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54168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小費工人時薪 調漲與否兩難

一些餐廳工人指出,一旦調漲小費工人的時薪,取消「小費抵薪」,將迫使餐廳付更多工資,提高菜單價格,小費也可能消失。(Getty Images) 一些餐廳工人指出,一旦調漲小費工人的時薪,取消「小費抵薪」,將迫使餐廳付更多工資,提高菜單價格,小費也可能消失。(Getty Images)
上司安排上工的時段客人多或少,對服務生的小費和收入大有影響。(Getty Images) 上司安排上工的時段客人多或少,對服務生的小費和收入大有影響。(Getty Images)

崔西.布瑞索(Tracy Bresseur)在密西根州皇家橡樹市Leo's Coney Island餐館擔任服務生,工作時間為每天上午6時到下午2時,一周五天。雖然她每小時的薪資僅3.52元(這是密州對小費工人制定的最低薪),但是因為有小費,每周還能拿回家500元。

不過最近這名育有兩名子女的46歲母親,生活比較辛苦。布瑞索的餐館附近正在施工,導致上門顧客減少。她全時間工作的薪資,縮減成每周250元左右。布瑞索表示:「我的房東可不管餐館後面正在施工,他還是要收房租。」

聯邦勞工部最近決定擱置允許雇主使用某些員工小費的提案,維權人士和工人聞訊歡慶。修改後的法令允許把小費分給不拿小費的工人,例如廚師和洗碗工,但是經理或雇主則不能分小費,而且分小費只適用於所有工人都領餐館所在地區的常規最低薪,而不是一些小費工人所領的更低時薪。

•2.13元 22年未漲

現在,勞工權益人士把注意力轉移到大家較熟悉的抗爭:完全廢除小費工人的薪資。儘管幾十年來聯邦最低薪緩慢上升,目前為7.25元,但是小費工人的聯邦最低薪,卻從1996年以來就凍結在2.13元。一些州調漲了小費工人薪資,但只有七州保證所有工人都領相同的最低薪。

全國各地,都有人在推動「統一公平工資」(One Fair Wage)運動。紐約州長葛謨今年宣布,將針對廢除小費工人較低時薪舉行聽證。密西根和華府也在考慮,為所有員工制定相同的最低薪。柏克萊加州大學「薪資與就業動態中心」主席兼經濟學者西薇亞.艾樂格瑞托(Sylvia A. Allegretto)說,她從未看過提高小費工人時薪受到如此多的注意。

「全國餐館協會」副會長席瑟莉.辛普森(Cicely Simpson)則認為,小費工人的薪資是公平作法,「服務生經常因提供的服務,賺的錢遠超過最低薪」。

•兩級薪制 助長貧窮

不過,所謂「兩級薪資制」的批評者指出,該制度使小費工人承受不成比例的貧窮和財務不確定。很多人也許認為,小費工人在客人用餐後可拿到好幾張20元鈔票,但這比較可能在高檔餐館看到,而絕大多數工人都在大型連鎖餐館,如Denny's和 Applebee's工作。

經濟政策研究所和柏克萊加大2014年的報告顯示,約13%的小費工人陷於貧窮,而非小費工人陷於貧窮的比率僅6%。這些問題可能因更多工人將在餐廳討生活而加劇,艾樂格瑞托指出,私人企業的雇用從1990年到2016年成長 33%,但在這同一時期,全服務餐廳的工人增加一倍。

勞工部預測,從2016年到2026年餐飲工作將增加 14%,快於所有職業的平均。艾樂格瑞托說:「這些工作愈來愈多,成為整體經濟更重要的一部份。我們不僅必需詳細審視如何提高薪資,也要規畫如何提高這些工作的品質。」

•變數太多 收入不穩

小費工人拿回家的工資可能每周變更,因為有很多因素不在他們控制之下,這一點和多數員工不同。不受控制卻能影響小費工人工資的因素,包括天氣、或是上司安排輪班的時間客人多或少。經濟政策研究所的經濟學者海蒂.施霍茲(Heidi Shierholz)表示,有時小費賺得多,有時連吃飯都很難,意味收入不穩定、難以預測。

