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55412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大麻替代 解決鴉片藥危機

黃美穎建議用大麻代替鴉片藥,解決美國的鴉片藥物危機。(黃美穎/提供) 黃美穎建議用大麻代替鴉片藥,解決美國的鴉片藥物危機。(黃美穎/提供)
黃美穎認為,大麻是危險性最小的娛樂藥物。(美聯社) 黃美穎認為,大麻是危險性最小的娛樂藥物。(美聯社)

紐約州認證的大麻照顧醫生黃美穎(Dara Huang)指出,美國的鴉片類藥物(opioid)成癮已成國家公共衛生危機。統計顯示,每天有超過115人死於鴉片類處方藥過量,預計未來十年將殺死近50萬美國人。這些人主要依賴鴉片類藥物止痛。她建議,可以使用醫用大麻對抗美國鴉片類藥物成癮,並解決這一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

她說,酒精和菸草都是合法藥物。但是與大麻相比,它們都會讓人上癮,終身依賴,危害更大。「可以說,大麻是危險性最小的娛樂性藥物,從來沒有因大麻過量而死亡的案例。」

●減輕疼痛 大麻優於鴉片

黃美穎說,研究人員在大麻植物中發現了400多種不同的化合物和65種植物大麻素,其中主要成分是THC和CBD。THC為δ-9-四氫大麻酚,而CBD也稱大麻二酚。THC可以改變大麻的心理效應,而CBD沒有精神作用,其主要優點是模擬人體內自然產生的內源性大麻素(endocannaboinoids),保持體內平衡。CBD已被有效地用作止痛劑、抗驚厥藥和抗炎藥,以緩解慢性疼痛、預防癲癇發作並減少炎症,而沒有其他副作用。THC也有很多醫療好處。

大麻素由不同成分協同工作,產生治療效果,這個現象被稱為隨從效應(entourage effect)。高比例的CBD產品通常更有效地治療炎症和神經性疼痛、癲癇發作和痙攣,而CBD與THC比例較低的產品用於治療傷害性疼痛、失眠和刺激食慾。由於隨從效應的影響,CBD在治療所有這些疾病方面至關重要。

她表示,治療疼痛和炎症很複雜,通常由藥物和非藥物的組合來治療。疼痛的原因之一是由於身體缺乏內源性大麻素,不能緩解疼痛和減少炎症。CBD可以補充人體內源性大麻素缺乏和作用於大麻素受體。這些大麻素受體遍布全身,與鴉片受體不同。CBD可以用於治療疼痛和減少鴉片類藥物的使用。

許多人依靠鴉片類藥物止痛。在她的醫療實踐中,她添加了CBD,與現有的藥物治療方案相結合,用於疼痛控制。然後,她調整劑量,逐漸減少患者的鴉片類藥物,並最終使用CBD作為主要的治療藥物,來減輕他們的疼痛。

黃美穎是曼哈頓第一個大麻照顧醫生。圖為她與大麻醫用之父Raphael Mechoulam博士合影。(黃美穎/提供) 黃美穎是曼哈頓第一個大麻照顧醫生。圖為她與大麻醫用之父Raphael Mechoulam博士合影。(黃美穎/提供)

她說,實驗模型顯示,大麻的醫療好處包括鎮痛、抗增殖、抗驚厥、抗精神病、抗氧化、抗炎、保護神經、調節免疫等。隨著進一步的研究和開發,大麻是治療慢性疼痛、癌症、多發性硬化症和癲癇等疾病的有益藥物,而不會引起不良副作用。對於接受化療的癌症患者來說,它可以預防噁心和刺激食慾。對於患有慢性疼痛的患者來說,儘管服用了鴉片類止痛藥,仍然有疼痛,患者可以服用大麻止痛。

大麻就是一種植物藥,使用大麻止痛在中國有5000多年的歷史,它被用作手術麻醉劑,在醫書「本草綱目」曾有記載。不幸的是,由於中國鴉片戰爭的歷史和美國的禁毒運動,許多華人害怕使用可能成癮的物質。「這很具有諷刺意味。」

●使用大麻 白人女性最多

黃美穎說,統計顯示,使用娛樂大麻的非裔和白人人數相似,大約為12-15%,但非裔男性是白人男性被捕的四倍。大約2-3%的亞裔使用娛樂大麻。2016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在紐約的早期合法使用醫用大麻者中,白人占81%,西語裔為9.3%,非裔占4%。39%的家庭每年收入超過8萬元,60%的人擁有大學或研究生學位。「使用者主要是收入較高、受教育程度較高的白人女性。」

紐約州醫用大麻計畫缺乏中文材料,故華人社區多不了解。黃美穎最初在法拉盛開業,治療腎病,後來搬到曼哈頓唐人街。「許多華人患者認為我是腎病醫生。」在她的患者中,大部分醫療大麻患者都是中老年人和白人。「患者多數直接從Sloan Kettering癌症醫院、康奈爾和紐約大學等醫院轉診過來,而且來自全美各地。」但是,若是談到大麻,情況並非如此。她說,大多數華人醫生都不了解這種替代療法背後的科學以及不斷變化的法律。

