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5424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我是楊安澤 我要選美國總統」

 楊安澤擔心自動化普及,機器人進入職場,將危及民眾的工作機會。(許振輝/攝影) 楊安澤擔心自動化普及,機器人進入職場,將危及民眾的工作機會。(許振輝/攝影)
楊安澤中文簽名 楊安澤中文簽名

「我是楊安澤,我要選美國總統。」

他是楊安澤,43歲的華裔企業家,以「人性至上(Humanity First)」為競選口號,日前宣布爭取代表民主黨參選2020年美國總統。

「我想競選總統,是因為我覺得自己能為國家做出特別的貢獻。」楊安澤日前在紐約曼哈頓中城的競選辦公室接受世界日報專訪時說,他看到因自動化(automation)帶來的失業問題愈來愈嚴重,也有解決方案,但當前的政治人物都無法提出解方,「如果我不參選總統,我的解決方案就不可能實行,這是我的責任感使然。」

上一位也是第一位宣布有意參選總統的華裔,是已故共和黨夏威夷州前參議員鄺友良(Hiram Leong Fong);鄺在1964年參加共和黨總統初選,初選時甚至贏得夏威夷州和阿拉斯加州的支持。

楊安澤的父母來自台灣,他在紐約上州出生,布朗大學學士,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法律士(JD);他受訪時對自己的華裔身分感到驕傲,「但同時我也對自己是美國人感到驕傲。」

楊安澤的政見很有創造力,卻獨缺作為美國總統應該關切的國防與外交面向。

楊安澤是民主黨第二位宣布爭取2020年總統提名的參選人,馬里蘭州國會眾議員迪蘭尼(John Delaney)兩個月前宣布參選。

➤➤➤看3分鐘楊安澤快問快答:
(影音來源:記者許振輝/剪輯:林巧璉)

雖然紐約時報形容,楊安澤的當選機會「微乎其微」(a longer-than-long-shot bid),但楊安澤依然充滿信心,覺得自己深具潛力,也想要傳遞一種聲音:「華裔美國人也是美國人,我們的能力沒有極限。」

•參選理念 解決失業問題

以下是楊安澤接受世界日報獨家專訪,說明自己參選理念的全部內容:

記者問:你為什麼想競選總統?

楊安澤答:我想競選總統,是因為我覺得自己能為國家做出特別的貢獻。

自動化和機器人目前的發展,將讓很多人失去工作,問題已愈來愈嚴重,我希望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曾在美國中西部和東南部工作了很長時間,之後來到紐約,也和矽谷一直保持聯繫。因此,我認為我能夠提供獨到的看法。

如果我不參選總統,我提出的解決方案就不可能實行,這是我的責任感使然。

作為華裔我感到很驕傲,但同時我也對自己是美國人感到驕傲。我生長在這裡,我的父母為了給和哥哥和我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來到美國。我認為自己是個愛國者,而競選總統、為國家服務,更是愛國者的責任。

問:你的觀點有哪些獨到之處?

答:我認為,川普能夠當選總統,是因為美國經濟出了問題。自動化帶來的威脅已經讓數百萬人失去了工作,尤其是對俄亥俄州、密西根州、賓州、威斯康辛州等「鐵鏽帶」的影響更大,這些州正是川普勝選的關鍵搖擺州。

我在這些州有很多的工作經驗,自動化對這些州製造業帶來的傷害十分嚴重。我對自動化帶來的傷害,以及和當代科技的最新發展都非常了解,我認為美國目前的發展方向是不對的,我們需要做出改變,找到更有意義的解決辦法。

•川普當選 讓他發想選總統

問:你從何時開始,想要競選總統?

問:川普的勝選讓我感到驚訝。川普勝選以後,我便開始仔細分析他勝選的原因。因此,可以說川普勝選之後,我就開始認真考慮競選總統的事了。

川普勝選的重要原因,正是由於自動化造成了大量製造業工作的流失,自動化也將對其他主要行業造成傷害,例如零售業、行政工作、食品服務業、交通運輸業等。

就在川普勝選幾個月之後,我確信了自己的判斷,意識到這是一個很嚴重,而且一直被忽略的問題。如果我的判斷是正確的,就應該著手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開始考慮參選總統。

•川普政策正確 但解決方式錯誤

問:仔細看過你提出的政策綱領後,發現你的主張和川普竟有些相同之處。你贊成川普的政策嗎?

