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51287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齊白石快追上畢卡索 中國搶攻藝術市場

佳士得中國區主席蔡金青(中)認為,21世紀藝術市場中心在中國。(陸怡雯/攝影) 佳士得中國區主席蔡金青(中)認為,21世紀藝術市場中心在中國。(陸怡雯/攝影)
畢卡索油畫「阿爾及爾女人(O版),2015年拍出1.79億美元。(佳士得官網) 畢卡索油畫「阿爾及爾女人(O版),2015年拍出1.79億美元。(佳士得官網)

「如果說19世紀的藝術品市場屬於英國,20世紀屬於美國,21世紀則屬於中國。」在紐約亞洲藝術周的一次講座上,佳士得中國區主席蔡金青如是說。處在一個中國文物藝術品市場風雲際會的年代,聽眾為了共同的好奇聚集在一起:富起來的中國人,究竟有多熱愛他們自己的藝術創造,又會如何表達這一熱愛呢?

座下不乏藝廊老闆和骨董商。熟悉的華人面孔則有貝氏家族成員—貝聿銘的蘇州博物館、香山飯店等建築作品,與新石器吳文化文物、五代越窯瓷器,直至20世紀抽象派趙無極壁畫的珠聯璧合,是足以讓世人認知中式美的藝界美談。

土豪撒金 海拍中國文物

講座後不久,密集的紐約春拍回答了這一問題。蘇富比「中國書畫」專場的一幅前傳顧閎中「鬥雞圖」,以高於最低估價近十倍的68萬4500元成交、買家身分尚不得而知,而講座上藏家John Mccann早已親歷證明,他在紐約蘇富比和佳士得所見中國主題專場,「通常有超過一半買家來自中國。」

去年春拍,在來自大陸買家的激烈競價下,紐約佳士得創紀錄地從「中國主題」收穫總成交額3億3270萬元。首拍專場「藤田美術館藏中國古代藝術珍品」, 31件拍品斬獲2億6000多萬元成交價。幾件商周青銅器兩、三千萬的成交價,用蔡金青的話說,好比成熟市場「立體派畢卡索、印象派莫內的價位」。乾隆御藏專書「石渠寶笈」著錄的唐人韓幹「馬性圖」,以高於最高估價24倍的1707萬7500元成交;南宋陳容「六龍圖」,更是在120-180萬美元估價上,斬獲4896萬元的成交價。

2015年,紐約佳士得推出人稱「中國骨董教父」、「明代之王」的安思遠(Robert H. Ellsworth)私人珍藏拍賣會,包括家具、雕塑、瓷器、佛像、擺件等約1400件文物無底價拍賣,在遠超估價的部位以1.5億元成交。「四把明椅,就拍得970萬元。」蔡金青說,來自24個國家的競拍者,八成是中國人。

其中一位,是被彭博社評作「中國最俗氣億萬富翁」的上海人劉益謙。與神祕中國買家的整體形象不同,劉益謙常以高調、任性著稱。他出490萬元拍下安思遠喜置床頭的11-12世紀西藏青銅坐像,在社交媒體展示僅穿內褲模仿其坐姿的合影。2014年,他花2.8124億港元(時約3600萬美元)在香港蘇富比春拍中,買下明成化鬥彩雞缸杯。洛杉磯時報形容這隻打破當時中國瓷器全球拍賣紀錄的杯子,「周長約3吋,不夠裝一杯早餐咖啡」。而劉益謙用它來喝茶慶祝的照片,一時流傳甚廣,引人驚呼「土豪」!

劉益謙拍下明永樂唐卡,促成文物回歸。(陸怡雯/攝影) 劉益謙拍下明永樂唐卡,促成文物回歸。(陸怡雯/攝影)

蔡金青則在同一年的香港佳士得秋拍,代表劉益謙競得美國私人藏品「明永樂御制紅閻摩敵刺繡唐卡」。「一般的競拍一、兩分鐘也就結束了,而這幅長3米寬2米的15世紀珍品,前後耗時22分鐘才拿下。」3億4844萬港元的成交價,再次締造「劉氏神話」。

根據中國文化市場網數據,2017年全球共42件中國藝術品突破億元大關。活躍在倫敦、紐約、東京、香港等地拍場的中國買家,全球撒金、高溢價競買的直接效應是,托舉了中國文物藝術品的國際價位。

中國市場 力拚全球第一

中國境內的火爆程度也毫不遜色。蔡金青說,從2006年,中國只占全球藝術品市場份額的5%,到2011年首超美國,占全球藝術品市場份額第一位。隨後幾年,市場擠出一些泡沫而有所回落。不過,美國老牌霸主的地位眼看受到衝擊。注意到藝術品市場中心由西轉東這一趨勢,佳士得2013年在上海開設了拍賣中心。

2014年,蔡金青在第五屆中國藝術品市場高峰論壇上發言說:在全球藝術品市場660億美元的份額中,佳士得成交量為70億美元,「這裡面來自亞洲有28%的價值貢獻」。她提到中國很多新興的藝博會、博物館,既同國際市場聯結,又受國家鼓勵發展,像南京企業蘇寧環球集團的蘇寧藝術館,上海藏家劉益謙王薇夫婦創辦的龍美術館,印尼華人創辦的余德耀美術館等。

