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56453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迷上濾鏡修圖 會導致「畸形恐懼症」?

社交網站上的個人照片。(美聯社) 社交網站上的個人照片。(美聯社)
許多人常在社交網站上傳修圖或添加濾鏡後的美照。圖為社群網站Snapchat推出附加攝影機的太陽眼鏡。(Getty Images) 許多人常在社交網站上傳修圖或添加濾鏡後的美照。圖為社群網站Snapchat推出附加攝影機的太陽眼鏡。(Getty Images)

受到廣大網友喜愛的社群網站,從Snapchat到Instagram等在內,都提供可以讓自拍照片裡的人物可以變年輕、變美麗的五花八門濾鏡(filters)功能。然而,透過濾鏡達到修圖效果的流行風潮,不只讓使用者在虛擬網路世界體驗成為帥哥美女的乾癮,近年來越來越民眾直接登門拜訪整形醫師,請求醫師動刀為自己打造一張全新臉孔,就像使用濾鏡之後照片所呈現的面貌一樣。沉迷於濾鏡修圖是否導致厭惡真實自我的 「身體畸形恐懼症」,如今已經引起專家學者討論。

細說醫學界對於「身體畸形恐懼症」(Body Dysmorphic Disorder,簡稱BDD)的診斷,最早可以回溯到1891年。當時義大利醫師兼都靈大學(University of Turin)學者莫斯利(Enrique Morselli)發明「畸形恐懼」(dysmorphophobia)一詞。美國精神醫學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在1987年把「畸形恐懼」列為一種「障礙」(disorder),登錄於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當中。

臨床診斷中,某些「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其實擁有非常迷人的外表,但在他們自己的眼中,卻認為自己有著嚴重缺陷,為此耿耿於懷,渴求能揮別這些不完美的身體特徵。狀況嚴重的患者,則認為自己非常醜陋,對產生重度自我厭惡,而且害怕旁人眼光,總以為外人帶有嘲笑及羞辱的惡意。受到心態扭曲與誤解的影響,結果導致無法擁有正常的社交互動,甚至選擇完全自我封閉,拒絕與任何人打交道。

對於某些狀況嚴重的「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來說,尋求精神醫師治療是一個極為痛苦的過程,因為他們對於自己內心的恐懼與黑暗想法,實在難以啟齒。在少數案例當中,患者則堅信與其接受醫師輔導,讓自己必須接受醫師規勸,去相信「外貌其實正常」的說詞,還不如繼續生活在這種恐懼症的陰影之中,因為他們所深信不疑的「事實」就是,自己外貌絕對是有問題且不完美,肯定是遭人唾棄的。

●濾鏡除瑕疵 明星也愛用

許多現代人的日常生活,一舉一動都離不開社群網站,出外旅遊要來張自拍,享用美食要來張自拍,買了新衣服也要來張自拍,上傳到社群網站與人分享。臉上青春痘、皺紋、皮膚暗沉等小缺點,只要動動指頭,按下濾鏡功能,在照片裡通通都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希望擁有像漫畫卡通人物角色一樣的水汪汪大眼睛,或者想要擁好萊塢女星安琪琳娜裘莉(Angelina Jolie)的招牌性感豐唇,只要濾鏡功能出馬,幾秒鐘之內就能如願以償。

修圖濾鏡到底有多熱門,從多位女明星也是愛用者的實例可見一斑。社交名媛芭莉絲希爾頓(Paris Hilton)曾在Instagram發布自己變成有著卡通人物大眼睛的照片。影歌雙棲女星珍妮佛洛佩茲(Jennifer Lopez)也曾在Instagram分享透過修圖濾鏡改變自己的臉頰輪廓的照片,還自喻為「小鹿斑比」(Bambi)。

在Snapchat或Instagram還沒興起之前,早年如果想要透過修圖改變相貌,通常是明星或模特兒才有辦法享受的專利,例如讓這些明星或模特兒出現在平片廣告、雜誌封面的照片,在修圖之後變得更加美豔動人。隨著這些社群媒體蓬勃發展之後,修圖已經從過去的遙不可及,變成人人皆可輕易取得,任意使用。

過去幾年,越來越多民眾拿著使用濾鏡功能修圖後的自拍照片,給整形醫師做為參考依據,希望自己的面容能經過「大翻修」之後,從此在真實世界便能夠擁有影中人那般的夢幻美貌。

福斯新聞網(Fox News)今年初報導指出,在紐約市執業的整形醫師舒爾曼(Matthew Schulman)首先以「快照畸形恐懼症」(Snapchat Dysmorphia)一詞,來定義這種已經讓整形醫師見怪不怪的現象。

沉迷於使用濾鏡功能的自拍美照,將對使用者產生何種心理影響,曾出版「病態之美:對外貌過度執迷的文化如何傷害少女與婦女」(Beauty Sick: How the Cultural Obsession with Appearance Hurts Girls and Women)著作的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心理學教授芮妮‧英葛林(Renee Engeln)分析,想要擁有完美無暇的肌膚,並不是社群媒體發達之後才出現的現象,社會大眾的審美觀也沒有因為社群媒體普遍化而出現改變,只是受到新興科技的影響,美麗無以倫比的影像,在現今社會變得相當廣泛。

