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7442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銀髮族養孫上大學 財務壓力沉重

現在大學的學費高昂,在父母之外,往往要祖父母出手幫忙。(美聯社) 現在大學的學費高昂,在父母之外,往往要祖父母出手幫忙。(美聯社)
高中生每年為擠進理想大學煩惱,他們的家長卻為學費發愁。(美聯社) 高中生每年為擠進理想大學煩惱,他們的家長卻為學費發愁。(美聯社)

住在馬里蘭州佛雷德瑞克市(Frederick)的60歲婦人桑亞‧比蓋(Sonya Begay),獨自撫養著年齡分別為20歲、18歲及16歲的孫子孫女。比蓋的長子因為毒品成癮而觸法,失去三名子女的監護權,長達八個月的時間,兒女統統被安置在寄養家庭。2005年,肯塔基州法院讓比蓋成為三名孫子孫女的法定監護人,比蓋的長子則在2010年被人殺死。前後有好幾年的時間,比蓋並沒有工作,祖孫四口靠著每個月3000美元的社會福利金過日子。

★晚年撫養孫輩 人數日增

都已經把孩子拉拔長大,到了晚年卻還得繼續負責撫養孫輩的美國銀髮族,近年來人數逐漸增加。對於已經退休的這個年齡層民眾來說,收入多半有限,靠著積蓄過日子,如果孫子孫女正好上大學,這筆之前早期人生規畫當中不曾料想到的可觀花費,不難想像身為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的民眾,將因此添增沉重經濟壓力。

美國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統計顯示,在2017年當中約有270萬老年人正負責撫養孫輩,人數比2009年足足上升了7%。值得注意的是,270萬老年人當中,高達25%其實是活在貧窮水平線之下的,生活相當拮据。

★肇因婦女坐牢 越來越多

為什麼原本應由父母承擔的撫養兒女責任,漸漸會變成落到上一輩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肩上?非營利組織「世代團結」(Generations United)副執行長藍特(Jaia Peterson Lent)去年接受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訪問時指出,毒品成癮氾濫、越來越多婦女被定罪之後坐牢服刑,都是導致近年來許多祖父母取得孫輩監護權的主要原因。

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確切統計數字,能夠顯示到底有多少美國祖父母正在為孫子孫女負擔大學學費。不過,從越來越多孩子監護權後來被法院判由祖父母所有的案例趨勢看來,高等教育學費負擔今後恐將成為許多美國銀髮族步入晚年之後的頭疼問題。

在過去,如果父母觸法入獄,頓失所依的孩子通常會被社工人員安置於寄養家庭(foster family)暫時照顧。然而,全美各地越來越多州政府近幾年紛紛改變作法,將這些孩子改為託付給親戚代為照料,因為從實際狀況的跡象顯示,孩子們如果由親戚照顧,生活各方面一般來說都會過得比較好。

但從祖父母的立場來看,倘若突然之間變得必須照顧孫子孫女,能夠從政府體系獲得的資源與協助,其實是相當有限的,光是在財務方面,可能就會因此出現沉重負擔。

★退休存款 代孫繳交學費

華盛頓郵報報導,住在洛杉磯附近圖洪佳(Tujunga)的72歲婦人珊卓拉‧柏爾契(Sandra Bursch),每個月從退休存款帳戶提領4200元做為生活開銷,但其中有相當高的比率是幫正在就讀大學的外孫蓋博(Gage)繳交學費。蓋博的弟弟梅森(Mason)即將從高中畢業,等到他也上大學時,柏爾契打算同樣也會幫這個小外孫支付學費。

柏爾契負責照顧兩個外孫,已經長達十多年,兩個孩子的一切生活開銷,也都是由身為外婆的她一肩扛起。2003年,柏爾契的女兒女婿因為吸毒觸法被捕之後,就失去了孩子監護權。

談到隔代教養的甘苦滋味,柏爾契說,最擔心的是她將來「來不及看他們完成學業」。她表示,畢生積蓄都用來培養這兩個孫子,但她在所不惜,因為她現在唯一的牽掛,就是看到兩個孫子長大成人,完成大學學業,人生旅途走得順利。

像柏爾契一樣的銀髮族,年輕時辛苦攢下的存款,原本要做為養老之用,卻因為命運波折,變成要拿來撫養孫子。在開闢財源成果有限的情況下,尋求資源協助是解決經濟壓力的重要管道,但從實際層面來看,不管是政府機構或非營利慈善組織,雖然都設有為祖父母提供援助的某種形成幫助,但訊息卻不充分,許多有需要的民眾更無從得知該如何求助。

