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5422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教師觀點:孩子拿槍 家長和學校有責任

道格拉斯高中一名教師在槍案後秀新紋身:「道格拉斯高中堅強!」(美聯社) 道格拉斯高中一名教師在槍案後秀新紋身:「道格拉斯高中堅強!」(美聯社)
2007年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案後,道格拉斯高中學生曾寄一本手工書,撫慰受難的校園。(美聯社) 2007年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案後,道格拉斯高中學生曾寄一本手工書,撫慰受難的校園。(美聯社)

近一個月前的佛州校園槍案, 17條鮮活生命瞬間消失,深深刺痛美國人的心。這是2018年以來全美第18起校園槍擊案。不到十年,美國爆發約300起校園槍案。2007年,維吉尼亞理工學院,32人無辜喪生槍口。2012年,康州珊迪虎克小學槍案,26名死者中甚至包括六齡童。而這三大槍案中的兇手,克魯茲19歲,蘭薩20歲,趙承熙也才23歲。

佛羅里達初中教師雷麗(Kelly Guthrie Raley)忍不住說出心中壓抑已久的話,她指出,這一起槍案背後,暴露精神衛生醫療資源缺乏,充滿暴力的電子遊戲業,乃至家庭教育失敗種種問題。尤其是家庭教育,造成孩子缺乏同情心,公德和紀律感淡漠,而這也是校園暴力事件增多的根源。雷麗的臉書發帖迅速走紅。她的觀點,也得到許多教師同行的呼應。

一名華人教師化名接受本報採訪表示,儘管自己沒有雷麗老師「讓我來當壞人」的勇氣,但有一些話確實也不吐不快。

遊戲洗腦 家長放任不管

記者:克魯茲從小在養父母家庭接觸槍枝,平時沉溺暴力電子遊戲。同學們經常聽他拿槍開玩笑。鄰居說他一天15個小時玩那種殺人、爆破的遊戲。您有沒有聽過學生平時不當談論槍枝話題,或者涉及語言暴力?

林老師:是有一次,學生寫一道加法應用題,說他今天殺了多少個警察,第二天又殺多少個警察。這種講話方式很有可能是受電子遊戲的影響。在家裡大人又不怎麼管。我就找他談,說:「殺人這種玩笑開不得。」但也就這樣了。現在學校對於學生紀錄管得不是很嚴,管束的手段很受限制。

作為教師,我認為家長可以不管孩子的學習,但不能不管孩子的身心健康,不能不教孩子,什麼樣的言行舉止是萬萬不可的。電子遊戲的內容也應該篩選過再給孩子玩。如果家裡有槍,尤其要制訂嚴格的家庭紀律,什麼情況下可以拿槍、用槍。擁槍是為了自衛,而不是去攻擊人。要讓孩子學會尊重生命。

記者:就您所知,是不是有學生帶槍去學校?校方怎麼處理?

林老師:在我們這所小學,倒是沒發生過這種情況,畢竟學生還小。但有學生把手槍玩具帶到學校。我們叫家長來領,提醒不要讓孩子帶到學校。特別是仿真槍很容易引起誤解。

校園霸凌 讓學生變暴力?

記者:就在克魯茲在道格拉斯高中犯下血案第二天,馬里蘭州華裔高中生陳奧文帶槍去學校被捕。他曾表示帶槍是為了防罷凌。克魯茲也自稱是校園霸凌對象。對學生持槍跟霸凌文化的關聯,您有什麼看法?

林老師:我沒有具體的數據可以顯示這兩者的聯繫。我所了解的是,在不同年齡段,霸凌多多少少存在,對小孩子情感、社交和學業上的影響很大。

有一些學生生活在不健全的家庭,他們沒有跟父母住在一起,而跟爺爺奶奶、甚至寄養家庭住一起。有一些家長忙於工作,對孩子疏於管教,也缺乏關心。這樣家庭裡的孩子,產生去霸凌同學的行為,或淪為被霸凌對象的可能性很大。受霸凌的孩子出於憤怒,帶武器去學校這種現象,我也有所耳聞。有什麼問題他們不能自己排解,也不能對別人傾訴,最後就訴諸於暴力。

一旦發現霸凌現象,作為老師,我們一定會向校方報告。但現任市學監並不提倡嚴懲學生,幾乎嚴令禁止給學生校內外的停課懲罰。學生也就不怎麼怕學校的規定,因為他們知道你不能把我怎麼樣。

校紀廢弛 孩子無法無天

林老師:就我親身體會,學校紀律管理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弱。我以前在紀律非常差的學校工作時,學生打架鬥毆、謾罵、霸凌,甚至於打罵老師的現象非常多。但對於這類暴力舉動,是馬上可以採取措施,讓學生知道後果的。那時候是可以使用停課懲罰手段的。

而現在,低年級學生無論做什麼,都沒有什麼直接後果。最多口頭教育一下。我現在工作的學校本來紀律不錯,卻也每況愈下。學生把東西扔得教室裡到處都是,也會打罵老師,連家長也來學校罵老師。在我看來,給學生和家長的權益有點多了。有些家長以為孩子打人罵人沒什麼大不了,這最終只能是害了學生自己。從小不懂得校規家法,走到社會上,又怎麼能懂得遵紀守法?從小不懂得尊重他人,慢慢是不是也會走到濫用暴力的一途去了呢?