經濟政策研究所和加大的報告指出,所有員工的時薪約為16元,但是小費工人的時薪僅10元。在紐約市曼哈頓西村擔任服務生和酒保的古爾柏(Erik Gullberg)就說:「我從來不能確定周末的薪水支票是多少錢。一個周六晚上生意清淡,就能拖累整周所得,只能在餐廳搭伙。」

根據聯邦法令,拿小費時薪的工人,加上小費後,拿到的錢至少要相當於最低薪。但是權益人士和工人說,通常並非如此。施霍茲表示:「如果小費賺的不夠多,員工不大可能向雇主說,我拿到的錢未達最低薪,你應守法。」

即使真的去找老闆講,問題還是存在。密西根服務生布瑞索,談到服務餐館客人幾十年來與上司的對質,「他們完全聽不進去,有些上司會說,不滿意就到其他地方工作,餐廳也沒賺多少錢」。

•沒有福利 不敢生病

工人權益組織「餐廳聯合機會中心」會長傑亞拉曼(Saru Jayaraman)認為,依賴小費,無法照顧自己,也無法獲得福利。雖然70%的私人企業員工獲提供健保,但是這個比率在餐飲服務業僅為30% 。64%的私人企業員工獲得退休福利,但只有 27%的餐飲業員工有此福利。

紐約市服務生古爾柏說:「我完全不敢想退休,在餐廳工作的每個人都是月光族。」只有23%的餐飲業工人可享有薪病假,29歲的服務生克絲蒂 .艾斯奇(Kirsti Esch)則稱,即使生病,她也請不起病假,「我記不得最後一次請病假是什麼時候,我必需上班」。

然而,並非所有服務生都支持提高小費工人時薪。在紐約上州餐廳工作16年的艾曼達.布若德瑞克(Amanda Broderick)就稱,這個作法對服務生沒有幫助,只會摧毀地方經濟。紐約上州的一般最低時薪是10.40元,小費工人則為7.50元。很多工人說,加上小費後,他們可賺到的錢遠高於最低薪。而且這種作法讓利潤微薄的餐廳,為每名員工每小時省下2.90元的「小費抵薪」(tip credit)。

•小費抵薪 創造三贏

餐廳工人指出,一旦把小費工人時薪提高與一般最低薪相同,就會取消「小費抵薪」,迫使餐廳付更多工資,同時可能降低工人收入,因為小費可能消失,導致勞動力和餐廳服務衰退,上門消費的客人卻得付更高價格。

布若德瑞克說,在餐飲業工作最好的事就是建立關係,提供良好服務而獲犒賞,「我知道工作愈勤奮,賺的錢就愈多」。布若德瑞克最近買了一棟湖濱房子,雖然開車到她上班的Saratoga Springs要45分鐘,但是她認為很值得,因為上班時間有彈性,同事都很認真,她賺的錢支付房貸,「很多餐廳工人目前所得高於最低薪,小費抵薪的作法幫助餐廳付較低薪資,菜單價格也不漲」。

緬因州2016年11月公投通過調漲一般最低薪和小費工人的最低薪。但是實施不久後,小費工人開始抱怨所得降低,因為客人給的小費減少。州議員於2017年6月以110票對37票通過推翻公投結果。

小費工人的聯邦最低薪,從1996年以來就凍結在2.13元,遠低於一般最低薪。現有許多人提倡,為所有員工制定相同的最低薪。(Getty Images) 小費工人的聯邦最低薪,從1996年以來就凍結在2.13元,遠低於一般最低薪。現有許多人提倡,為所有員工制定相同的最低薪。(Getty Images)
很多服務生說,加上小費後,他們可賺到的錢遠高於最低薪,所以不支持提高小費工人時薪。(Getty Images) 很多服務生說,加上小費後,他們可賺到的錢遠高於最低薪,所以不支持提高小費工人時薪。(Getty Images)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