答:我認為,川普有一些政策是正確的。

首先,他對美國經濟和社會問題的判斷是正確的,民眾有很多不滿和怨憤,甚至感到絕望。其次,當權派樹立很多「政治正確」的事,已經束縛了美國的發展,而且國會運作的方式,也可能沒有好好服務美國人民。因此,我們必須重新審視這些事實。

對於以上兩點,我認為川普是正確的。但是從根本上說,川普解決問題的方式是錯誤的,他試圖讓時間停滯,甚至開歷史倒車,而這是不可能的,美國應該向前走,因此也應該採取更加大刀闊斧的解決辦法,這些當權者目前是不可能想到這些辦法的。

•問鼎白宮 父母妻子都支持

問:自從你決定參選總統後,家人始終全力支持嗎?

答:非常支持,尤其是我太太。不過我孩子還太小,不了解政治。當然,如果未來真的勝選,他們會感到驕傲。

我父母非常關心我和我的家庭,他們對我參選總統應該感到非常驕傲,因為他們來到這裡就是為了我和哥哥爭取更多的機會,實現人生目標。所以,我如果能問鼎白宮,正是達成了他們的心願。

問:能夠介紹一下你的家庭嗎?

答:我的家庭很美滿。我在紐約上州香奈塔第(Schenectady)出生,我父親楊界雄是工程師和發明家,共獲得69項美國發明專利。我們是中產家庭,也認為以後一定會通過自己的努力,達到一個新的高度。因此,我的父母特別重視教育,總是要求我和哥哥在學校取得好成績。

我們在華裔社區中長大,每周末都會上中文學校,相信很多華裔孩子都有和我一樣的經歷。我的父母工作都非常勤勞,同時還得養育我和哥哥,我覺得他們是世上最好的父母。

我父親的經歷非常傳奇,他在台灣南部的一個農村長大,考入台灣大學攻讀物理,最終在柏克萊加州大學拿到了物理學博士。他從一個很低的起點出發,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獲得如此高的成就,因此我非常崇拜父親。

問:你提出的政策綱領是怎樣想出來的?

答:我大學時期讀的是經濟和政治,上過一些公共政策的課程,之後上了法學院,所以我對政治、經濟和法律一直有很高的敏感度。這次競選的籌備過程中,我也在寫我的新書「普通人的戰爭」(The War on Normal People),下個月將出版。在寫書的過程中,我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尤其是美國經濟的發展進程。在我的研究過程中,這些政策很自然地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實際上,這些問題我已經考慮了很久,而且也設想過如果勝選,我將給美國帶來怎樣的改變。

•改變健保 向台灣汲取經驗

問:你的一項政策很有趣:為何要在白宮增設心理醫生?

答:我哥哥就是心理學者,所以我也很信任心理醫生。在當前情況下,我的確認為需要關注現任總統的心理問題,所以我認為應該在白宮設立一個心理醫生職務,紓解白宮工作人員的心理問題。

問:你希望建立「單一支付者模式」(Single Payer System)的健保制度,這是借重台灣全民健保的經驗嗎?

答:(點頭)我的父母跟我提到過台灣的健保支付系統,這種健保模式很有優勢。我的一個朋友去年到台灣旅遊時生病,去醫院就診非常方便。而美國的健保系統就顯得很官僚,手續繁瑣,而且沒人知道服務是如何定價的,健保市場運轉不暢。

所以,我認為單一支付者健保系統是美國現在需要的,因為和其他已開發國家相比,同樣的治療成果,美國人需要支付的醫療費太高,國家已經無法負擔。這是因為我們的健保系統極度依賴稅收,許多健保項目都是以雇主為中心,雇主為員工支付了大量的健保成本,極度拖累企業的成長。總之,美國健保系統中不合理的地方太多,如果能夠做出改變,相信能夠極大地提高經濟成長的速度。

•自動化威脅 就業急劇縮水

問:你提出的政策綱領中,核心就是應對自動化帶來的威脅,能進一步解釋一下嗎?