為了保障自身權益,銀髮族如果必須承擔孫輩的大學費用,最好盡早清楚知道有哪些資援可以尋求協助。多年前,聯邦政府便推出補助經費,協助在社福體系當中負責撫養孩童的民眾有關法律、財務以及社工等方面的服務,不過這些計畫只在全美大約20州實施。

類似「世代團結」的非營利慈善組織,則填補了官方政府力有未逮的空缺之處。「世代團結」與美國律師協會(American Bar Association)、「凱西家庭計畫」(Casey Family Programs)共同透過「三代同堂」網站( Grandfamilies.org),列舉全美各州對於祖父母幫孫輩繳交大學學費的各種不同資源與訊息。

★協助祖父母 申請獎學金

中央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University of Central Oklahoma)家庭生命教育教授貝爾特藍姆(Glee Bertram)便說,該校有專門為祖父母舉辦的獎助學金申請說明會,讓負責撫養孫子孫女的爺爺奶奶可以前來協求協助,畢竟這些老一輩的民眾當中,絕大多數並沒有上過大學,對於向大學提出相關申請,難免感到頭疼。

貝爾特藍姆也說,還有些長輩根本不懂電腦,無法親自操作申請手續,因此學校註冊組人員會從旁協助完成每項步驟。根據統計,奧克拉荷馬州在全美各州當中,是祖父母擁有孫輩監護權比率最高的幾州,背後因素在於奧克拉荷馬州有著高比率的婦女罪犯入獄服刑。

雖說都在撫養著孫子孫女,但將孫子從寄養家庭帶出之後,有正式辦理領養手續的祖父母,或者申請成為擁有執照的合法寄養家庭的祖父母,一般來說將可領導州政府的補助金,直到孫子年滿18歲,這筆經費當然可以存下來做為大學學費。

加州「祖父母家長」(Grandparents as Parents)社福組織創辦人狄托里歐(Sylvie De Toledo)表示,已經退休且靠社會福利金過日子的祖父母,可以申請將部分金額挪到做為撫養已辦理收養的孫子孫女之用。

柏爾契便是為兩個外孫辦理了正式領養的手續,因此當兩個外孫離開寄養家裡,改為與她同住之後,她便收到州政府的補助金,並且為兩個外孫成立信託基金,萬一自己早走一步,他們兄弟倆才不至於流落街頭。丈夫已過世多年的她說,兩個外孫在缺乏愛與溫暖的環境下長大,吃過很多苦,後來他們還面臨父母雙亡的打擊。

★怕受限 不求助社福機構

相對的,某些交由親友撫養的孩子,由於不在州政府或地方政府列入管理的範圍之外,當然也拿不到任何補助金。如果從統計上進行比較,安妮‧凱西基金會(Annie E. Casey Foundation)指出,美國國內平均有一名兒童進入寄養家庭體系時,就有20名孩童是被親戚撫養照料著,但卻沒有列入官方統計。

實際上,許多祖父母在孫子即將被社福機構帶走之前,便已經早一步自行伸出援手,扛起照顧孩子的重責大任,但這些老一輩民眾卻不知道,其實可以申請登記成為擁有執照的合法寄養家庭,如此一來就能領取補助。不過,在執行層面上,某些社工人員發現,有時候祖父母就算知道其實可以辦理某些手續,以便領取補助,卻還是裹足不前,理由便在於他們不希望為此付出代價,變得要受到社工人員的監督,甚至將來有一天孫子可能突然被社福機構強行帶走。

也就是說,向社福機構辦理登記、領取補助,可能讓某些祖父母陷入「天人交戰」的掙扎,擔心家庭狀況因此遭到監控,還必須時常讓社工人員介入處理。萬一發生某些狀況,社工人員可以決定將孩子重新安置,為了拿到補助金必須做出這麼多讓步,到頭來是否值得,確實會讓不少當事人傷透腦筋。

在孫子小時候,柏爾契便為孫子準備了529大學儲蓄計畫(529 college savings plan),這些年來總共存了1萬4000美元。她說,雖然這筆金額不夠孫子讀完四年大學,但還是不無小補,至少可以讓孫子大學畢業時,學貸壓力可以不會那麼重。她也說,如有像她一樣正在供應孫子上大學的祖父母,不妨跟學校主動聯繫,詢問是否有任何補助方案,「我以前並不知道可以這麼做,也不知道哪些資源可以使用,我想很多祖父祖母應該都跟我的狀況一模一樣。」

一流大學的學費日漸上漲,祖父母往往出手幫忙繳付孫輩的學費。(美聯社) 一流大學的學費日漸上漲,祖父母往往出手幫忙繳付孫輩的學費。(美聯社)
大學畢業典禮上,時常可見這類感謝父母的場面。(美聯社) 大學畢業典禮上,時常可見這類感謝父母的場面。(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