍有2.19億個瘧疾病例,導致66萬人死亡,至今每年仍有數萬人死於瘧疾。

★19歲染天花 臉留下疤痕

兩年後,19歲的華盛頓感染天花(smallpox)。這也是一種非常嚴重的病毒傳染病,病癒後臉上會出現水泡性病變,當時只有三分之一的存活率。雖然華盛頓倖存下來,但在他臉上留下了嚴重的疤痕痕跡。而今除非一些生物恐怖分子擁有它,否則我們不會再看到天花。

同一年,華盛頓也得了結核病,在當時的殖民地,和後來的殖民地軍中兄弟們之間,都非常流行結核病,華盛頓的哥哥勞倫斯就是死於肺結核,35歲時再度發作。在那個年代,結核就像瘧疾一樣,偶爾沒有症狀,但是會時常不斷復發,而且是終生治不好的疾病。直到今天,無論發達或落後的國家,結核病都不曾斷絕,依舊威脅許多人們的健康。

四年後,當23歲的華盛頓還是英國的士兵時,一次在賓州與法軍作戰時,染上了嚴重的痢疾腹瀉。戰爭結束,他回到維農山莊(Mount Vernon)老家後,還繼續拉著肚子,虛弱無力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復元之後,仍不時復發。流行病學家也懷疑,那可能是先前結核病的後遺症腸道結核,引起他多次出血性腹瀉的主因。兩年後,再度復發嚴重的腹瀉,伴隨引發高燒和肺炎。

1779年春天,當他率領殖民地的革命軍駐紥在新澤西州時,華盛頓得到一種嚴重的「quinsy」病,他虛弱到擔心自己可能隨時會死。儘管現代人並不清楚1700年代「quinsy」這個字的具體含義是什麼,但是流行病學家相信,應該可以翻譯成腮腺炎或膿腫,症狀還包括發燒、肌肉痠痛、頭痛和疲憊,臉頰單側或雙側的腮腺部位會感到疼痛且腫脹。由於當年缺乏有效的治療方法,使得腮腺炎常有嚴重的併發症,包括腦膜炎、胰腺炎,也可能影響他後來的失聰和甚至可能會導致不孕的睾丸炎。

★總統任上 差點死於肺炎

在第一任總統任期的第二年,58歲的華盛頓曾經差一點死於肺炎。第二任總統任期的倒數第二年,也就是1795年,他的臉上長了一個皮膚腫瘤,可能是由鏈球菌或葡萄球菌引起的腫瘤,但是由於常年的軍旅生涯風吹日曬,所以也可能是一種致命的皮膚癌,至今沒有定論。而他的最後一張肖像畫上,臉頰有一道明顯的疤痕。

華盛頓結婚40年從未有子嗣,或許未必完全與「quinsy」有關,因為也有人認為可能是輸精管結核引起不孕。但是從他異於當時常人的高大身驅,大手、麻臉,加上某些人格特徵,甚至他的牙齒問題來判斷,儘管無法用測試DNA來確認是否有不正常的XYY染色體,但是華盛頓仍然有可能是克蘭費爾特症候群(Klinefelter's syndrome)患者。至少有些病理專家認為,這也是他婚姻無子女的可能原因之一。

於是有許多歷史學家甚至猜測,由於因為缺乏繼承人,使得華盛頓很難接受成為美國國王的提議,幸運的美國才有走向民主的機會。兩屆總統任期屆滿後,華盛頓也拒絕競選連任,他說:「我走在尚未踏實的土地上,我的所作所為將可能成為以後歷屆總統的先例。」他向美國人民解釋:「如果你們再繼續選我做總統,美國就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了。」而我寧願相信,這是他的真心話。

1797年3月4日,華盛頓從第二任總統退休後,帶著輕鬆的心情回到維農山莊。隔年,瘧疾再度發作,但是由於法國入侵,他被新總統約翰·亞當斯任命為美國陸軍的中將,那是當時軍中最高的階級,好在只是象徵性的任命,他並沒有真的再服役。

★冒雪外出 疑似得了感冒

在他退休後的兩年之間,或許因為已經習慣大小毛病不斷,他仍然自認為自己很健康,每天努力的工作。1799年12月12日,那天星期四,天空從清晨開始就一直下著小雪,喬治華盛頓一早就騎上馬,去視查廣達8000英畝(大約3200公頃)的農場,到下午3時轉成冰雨後才回家。當他回到屋內之後,沒有立刻換下一身的濕衣服,就開始讀報,接著吃晚餐。