自動化帶來的威脅不僅是美國面臨的問題,在中國和世界很多地方都有這個問題。美國勞動力數量最多的五大行業分別是行政管理、零售業、食品服務和加工行業、交通運輸業(尤其是卡車運輸)以及製造業。這五大行業雇用了美國48%的勞動力。無論以上哪一個行業,在自動化的威脅下都將出現急劇縮水。

首先,行政管理的從業人數將會急劇減少,因為人工智慧(AI)的發展,一個機器人就能代替一整個電話客服中心的工作,導致美國250萬電話客服人員就將失業。

第二是零售業,這個行業已經開始縮水。保守估計,美國30%的百貨商場將在四年內關門。目前,10%的美國人在零售業工作,而他們的平均年薪僅為大約2萬2000元,從業者年齡中位數為39歲,這個行業的崗位將大量流失。

第三,食品服務和加工業,很多上市公司已經開始投資研究自動化。我在矽谷的一位投資人朋友,正在投資披薩業自動化的項目。例如,如果有顧客點披薩,機器就會自動製作披薩,並且自動遞送至顧客處,全程不用人工。因此,很多這類工作都被自動化,這類工作將大量流失。

•運輸重創 機器人取代司機

受傷最重的是交通運輸業,尤其是卡車運輸行業。卡車運輸業大約有350萬從業人員,其中94%是男性,平均年齡為49歲,大多數只有高中學歷或者只上過一年大學。350萬人是一個很大的數字,這也是美國29個州最常見的職位。不僅卡車司機,自動化還將威脅運輸業背後的大約700萬名運輸服務業者,例如高速公路服務站、汽車旅館、餐館等。

摩根史坦利估計,如果卡車運輸實現自動化,該行業每年將節省1600億元成本。

兩周前我在矽谷,發現很多聰明人都在致力於運輸自動化,因為自動化不僅能節省人力成本,而且也能節省燃油和維護成本。自動化實現以後,其中一個保守的設想是,卡車在高速公路上保持自動駕駛,但快要進入城區時由人類進入駕駛,同時有兩個機器人司機保駕護航,節省燃油成本。即便這樣,也將有數百萬卡車司機將下崗。

我與一個矽谷的工程師朋友交談得知,要實現全自動機器人駕駛,目前已經有98%的把握,但這個水平依然不夠,因為還有2%的事故可能性。他們目前研究的是,想讓人類遠程駕駛卡車,通過電腦了解卡車的動向,也能知道什麼人接手了卡車。

雖然仍然需要付給遠程駕駛的司機工資,但這樣也能節省數十億成本。總之,交通運輸行業受到的傷害將最大,因為卡車司機最有可能舉行罷工甚至騷亂。因此,大約有10%的卡車司機都擁有自家卡車,因為很多運輸公司都敦促司機貸款買車,而這樣對運輸公司有利。

一旦運輸公司決定實行自動化,這些司機無法與機器人競爭,又得花大價錢升級卡車,加重司機的經濟負擔。而且,只有13%的卡車司機有工會保護,所以運輸業的工會難以為司機爭取權益。卡車行業有必要進行自動化的另一個原因是,即便目前有300多萬卡車司機,人手依然短缺,因為這個崗位的工作強度太大,司機久坐容易產生高血壓、糖尿病等職業病。

•自由紅利 每人每月發1000元

問:你提出要給每個成年公民「自由紅利」 (Freedom Dividend),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答:這雖然不是一筆小數目,但每一分錢都將實實在在地交到美國人民的手中。如果一個企業宣稱要給股東豐厚的股利,沒有人會覺得有問題,因為股東是公司的主人,給股東發股利意味著公司理財做的很好,公司沒有在其他方面浪費錢。同樣,「自由紅利」是要發給這個社會的主人,也就意味著國家的每一分錢都沒有被浪費,每一分錢都實實在在的握在人民手中,他們可以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問:為了能讓「自由紅利」的計畫實現,就需要更多的資金。你提出要加收增值稅(value-added tax),這足以支持「自由紅利」計畫嗎?