教師佩槍 制度法律須健全

記者:川普總統提議讓受過「高度訓練」的教師佩槍,作為校園防槍的一個措施。對此您怎麼看?

林老師:個人來講,我是一個挺「川普」的人,我也很感激他想保護老師和孩子的心願。但具體實施,我覺得有很長的路要走。

首先是教師資格問題。各行各業都有形形色色的人,有沒有情緒不穩定的老師呢?很多老師的性格、為人、背景,並不是每個人都很清楚。我曾碰到過代課老師是酒鬼,上課上到一半不喝酒,會發瘋的。有的老師人品有問題,會在小本子上把自己撒過的謊都記錄下來。有的男老師與男學生有不恰當的肢體接觸。那是不是會碰到易怒的老師,拔出槍來指著學生呢?

我還有一個擔憂是,如果學生搶老師的槍,怎麼辦?在一些紀律比較差的學校,尤其是高年級學生都很厲害。我聽一同培訓的老師說起過,在他們那所高中,沒有一個男老師沒有給學生揍過。

再就是免責的問題。如果一旦發生誤傷學生的狀況,算老師的錯呢?還是無過失(no fault),由政府來承擔責任?

同樣是學生處於危險狀況中,比方說打架,現在老師都不怎麼敢介入。就有這麼一個案例,學生在走廊裡對別的學生作出安全威脅,老師拉了一把,被誣告說「你打我」,告到教育局。當時也叫了警察,警察有這麼一段評論:「N市教育局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出了N市教育局樓宇的任何地方,比如在大街上,一個未成年人對自己或他人構成危險,成人可以從身後靠近,將其控制。為什麼進了教育局的樓宇,這件事就不能做了呢?」所以老師現在為了自保,不敢去碰學生。尤其對於高年級學生,不敢有任何的身體接觸。

話說回來,我的關切是,在老師持槍正當防衛時,如果誤傷了學生,是否可免責?說實話,做老師薪水並不高,大家其實指望有一份還不錯的退休福利,如果因為責任事故而把職業毀掉,後半生福利也被毀掉,是一件很不值得的事情。

在沒有很明確的法律法規出台的前提下,如果我被要求去持槍保護學生,我個人是不敢的,我想我也不敢。

加強保安 設金屬探測器

記者:槍擊案過後,學校有沒有加強安保?

林老師:並沒有觀察到有變化,還是一名保安。保安坐在辦公室門口的一個桌子,那個地方有監控。倒沒有注意他是不是有槍,想來應該有。

我認為學校的保安需要加強。一棟樓配一個保安,完全不夠用。如果只允許保安配武器,一旦一個人出意外,最好還有另一個人。只是大多數地方教育局沒有足夠的經費給學校配兩個保安,這令老師和學生處於非常脆弱的境地。除了保安,金屬探測器也是每所學校應該要配備的基本保障。

記者:學校平時有防槍演習嗎?演習是否會帶一些區別信號?佛州槍手拉響警鈴,學生還以為是演習疏散。

林老師:學校會進行就地避險(Shelter In)的演習。今年演習過一次,但不是專門的防槍演習。聽到統一的口令Mrs Watt is here.老師們要把門鎖上,帶學生們躲到透過窗戶和門看不見的地方,不說話。對學生也只能是籠統地解釋「有壞人進樓裡,我們需要躲一躲」。

相關報導

華人槍王:紐約市嚴控攻擊步槍 AR-15不賣

學生們怒吼:「我們的聲音響過槍聲!」呼籲控槍。(Getty Images) 學生們怒吼:「我們的聲音響過槍聲!」呼籲控槍。(Getty Images)
槍案兩周後,道格拉斯高中重新開放。(美聯社) 槍案兩周後,道格拉斯高中重新開放。(美聯社)
珊迪虎克小學屠殺案四周年同日,科羅拉多州漢諾弗第28學區開始允許教師及職員在接受專業訓練後,可在校園佩槍工作。(Getty Images) 珊迪虎克小學屠殺案四周年同日,科羅拉多州漢諾弗第28學區開始允許教師及職員在接受專業訓練後,可在校園佩槍工作。(Getty Images)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