第二天,儘管他一大早就開始喉嚨痛不舒服,而且下了一夜的雪,地面有三英寸的積雪,他還是在室外做了一整天的木工,到了傍晚,他的聲音開始變得越來越沙啞。他仍然不以為意,也沒有提早休息。到了凌晨2時左右,感到呼吸困難而醒來時,華盛頓還想吃一些混合糖漿,黃油和醋的藥物來舒緩喉嚨痛,但是很難吞嚥,差一點讓他噎死。於是他命令維農山莊的工頭奧賓羅林斯(Albin Rawlins)替他「放血」(bloodletting),當時就放了幾乎一品脫(約半公升)的血。

在西方和中東的古代醫學裡,有一種體液學說,認為如果體液在人體內失去平衡,則會導致疾病。所以「放血」是自古代到19世紀末,外科醫生最常實施的治療手段,用以治療、預防或診斷疾病。

第二天一大早,當三位醫師Dr. James Craik, Dr. Gustavus Brown and Dr. Elisha Dick.趕到山莊,先讓他用醋和鼠尾草茶漱口。但是當年醫師的知識,可能還遠遠不如今天一般人的常識,他們會診之後,居然同意繼續放血,於是再度為他放血。

如果讓現代的醫師去診斷華盛頓的症狀,很可能會判斷是由流行性感冒嗜血桿菌(Haemophilus influenza)引起的喉嚨發炎,今天有很好的抗生素可以用來對抗這種細菌。就算是病毒引起的流行性感冒,流感疫苗也可以有效地預防感染,以及用克流感藥物減緩症狀。嚴重時也可用呼吸器輔助治療,甚至可以氣管切開術,來幫助病人呼吸,而「放血」絕對不會是治療的選項。

★放血逾兩公升 當晚過世

後來的紀錄顯示,「在12小時內,華盛頓被放了四次血,總共抽出了大約80盎司(超過兩公升)的血液」,這是成人體內35%的血液。當天晚上,也就是1799年12月14日晚上,華盛頓在維農山莊過世。

所以,到底是誰殺了華盛頓呢?病毒、細菌、工頭、醫師、還是他自己!

從他的一生病史來看,能活到67歲才去世,根本就是奇蹟。誰殺了華盛頓已經不重要,因為有了他的奇蹟,才有機會創造未來美國200多年的民主基礎,可以說是上帝的恩典,或許也是老天爺的垂憐。更不得不感恩上蒼,讓我們生活在現代的衛生和醫療環境中,真的太幸福了。

從山莊欣賞波多馬克河景。 從山莊欣賞波多馬克河景。
美國國家肖像畫廊裡的鎮館之寶,華盛頓的上下唇腫脹突出,露出一副笨拙與痛苦的表情。 美國國家肖像畫廊裡的鎮館之寶,華盛頓的上下唇腫脹突出,露出一副笨拙與痛苦的表情。
彩色玻璃講述華盛頓一生故事。(圖皆為作者所提供) 彩色玻璃講述華盛頓一生故事。(圖皆為作者所提供)
現場的考古人員。 現場的考古人員。
華盛頓的家——維農山莊。 華盛頓的家——維農山莊。
當年的製作手藝粗糙的假牙。(取材自維農山莊網頁)
當年的製作手藝粗糙的假牙。(取材自維農山莊網頁)
考古現場說明。 考古現場說明。
維農山莊維護得很好。 維農山莊維護得很好。
遊客中心上的名牌。 遊客中心上的名牌。
華盛頓一家四口雕像。 華盛頓一家四口雕像。
18世紀的廚房。 18世紀的廚房。
山莊後的波多馬克河。 山莊後的波多馬克河。
華盛頓的生平事蹟。 華盛頓的生平事蹟。
當年黑奴的床,都很狹小。 當年黑奴的床,都很狹小。
波多馬克河上還有碼頭。 波多馬克河上還有碼頭。
牆上寫著華盛頓的名言。 牆上寫著華盛頓的名言。
艷陽下的維農山莊。 艷陽下的維農山莊。
山莊後面的考古現場。 山莊後面的考古現場。
考古現場仍有樹蔭遮蔽。 考古現場仍有樹蔭遮蔽。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