答:「自由紅利」計畫給每個美國成年人每月1000元,每年的總成本大約為2兆元,這是個天文數字。不過,目前美國政府已經每年花費5000億元為困難人士提供收入補助,這已經占到2兆元的25%。

如果加徵增值稅,假設稅率為10%,像歐洲一樣,預計能夠收取7000億元稅款,這樣就有了1兆2000元。此外,政府還可以節省一部分支出。

這是因為,如果每個人都能拿到1000元的「自由紅利」,政府在健保方面的支出就會減少。而且,「自由紅利」也會刺激經濟成長,因為民眾消費將增加,或者拿這些錢去創業,又能創造不少就業機會。智庫羅斯福研究中心(Roosevelt Institute)預計,每人每月發1000元能讓經濟成長12%到13%,創造450萬個新增崗位。美國目前的稅收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5%,如果消費帶動經濟成長13%,那麼新增稅收也將增加2000多億元,再加上「自由紅利」帶來的開源節流,就有可能湊到2兆元的四分之三。

當然,政府可能要做一些艱難的選擇來增加收入,但我認為「自由紅利」依然是可行的。

•生計無憂 人們更有時間創業

問:每個月可以白拿1000元,人們不會變懶嗎?很多人可能不想工作了吧?

答:當然,「自由紅利」計畫,可能讓人喪失工作的積極性。但是,美國政府現在已經花費5000億元提供收入補助,這種補助本身就存在讓人失去工作積極性的問題,如果其中的某些人開始工作,那麼他們的福利就會減少。例如,殘疾人找了份不錯的工作,就會失去這些福利,所以他們寧願不工作。

但「自由紅利」計畫是鼓勵人們工作的,因為無論你的工作和收入怎樣,你都會拿到這1000塊錢。一些國家的經驗和數據表明,實行普遍最低收入不會讓人們的工作時間減少,只有年輕媽媽和青少年傾向於減少工作時間。

因此,不必擔心直接發錢會導致人們工作時間減少。例如,我來自中產家庭,家境還算富足,父母都勤勞工作,而對大多數出資這種家庭的人,憑空增加一份收入,並不會改變他們的工作精神,他們仍然會努力工作,實現自己的人生目標。因此我認為,「自由紅利」計畫會讓人們更有幹勁,更多去進行創業,更有創造力,而不是每天擔憂自己的生計來源,不必害怕因為工作了,而丟掉一份福利。

•惠及全民 參選就為實現願景

問:你的想法很有創造力,也很有勇氣。但是參選總統是玩政治,你計畫如何得到國會的支持,讓你的「自由紅利」計畫在國會通過?

答:的確,這都是政治層面的事情。我會對民眾表示:沒有一個政府計畫能夠像「自由紅利」一樣,為你們的日常生活和家庭帶來如此直接的好處。政府給你發「自由紅利」,只因你是美國人,這是你應得的,因為我們是全世界最發達的社會。

大多數美國人生活困難,他們每天都要為付帳單而發愁。如果我成為美國總統,也就意味著大多數美國人都意識到,這個計畫比其他任何政客的計畫,都能更大地惠及他們的家庭時,他們就會對國會發出呼聲。

如果有選區的國會議員不同意「自由紅利」,我將走遍每一個這樣的選區,直到他們的國會議員站出來解釋,為什麼選區的民眾不需要每月白拿1000塊錢。因此我認為,「自由紅利」計畫很顯然能夠惠及絕大多數美國民眾。美國是民主社會,我們沒有理由不讓這一願景實現。如果我成為總統,我會強力推動這項法案,我相信國會將讓「自由紅利」實現。

問:中國有句古話叫「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你的「自由紅利」計畫僅僅是給民眾發錢,那麼為什麼不用這些錢資助人們去學習編程等新技術,來擁抱自動化的大潮,而非抵抗這場浪潮?