她表示,如今沉迷於濾鏡修圖的使用者可能面臨的問題在於,對於自己究竟長什麼樣子,失去了真實的認知,但對於這種認知誤差,目前在社會上獲得的討論卻不多。

●社群的自己 看起來更美

英葛林進一步指出,長久以來,某些患者會以媒體上看到的模特兒完美形象當做自我檢討與比較的指標,但現在出現的狀況則是,有些患者每天都拿自己的真實面貌,與自己發布在社群網站那些經過刻意或不經意修圖美照裡的虛擬自我來對比一番。她表示,對某些患者來說,這種作法無疑是在日常生活中,為自己添增失望感受的另一層壓力。

她指出,對於某些民眾來說,真實與虛擬相互混淆的狀況,已經嚴重到另一種層次,那就是當他們看著鏡中的真實自己時,會對自己的真實臉孔出現一種無法產生聯結的疏離感,或者對於自己的真實面孔感到驚訝詫異。

英葛林分析,婦女經常在社會上面臨著不曾間斷的壓力,被要求必須符合某種審美標準,而當某些女性迫於壓力,開始確實朝向某個審美標準邁進時,則又會受到他人揶揄及嘲笑;雖然許多人都希望社會風氣能夠進步,能讓大家盡量以真實自我呈現在世人眼前,但從現實角度來看,困難度卻已經變得越來越高。

某些無法接受「真實面貌」的民眾,近幾年紛紛選擇尋求整形醫師協助,希望讓那張出現在修圖美照裡的虛擬美貌,從此能變成自己的真正樣貌。舒爾曼接受哈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訪問時說,如今幾乎所有人都在使用修圖濾鏡,「有些人會直接拿這這些照片來找我,並跟我『嘿,這就是我想要整形的模樣』」。

舒爾曼進一步指出,最常看到患者提供的照片,是透過修圖軟體把皮膚變光滑,並且把臉上的小缺點通通遮住的美照。他說,患者用這些美照當做想要整形的標準,由此可見他們基本上所追求的目標,就是把臉部皮膚的斑點去除,不管是細紋或皺紋則希望變得通通看不見。

另外,舒爾曼說,不少患者希望眼睛變得像濾鏡效果呈現的那樣放大,這就需要進行眼皮手術或者肉毒桿菌素注射(Botox Injection)。

●常看修圖照 更容易自卑

同樣也在紐約執業的臉部整形醫師蜜雪兒‧亞高達(Michelle Yagoda)指出,如果經常看到的是自己經過修圖之後的自拍美照,可能因此讓人變得失去自信,對自己產生負面看法。不過,她也表示,會出現這種心態的民眾,人數其實不多。

亞高達說,只要是把缺點遮住、讓照片變得趨於完美的修圖,就會影響人際之間的彼此看法,也會影響使用者對於自己的看法,但更值得注意的關鍵在於,這種因為修圖而產生的「快照畸形恐懼症」,受害人數可能還是遠遠不及典型的「身體畸形恐懼症」人數。根據統計,在全美民眾當中,約有1.7%至2.4%人口患有「身體畸形恐懼症」。

至於民眾對於整形的不切實際期望,舒爾曼指出,他寧可患者拿著經過修圖的自拍美照來當做整形標準,也不要患者拿著明星的照片來要求整形變成有一張「明星臉」,「因為前者至少是用自己本身做為基礎,比拿著安琪琳娜裘莉照片到診所來說『我想要變成跟她長得一樣』更為實際」。

從整形手術本身來看,舒爾曼指出,患者必須具備清楚認知,雖然接受一模一樣的手術,但在不同患者身上可能會出現不樣的結果,而且整形手術也不可能讓某人的一生從此得以改變。

他表示,前來要求整形的患者當中,約有25%會被他拒絕,每個案例都有不同理由,例如必須評估患者提出的要求究竟是否可行,是否安全,「較為複雜的部分還包括,我會想辦法去了解,這些民眾之所以希望整形,是不是基於正當理由」。

因為更喜歡修圖後的自己,不少人找上整形醫師。(路透) 因為更喜歡修圖後的自己,不少人找上整形醫師。(路透)
年輕人喜歡在社交網站表現自我。(Getty Images) 年輕人喜歡在社交網站表現自我。(Getty Images)
好萊塢女星安琪琳娜裘莉擁有性感豐唇,是許多人整形的目標。(美聯社) 好萊塢女星安琪琳娜裘莉擁有性感豐唇,是許多人整形的目標。(美聯社)
芭莉絲希爾頓曾在Instagram發布自己變成有著卡通人物大眼睛的照片。(取材自Instagram) 芭莉絲希爾頓曾在Instagram發布自己變成有著卡通人物大眼睛的照片。(取材自Instagram)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