從莫迪利亞尼的油畫,蘇軾的功甫帖,到紫檀雕花龍椅…劉益謙夫婦的收藏口味東西古今,品類豐富。不過王薇較專注於收藏1950-60年代中國革命題材油畫。2005年嘉德北京秋拍會上的一次敗北令她頗不甘心,當時,三個舉牌的中國人眼睜睜看著920萬元報價落槌,讓瑞士人烏利.希克(Uli Sigg)買走了陳衍寧油畫「毛澤東視察廣東」。多年後,她從希克手中高價購回這幅畫。這位在外有「紅色油畫收藏第一人」名號的收藏女豪,在大手筆橫掃拍場的先生眼中,更是愛藝術品到「不問價格」,沒有錢的概念。

在中國文物藝術品二級市場的兩個主要經營者—保利和嘉德的大陸拍場上,頻頻能見到中國藏家在家門內創造過億拍價的奇蹟。2016年北京嘉德秋拍,張大千摹古精品「巨然晴峰圖」從5800萬元起拍,最終以1.035億元人民幣成交,成為張大千第四件過億拍品。隨後的北京保利秋拍,為了即將開館的蘇寧藝術館,蘇甯集團創始人之一張桂平以3億多元人民幣成交價,競得元代畫家任仁發畫作「五王醉歸圖卷」,讓當年中國藝術品的全球最高成交紀錄,落在中國境內。

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去年拍出9.315億元人民幣,成為全球最貴中國藝術品。(中通社) 齊白石「山水十二條屏」去年拍出9.315億元人民幣,成為全球最貴中國藝術品。(中通社)

去年的北京保利秋拍夜場,更是見證新一個中國藝術品全球拍賣「史高價」的誕生。估價5億元的齊白石水墨畫「山水十二屏」,拍出了9.315億元人民幣(時約1.44億美元)的天價。這幅新晉「最貴中國藝術品」,令人聯想到2015年紐約佳士得拍出1.79億美元,刷新當時全球藝術品拍賣紀錄的畢卡索油畫「阿爾及爾女人」(O版)。業內外紛紛感慨,齊白石的市場價,就快追上傳言說過「我不敢去中國,因為中國有個齊白石」的畢卡索!一中一西兩位大家在拍場上的巔峰較量,透露了世界藝術品市場格局的深度變遷。

國寶回家 官方借助民間

2015年同樣是在紐約佳士得,誕生了當年拍賣史上第二貴的作品。莫迪利亞尼油畫「斜躺的裸女」,被龍美術館以1.704億美元成交價投得,從瑞士私人收藏,變成上海民營美術館藏。

「買這個作品能讓中國美術館藏有一件世界名畫。今後我們的國人不用走出國門欣賞西方藝術品。這對我來說是一個比較有自豪感的事情。」劉益謙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

莫迪利亞尼1917至1918年作品「斜躺的裸女」現入藏上海龍美術館。(美聯社) 莫迪利亞尼1917至1918年作品「斜躺的裸女」現入藏上海龍美術館。(美聯社)

之前,把明永樂唐卡送上2014年全球最貴中國藝術品寶座的他,並不熱中西藏藝術,卻只想把這件1940年代贈與歐洲外交官,1970年代重回市場、後經數度拍賣的文物帶回國。

「我們當年的國力不是很強,所以很多東西就流落到了海外,」劉益謙說。「我們現在有了財富,需要怎麼樣從文化程度來提高我們的修養呢?我們今天西方文化作品也在買,何況自己的文化。」

讓國寶回家,似乎是當代中國收藏家的一個集體潛意識。「藤田美術館藏中國古代藝術珍品」系列,多是在近代國衰民弱時賤賣日本,而今大陸買家不惜高買出手,使其大部分回歸中國。「安思遠私人珍藏」專場,1.5億元總成交價在「回收國寶」的大題目下似乎是小事,有藏家大呼便宜超值。安思遠生前主動聯繫中國國家博物館,在2000年歸還被盜的五代王處直墓漢白玉彩繪浮雕武士石刻,一時傳為佳話。

而更常被提起的是圓明園鼠首兔首回歸事件。2009年,兩首銅像在巴黎佳士得拍賣會現身,福建人蔡銘超電話叫價3000多萬歐元競得,卻指其「非法出境」而拒付款。這場被指有「國家隊」在背後指揮的拍而不買,以時隔四年後,佳士得大股東皮諾家族將兩首銅像無償捐給中方,入藏國博作結。

無償受捐也罷,高價競得也好,逆轉百多年中國文物珍品不斷外流歷史,並非一路坦途。依照中國稅制,藝術品與奢侈品同類,進口須繳納0-6%的關稅和17%增值稅。以劉益謙2013年在紐約蘇富比拍到的「功甫帖」為例,總價加運費與保險費為824萬美元,連關稅和增值稅共達197.94萬美元。它被寄存在香港,以借展形式,在上海龍美術館展出。2014年,劉益謙從香港把雞缸杯帶回上海,存在保稅區省去6000萬港幣的關稅,同樣是借展再送回保稅倉庫。

據中國文化市場網了解,去年全球42件突破億元成交價的中國文物藝術品中,24件發生在境外,且大多為中國買家購得。 「而包括中國在內亞洲買家在境外拍賣場上增加的速度,持續保持雙位數。」業界分析是進口高關稅使然。去年11月,中國商務部、海關總署、國家文物局等六部門調研會上,嘉德董事總裁胡妍妍提及了修正稅制後大幅獲利空間,「國內幾大拍賣公司在境外的50億業務量或將轉回國內」。

中國拍賣行業協會會長余平則提出,「回流文物作為我國重要文化遺產,應納入『增值稅暫行條例』第15條免稅範圍,同時減免100年以內文物進口關稅。」以協助民間資本、海外藏家和骨董商共同促成中國文物回流。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