答:其實,這就是「自由紅利」計畫的魅力所在,因為每個人拿到錢都可以做他們自己想做的是,包括學習編程。

我之所以不會花錢送人們去學編程,是因為很多人並不適合學習編程。而且政府數據顯示,培訓那些下崗工人的效果並不好。例如,聯邦政府有一個培訓密西根州製造業下崗工人的項目,基本上沒有效果,只有37%的受訓人員在相關領域找到了工作。因此我相信,這種資助培訓的方式對絕大多數美國人並不適用。

相形之下,「自由紅利」計畫給予每個人培訓自己的經濟能力,他們可以用這筆錢去學習編程,但並不意味著每個人都要去學編程。而且,剛才提到的下崗工人培訓項目,受訓人員的平均年齡達到49歲,讓這些小時候就學習不好的人去學編程,他們可能覺得還不如回家喝酒。當然,如果每個人都能利用「自由紅利」的1000塊錢去進行深造,或者進行創業,是最理想的情況。

問:你和民主黨內的人士討論過「自由紅利」的想法嗎?有獲得支持嗎?

答:是的,很多人都對我的計畫感到非常興奮。他們唯一擔心的,是「自由紅利」的法案可能無法在國會通過,這當然是一個很大的政治挑戰。不過,我仍然相信美國民眾會支持我的計畫。許多民主黨人都喜歡這個計畫中的大部分,但仍然希望得到足夠政治支持。而這也是我參選總統的目標,就是想證明,一個看起來不太可能實現的計畫,或許很快就將實現。

問:有人因此評論你是個社會主義者,是這樣嗎?

答:我的觀點是,資本主義需要進化,以應對自動化帶來的威脅,而且我們需要一個新的衡量標準。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一直使用金錢當做衡量標準,但是這種標準已經愈來愈不管用。不僅美國如此,在那些科技發展迅速的國家,包括中國,都是如此。現在,人工智慧、機器人、軟體已經可以做人類的工作,而且工作效率更高,這是我們需要面對的現狀。

我是一個資本主義者,但我們需要一個新形式的資本主義,我稱之為「人本資本主義」(Human Capitalism)。之前我們一直用GDP衡量經濟發展,其實這是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後才出現的術語,為的是衡量當時的經濟有多糟。如今,我們也陷入同樣的境地,因此我們需要一個新的衡量標準。

我建議應該使用人民生活福祉來衡量經濟發展;例如大學畢業率、心理健康狀況、免於被虐待、老年人的生活質量等。我們的現狀是,GDP不斷增長,但愈來愈多的人生活在變糟。

問:你有很多想法,但我們都沒有看到跟國防和外交有關,但這兩個領域又是擔任美國總統最重要的課題。你對國防和外交有何看法呢?

答:我已經做好了當三軍統帥的準備。我在競選初期沒有觸碰國防和外交議題,主要因為我在這兩個領域沒有什麼建樹,不想在經濟和投資領域外示短。其實,我身邊已經有一些政策專家,會幫助我形塑政策建議,並且在國防與外交兩個領域增加曝光度。

我可以先分享我的國防政策優先順序。美國軍隊過去幾十年的裝備發展已經非常先進,但一些很重要的安全問題並不能像現在這種國防投入的方式能解決的。例如,我認為網路安全問題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這並不是簡單增加軍隊規模就能解決的問題。同時,我認為應該提高退伍軍人待遇。當然,氣候變遷的問題也要解決。

•杜絕腐敗 提高官員薪水

問:你還提到為了杜絕腐敗,應該給總統大幅漲工資?

答:要杜絕腐敗,就要讓官員在行政時不把自己的經濟利益放在第一位。因此,我建議將總統的工資提高到400萬元,主管官員的工資提高到100萬元,或更高一些,因為很多企業執行長的工資就已經高得嚇人。主管官員擁有權力,就很容易腐敗,因此他們的工資應該高於所有同行業執行長的工資,才能讓他們杜絕腐敗。當然,這種想法有點過於激進。

•移民政策 有擇優制影子

問:你對移民的立場?你同意川普的擇優制移民政策嗎?你對鏈式移民有何態度?

答:我自己就是移民的兒子,我感到很驕傲,移民讓美國的經濟和文化更有活力。但我也同意,我們的移民政策應該多為美國的經濟發展考慮。

所以,我的政策之一就是,如果任何人在美國獲得碩士學位,就可以獲得綠卡;因為,完全沒有理由讓這些高質量人才,在美國接受教育後卻離開美國,創辦那些將和美國企業競爭的公司。

美國有很多無證移民,對我來說,將這些人都遣返回國讓我很難想像,這是完全不可行的。當然,我們也要防止最壞的情況發生,也就是杜絕那些不遵守美國法律的人移民。但我認為這些都不是美國最急迫的問題,也不如川普說的那麼嚴重。

問:接下來10個月,有什麼打算?將如何籌備競選?