她說,紐約州醫用大麻經過嚴格的監控和管理,以確保產品的質量。醫用大麻僅用於藥物治療,並且以油的形式出現,以三種方式使用:一、滴入口腔;二、吞服膠囊;三、吸入蒸氣。而娛樂大麻被添加到各種甜點或糖果中,以「食物」方式被吸入或攝入。

許多州允許醫用大麻被吸食或以食品的形式出現,但紐約州不允許。「對於從未嘗試過醫用大麻的患者,我通常會推薦使用酊劑或口腔噴霧劑,因為它對控制疼痛非常有效。」為了娛樂目的,大麻植物已被改良成產生含有高含量THC的植物以引起快感,這與用於治療疾病的醫用大麻產品截然不同。

許多病人支持大麻醫用。(美聯社) 許多病人支持大麻醫用。(美聯社)

她堅持自己的醫療實踐,將醫用大麻作為治療計畫的一部分,用於治療慢性疾病。「我認為,醫生開醫療大麻,首先要了解患者的醫療需求,並且使用醫用大麻(包括CBD主導產品)作為輔助治療選項,這一點非常重要。」

●大麻影響 學界存在爭論

紐約內科醫生劉季高說,過去,媒體報導吸食大麻的壞處較多,說大麻影響人們專心做事,如導致記憶力下降,學習和聯想的能力變差,學生成績不好,甚至還會發展成精神分裂症。如果孕婦吸食大麻,就會影響到胎兒,母乳餵養還會影響到胎兒出生以後。「其實,這些都是小規模的研究,說服力不夠。」不過,現在看來這些影響不是大問題。

大麻是美國最常用的非法藥物,在年輕人中的使用非常普遍。在2015年,超過1100萬18至25歲的年輕人在過去一年使用過大麻。不過,國家衛生總署(NIH)和國家藥物濫用研究所(NIDA)卻認為,大麻(marijuana)是一種比古柯鹼(cocaine,可卡因)更危險的藥物。它在介紹大麻的文章中表示,大麻是大麻或大麻類植物的葉子、花朵、根莖和種子,該植物中含有改變思維的化學物THC和其他類似化合物。不過,該文也表示,「現在,越來越多的州將大麻合法用於醫療用途或娛樂用途,可能會影響這些觀點」。

文章說,大麻對大腦有短期和長期的影響。短期效應是,當一個人吸大麻時,THC很快從肺部進入血液,然後血液將化學物質帶到大腦和其他器官。在吸收或飲用THC時,人體吸收更慢。在這種情況下,吸食者通常會在半個小時到一小時後感受到效果。THC作用於特定的腦細胞受體,通常與天然THC物質反應類似。

大麻過度激活受體數量最多的大腦,導致人們感覺到興奮。其他影響包括:改變感官(如看到更明亮的顏色)、改變時間觀念、導致情緒變化、身體運動受損、出現思考和解決問題的困難、記憶力受損、幻覺、妄想及精神病等。

病人申請醫用大麻,需要州政府批准。圖為賓州大麻卡。(美聯社) 病人申請醫用大麻,需要州政府批准。圖為賓州大麻卡。(美聯社)

長期影響包括也影響大腦發育。當人們青少年期開始使用大麻時,藥物可能會損害思維、記憶和學習功能,並影響大腦在建立這些功能所必需的區域之間的聯繫。研究人員仍在研究大麻的效果持續多久,以及某些變化是否會持久。例如,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研究人員對紐西蘭的一項研究表明,開始大量吸食大麻並且持續使用大麻的人在13至38歲之間平均失去了8個智商點,其能力並沒有完全恢復。但成年人吸食並沒有顯示出明顯的智商下降。

在另一項關於雙胞胎的研究中,使用大麻的人顯示,在青春期和成年早期之間,一般知識和語言能力顯著下降(相當於4個智商點),但使用大麻在雙胞胎之間沒有發現可預測的差異。這表明,大麻使用者的智商下降可能是大麻以外的其他因素導致的,包括共同的家族因素,如遺傳因素、家庭環境等。

一項研究發現,大約20%的24歲及以下孕婦篩選出大麻陽性。懷孕期間使用大麻與降低出生體重以及嬰兒腦部和行為問題的風險增加有關。如果孕婦使用大麻,藥物可能會影響胎兒大腦的某些部位發育。與未接觸大麻的兒童相比,在子宮內接觸大麻的兒童的注意力、記憶力和解決問題的風險在增加。一些研究還表明,若是哺乳婦女經常使用大麻,其母乳中THC可以達到影響寶寶大腦發育的程度。但是,若要證實需要更多的研究。

紐約麻醉痛症專家李尉崧醫生表示,多數醫生包括他在內都不支持娛樂大麻合法,教育界也不支持娛樂大麻合法。「我知道的是,大麻增加年輕人死亡率和家庭悲劇。」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