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66414/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習近平終身掌權是不得已?

「朕豈好權哉,朕不得已也」。中共這次修憲,顯現內外巨大落差。明知習近平已集大權於一身,再取消延任限制,必然對習近平形象、中國聲譽、甚至習的歷史定位都造成重擊,為何還執意推動?習當政以來常表現親民、開明等形象,都在修憲中露了餡,對鄧小平30年前的成規大開倒車,與世界潮流差距好遠。難道有不可告人的原因、是不得已的舉措?給外界很多想像空間。

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位階高於任何法律或政黨、個人,毋庸贅言。用修憲來肆應中共黨章,讓國家主席、總書記、軍委主席「三位一體」任期一致,本末倒置、說服力薄弱。修憲過程異於歷次,給人遮掩印象;對不同聲音,無論網路封鎖、對異聲和民眾拘捕打壓,氣氛肅殺,即使習近平未必會終身任職,但五年後至少再延一任,75歲後才卸任,是外界最起碼估測。到底延任的真正原因是甚麼?

眼前國際情勢,或許最有利恣意妄為。川普表達「羨慕」習,歐亞領袖幾乎完全噤聲,避免得罪中國,影響從中國賺錢機會。但把領導制倒退30年是短多長空:短期鞏固權力,有利推動任何政治目標;長期卻因領導人繼承制破壞,萬一遇意外,中樞權力真空,權位爭奪派系傾軋,危害政局穩定。習近平還是執意做了,如不是幕僚誤導或「高級黑」勸進,背後難道有一盤大棋規畫。

試列舉幾種可能性:一,習堅信須「紅色基因」統治江山 ,正如大陸學者說的,今後大權不能再落入類似江澤民、胡錦濤等技術官僚之手,必須紅二、三代接棒。但人選還須物色培養,需更多時間,使習必須延任。

二,內部情勢所逼,反腐得罪太多權貴、元老,凶險遠甚於外界所知。與其讓反對勢力等習五年後下台再翻盤,不如索性延任,斷了那些人希望,取得永久政治勝利。包括王岐山復出新膺重任,「習王體制」延任,再經若干年改造肅清後,才能放心交棒。

三,習自認「兩個一百年」「中國夢」民族偉大復興,包括一帶一路,甚至統一台灣等雄圖,都須親自掌權才能完成,否則會走上西方政體「人去政息」危機。問題是,偉大的計畫何須擔憂後繼無人?習已65歲,即使再掌權25年,2043年已屆90高齡,第二個一百年(2049建國百年,完成統一和實現偉大強國夢),習能否親見充滿變數。他在人大山東代表團說「功成不必在我」,豈非矛盾?

四,有人猜習想學蔣經國,集權終身,再逐步「扶持」中國走向民主化。但對照習曾感歎前蘇共崩潰「竟無一人是男兒」,中共也常鄙夷台灣民主,這種想法幾乎是痴心妄想。習更可能成普亭、李光耀的綜合體。李光耀創建新加坡,對內高壓統治人民,但官僚體系清明能幹、經濟表現優異,成威權領導的中國的樣板。

從這次修憲看中國,十足像「國王的新衣」寓言。權力階層自認統治萬能,再如何顛倒黑白、違反眾利的事,都可在「中國模式」特殊國情下找到理由推動實現,反正有事「上面」扛。打壓、從眾和恐懼報復氣氛下,擁護習終身獨裁成唯一「共識」,成就爭議性極高的修憲。

中共寧冒天下大不韙推領導終身制,假設習有機會能表明不戀棧權力,說明修憲原由,也不易挽回量身訂製修憲的歷史惡名。中共菁英對世界潮流的認知、對手段和原則的輕重選擇竟如此,相對歐美各大學中國留學生發起「不是我的國家主席」串連抗議,直感如飛蛾撲火,何等悲壯又無力,令人鼻酸;而更多國內民眾可能「甘為帝王所役,慶幸明君盛世」,也讓人為中國的未來擔憂!

為了修憲,網上敏感詞數量空前,袁二、稱帝等指桑罵槐的詞之外,連「司機不換班」、「倒車」等視頻或用語都被刪。空前自信表象下,卻是空前緊張脆弱。14億百姓、8000多萬黨員和超強的中國,今後榮枯成敗都委身習近平一人了。

我們對修憲有不同看法,不是針對習個人,而是著眼中國長治久安發展。如果多數中國人自願放棄權利,實現強國夢,甚至擁誰稱帝,不也是一種「民主」?邏輯上確實頗可爭論。即使習「忍辱負重、不計毀譽」,要大家看結果,不要只看過程,但目標、原則和手段同等重要。難道我們都要像「康熙王朝」電視劇主題曲歌詞,「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可能嗎?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