答:對我們和有利的一件事,就是現在時間還早。很多民主黨主流人士還未宣布參選,大多數估計會等到今年中期選舉後才宣布。

其實,我是民主黨第二位宣布爭取總統提名的參選人,馬里蘭州的國會眾議員迪蘭尼(John Delaney)兩個月前宣布參選,但我參選的受關注度應該比他要高。

•華裔美人 能力沒有極限

通過這場選舉,我想傳遞一個聲音:華裔美國人也是美國人,我們的能力沒有極限。接下來10個月內,我的首要任務是取得一定的支持度。現在我已經做好了拜票旅行計畫,將在一些地方舉行集會,爭取民眾支持,也將在各種會議和大學演講。而且,我的新書將於下月出版,我非常激動能將新書親手交到讀者手上,讓他們看到我的誠意。

我將從紐約開始我的競選之路,紐約市一個很好的競選開跑地點,喜萊莉·柯林頓和川普都是從這裡開始競選的。

問:紐約時報報導稱,你勝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a longer-than long shot),你對此有何評論?

答:我認為我們深具競選潛力,我們收到了各方民眾的支持和捐款。我不覺得紐約時報的說法有問題,但我覺得我比他們說的要做的更好,未來我也會繼續證明這一點。

問:你剛才形容的機器取代人類工作,很像馬克思主義的最高階段,也就是生產力極大發展,人們各取所需。同時,你在競選綱領中也提到要加強媒體管控,而這又是威權主義政權的特點。那麼,你難道不怕競選對手們說你是社會主義加威權主義嗎?

答:我認為,聰明人不會簡單地給我貼上什麼標籤,人們會理性的對待我和我們面對的問題。比如社交媒體分辨真假新聞就很難,俄羅斯正好散布信息影響大選。其實,沒有一個社會能夠真正杜絕這種事情,只能加強管控,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我認為美國證需要對社交媒體進行管控。

問:這就是你提出「人性至上(Humanity First)」口號的原因嗎?

答:我喜歡這個口號,人們正好可以用這個口號來對照機器人侵吞人類工作的事實。我選擇「人類至上」作為競選口號的主要原因是,想建立一種衡量經濟發展的新衡量標準。就像我們重視GDP和企業利潤一樣,未來衡量經濟發展應該把人的因素考慮在內。

華裔企業家楊安澤出馬參選總統,他的主要政見就是要給每個成年公民每月1000元的「自由紅利」 。(許振輝/攝影) 華裔企業家楊安澤出馬參選總統,他的主要政見就是要給每個成年公民每月1000元的「自由紅利」 。(許振輝/攝影)
宣布競選總統的楊安澤(左)在曼哈頓接受世界日報專訪。(許振輝/攝影) 宣布競選總統的楊安澤(左)在曼哈頓接受世界日報專訪。(許振輝/攝影)
楊安澤夫婦一家四口在海灘上嬉水,妻子Evelyn的父母也來自台灣。(取自楊安澤競選網站) 楊安澤夫婦一家四口在海灘上嬉水,妻子Evelyn的父母也來自台灣。(取自楊安澤競選網站)
《楊安澤簡歷》 《楊安澤簡歷》
楊安澤在2012年應邀赴白宫參加歐巴馬總統主持的青年創業論壇。(取自楊安澤競選網站) 楊安澤在2012年應邀赴白宫參加歐巴馬總統主持的青年創業論壇。(取自楊安澤競選網站)
楊安澤談到「自由紅利」,意味著國家的每一分錢都實實在在的交給人民。(許振輝/攝影)
楊安澤談到「自由紅利」,意味著國家的每一分錢都實實在在的交給人民。(許振輝/攝影)
楊安澤英文簽名 楊安澤英文簽名
楊安澤自布朗大學畢業時(左二)與哥哥及父母合照。(取自楊安澤競選網站) 楊安澤自布朗大學畢業時(左二)與哥哥及父母合照。(取自楊安澤競選網站)
《楊安澤主要政見》 《楊安澤主要政見》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