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95375/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H-1B簽證被拒 「川普幫我做了斷」情侶變牛郎織女

比起美國同學,踏進職場的留學生,多了得取得 H-1B 簽證的障礙與不確定。(記者唐嘉麗/攝影) 比起美國同學,踏進職場的留學生,多了得取得 H-1B 簽證的障礙與不確定。(記者唐嘉麗/攝影)

川普總統緊縮H-1B,一大批去年夏天幸運抽到工作簽證的華生,原以為10月可拿到工作簽證,不料卻被告知簽證再被審查,苦等幾個月後仍未通過,只得打道回府。來自中國、在波士頓工作的關同學就是其中之一,工作簽證落空的她,不得不和男友分開,成了牛郎織女,只能隔海傳情。 

關同學有日語背景,2016年從波士頓大學畢業後,先去日本做了三個月的實習工作,之後又回到美國在一家非營利組織實習三個月。

為了獲得工作身分,她隨後到波士頓一家媒體擔任編輯,但編輯每天的工作時間從下午至凌晨1時甚至2時,做了兩個月後身體有些吃不消,但同在波士頓創業的男朋友鼓勵她,於是她堅持做了下去,直至去年申請順利抽到工作簽證。

抽中之後,本以為萬事大吉,可以從此和男友一起長留美國, 不料之後她又收到再補件審查的通知,移民局認為她的職務與研究生學歷背景不符,從事該項工作只需高中或本科畢業學歷即可。

審核期間,她已萌生的離職念頭不斷增強,相較在波士頓苦守,她更想回國陪伴家人、找一份正常作息而且發展更好的工作,只是很捨不得在美國仍處於創業階段的男友。

去年年底,她在確定審查不會通過後,毅然回國,留下男友一個人在美國打拚。她說,所幸兩人感情甚篤,已做好遠距戀情的準備,未來要男友在中、美做「空中飛人」,上個月兩人還在國內訂了婚。

對於未來在中國的發展,關同學充滿期待。她說,回國一個多月來,她積極申請工作,去了幾場面試,一切都在步入正軌。

面對H-1B落空,她說,本來就一直糾結於到底該回國爭取更好發展,還是留在美國做一份不甚喜歡的工作。工作簽證被拒,也等於「川普幫我做了個了斷。」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