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6526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習近平變「終身主席」中國走向何方

中國花了30多年,才從毛澤東的專制和獨裁陰影中慢慢走出來,以越來越開明和現代化的形象,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但習近平僅用五年時間,就讓中國又回到了那個時代。中國全國人大11日完成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不得兩連任的限制,為習近平在2023年第二任期屆滿後,可無限期執政掃清障礙。從此習近平從「凡事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變成「終身主席」(President for Life)。中國事實上回到1911年前的「君主制」。

習近平第一任期內,通過鐵腕反腐和設立多達十餘個「領導小組」兩大手段,獲得中國政治體制中超過當年毛澤東的絕對權力,取得從經濟、國安到外交甚至網路、環境、海上爭端等一切事務的決策權。中共反腐每次打下「大老虎」,都意味著習近平權力更擴大。習近平鼓吹全黨服從中央領導,但黨中央只有一個核心,就是「習核心」,中共政治局其他常委,只相當於他的下屬。2017年10月中共19大,集權之路達頂峰,習近平的治國理念也以「習近平思想」寫入中共黨章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此次在習近平主導下修憲,按照中共的解釋是:總書記、軍委主席、國家主席「三位一體」。憲法修正案指出,有關修訂有利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有利加強和完善國家領導體制。然而,實質卻是確保習近平可無限期執政,把中共的「一黨專政」變成習近平的「一人專政」,顛覆鄧小平自1980年代掌權後,中共總結「一人專政」的慘痛教訓而作出的「集體領導」和任期限制的歷史性決定。

過去30年,任期限制一直是中共內部權力移交的正式機制,它規範政治菁英爭權奪利的有效方式,也是疏解民眾不滿的安全閥。如今取消任期限制,從法律上賦予習近平無限連任的可能性及合法性,讓「習近平更強大」,與此同時,則可能讓「中國共產黨更弱小」,無疑是一次大倒退。對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走向世界政治舞台中央,參與全球治理的現代化泱泱大國,呈現給世界的形象顯然是負面的。中共近年積極嘗試向各國輸出「中國治理模式」,然而這樣的模式若輸出給各國,更讓國際擔憂。

習近平2012年掌權以來,儘管經濟政策上沿襲鄧小平以降的實用主義政策,但國家治理上,卻不斷在拋棄鄧小平時代訂下的各種規矩,復辟毛澤東的統治哲學,也與他曾倡導的「第五個現代化」,即國家治理現代化格格不入。儘管中央集權或許能更有效地推進中共現在倡導的「民族復興」大計,然而從「一黨專政」發展成習近平個人「一人專政」,把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完全繫於一人之身的「強人模式」,無論對中國或對習近平本人,都有很大風險。

這在毛澤東時代已有前車之鑑,縱使把習近平視如中共宣傳的「明君」,當他老去或不能視事時,並沒有任何機制制約和糾正他對形勢誤判可能作出錯誤決策,這時中共權力體系就可能出現互相傾軌,外敵也可能趁虛而入。

歷史上許多威權統治者,出於對權力的迷戀,或對放棄權力後可能被「秋後算帳」的恐懼,都想方設法延長自己任期,甚至追求終身制,但有圓滿結局者並不多。有的在執政中途被廢黜,有的成為政變犧牲品,有的即使能做到「鞠躬盡瘁,死後後已」,卻在身後留下千秋萬世罵名。利比亞的格達費、辛巴威的穆加貝,都是近年最鮮活的例子。

假設習近平能順利成「終身主席」,他未來勢必面臨挑選接班人,以確保身後政權能平穩交接的難題。毛澤東晚年曾多次立接班人,卻又多次廢黜。每次立廢之間,都造成高層血腥權力鬥爭和整個社會動盪,習當局豈能不視作血淚殷鑑。

此次中國全國人大以幾乎全票,通過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的修憲案,若干年後,這些投票支持的人大代表,必然要面對歷史的拷問和檢驗。當年「文革」浩劫後,中共許多高層官員都推脫責任說:「那時毛主席的思想機器在開動,我們的思想機器也就關閉了」。現在在人民大會堂投贊成票、支持習近平做「終身主席」的袞袞諸公們,要準備對歷史作出什麼樣的交代,是否也想以「思想機器關閉」作辯解呢?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