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5420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這把殺人槍 如何落到精神病人手中?

珊迪虎克小學槍手蘭薩。(美聯社) 珊迪虎克小學槍手蘭薩。(美聯社)
殺害17條人命的兇手克魯茲出庭應訊。(美聯社) 殺害17條人命的兇手克魯茲出庭應訊。(美聯社)

佛羅里達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High School)槍案後,賣了涉事AR-15給嫌犯克魯茲(Nicholas Cruz)的運動用品店不限期關門。店主Morrison夫婦羞憤交加,通過律師呼籲:「立法吧!管控有精神疾病的人士,他們的資訊必須披露給有槍枝銷售批准權的政府機構。」

自從2007年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案後,精神病人擁槍開始成為了全國話題。2012年珊迪虎克小學槍案,案犯也是一名精神病人。這一次,克魯茲身患憂鬱症、以及大腦發育遲緩病症。而屠槍又是怎麼到了他的手中?

FBI失察 聯邦應扛責?

很顯然,克魯茲走進珊瑚泉市的Sunrise Tactical Supply後,很快通過聯邦背景調查。

「槍店每賣一把槍,都必須做背景調查。」在紐約曼哈頓的約翰·喬維諾槍店(John Jovino Gun Shop),負責人古角反覆強調:有精神病史、重罪、家暴等高級別輕罪史的人,是不能買槍持槍的。

一名來自紐約市監獄的懲教官來買手槍,古角撥打全國即時犯罪查核系統(NICS)的電話,兩三分鐘後,電話接通。與客服員交流信息後,審核通過,交易進行。

>>>相關報導華人槍王:紐約市嚴控攻擊步槍 AR-15不賣

可以想像,一年前,當克魯茲填寫Morrison遞給他的4473槍枝交易信息表時,面對:「你曾被裁定有精神缺陷,或曾被送進精神病院嗎?」他的回答是,「不曾。」

NICS資料庫裡,一定也沒有克魯茲的任何紀錄。

按照布萊迪手槍暴力防止法,近20年來,隸屬於聯邦調查局(FBI)的NICS運作了2.3多億次的背景調查,其中130多萬次未通過審核,該系統向槍商提出拒絕交易建議。從1998年至2014年,FBI拒絕了1萬6669人次在背景調查中發現精神問題裁定的試圖購槍者——正服用抗抑鬱藥物的維州理工槍手趙承熙、珊迪虎克小學槍手、亞斯伯格症候群患者蘭薩(Adam Lanza),顯然也不在其中。

川普廢法 總統有過失?

負責FBI邁阿密支部的特工羅伯.拉斯基(Rob Lasky)表示,他們去年9月曾接獲線報,稱YouTube上有一段視頻下留言說:「我要做職業校園槍手。」由於FBI檢索數據庫無果,拉斯基表示,最終查不出是誰留言。然而網民憤怒了,有這麼難嗎?明明留言人與克魯茲同名同姓!

克魯茲行凶後,全美多地傳出有人企圖模仿犯案。其中,德州阿靈頓高中兩名學生在教學樓牆壁塗鴉,威脅要在學校開槍,被以恐怖威脅三級重罪起訴。有人就質疑,假設克魯茲在FBI接獲線報後被捕、控罪,結果會不會不一樣?至少當他在填表時,他將面對「你被控有重罪嗎?」的提問,至少他要決定是不是給出一個良心回答。

總統川普趁機發推文聲討FBI:「佛州校園槍手犯案前,FBI錯過了那麼多的信號,卻忙著查通俄門。」他又把矛頭對準體制外:「種種跡象顯示佛羅里達槍手精神失常,他因為不良和古怪行為遭到退學。鄰居和同學知道他是一個大問題。碰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向當局報告,一次不行再報告一次!」

然而此言很快引來打臉。一年前的2月,川普廢除了歐巴馬時期一項意圖阻撓精神病患購買槍枝的法規。該法規允許NICS獲得社安局存檔的精神病患名錄,名錄裡包括接受聯邦精神衛生福利人員的信息。這一法規甚至並未試圖改變當前的任何槍枝法律,而只是希望加強聯邦部門之間的溝通,以讓槍枝銷售獲得更嚴格的監管。

向NICS上報 為何那麼難?

歐巴馬政府也曾修法來加強聯邦與州之間相關信息交換。因為儘管聯邦法律禁止被裁定有精神缺陷、或曾被送進精神病院的人員購持槍枝,卻沒有聯邦法要求各州上報指認精神問題人員的身分。

佛州州法要求佛羅里達執法廳(FDLE)維護上述人員資料的數據庫,一旦有相關裁定,法庭文員須在一個月內報給FDLE,至少包括姓名、別名、性別、生日信息。FDLE被授權、但並未被要求向聯邦機構披露數據庫內信息,以專門用來決定槍枝銷售或轉售是否合法。

2012年,國會審計調查處(GAO)發布報告指出,有各種技術上、溝通上、以及法律上的障礙,使得州部門向聯邦報告精神衛生紀錄存在困難,其中就包括健康保險隱私與責任法案(HIPAA)。這個法案只允許適用機構(如:州精神衛生廳)在有限的情況下,向NICS上報精神病患資料。2016年1月,時任歐巴馬政府衛生署修訂了HIPAA,明確准許適用機構向NICS披露被裁定有精神缺陷、或曾被送精神病院人員的信息。

就在2016年,克魯茲在社交媒體Snapchat發布視頻展示割傷雙臂,並揚言「要出去買槍」,有人向南佛州的Henderson Behavioral Health舉報,要求鑑定其精神狀況是否需要強制收治。這家精神病院跟克魯茲和他的養母聊了聊,了解他有遵醫囑服用多動症、憂鬱症和自閉症藥物,便沒有採取行動。

人們不禁要猜想,假設此事沒有不了了之,克魯茲被收治,他的案例或許很有機會被通報到NICS。至少,在面對「你曾被裁定有精神缺陷,或曾被送進精神病院嗎?」這個提問時,他很可能會知難而退?

精神衛生系統 怎麼了?

佛羅里達州長史考特(Rick Scott)在槍案後很快表態,將與州議會討論提高精神衛生服務經費,並討論如何防止精神病人拿到槍。州長的表態事實上暴露了一個問題:經費一直太缺了,相關法規恐怕也太鬆了。

位於維吉尼亞的治療倡議中心(Treatment Advocate Center)主任斯努克(John Snook)指出,佛羅里達州精神衛生服務經費緊缺的狀況,糟糕到在全美排第44位。這就是為什麼就算有人向當局舉報精神異常者,病院和床位不夠,精神科醫師不夠,也是徒嘆奈何。除非到了人人都看出來此人病得不輕或真的很危險。而這個時候,「倒有可能是當地警局、甚至是中情局(CIA)等執法部門先行一步。」

這也就難怪,鄰居們經常能看到克魯茲家門前停一輛警車,那是養母在他行為失控時報警,讓警方干預來了。

斯努克認為,佛州的執法人員被迫承擔了一個本不該屬於他們的角色,佛州監獄裡也關了不成比例的精神病人。而精神衛生系統的作用,主要是進行有效的治療,控制精神病人的危險行為。他指出,治療倡議中心所在地的維州,精神病服務深入社區,有異狀者不難得到系統收治。而亞利桑納州在治療的連續性上做得很好,第一次精神病爆發,和已有幾次發作,會有不同的治療項目來收納病人。

相關報導

華人槍王:紐約市嚴控攻擊步槍 AR-15不賣

更多精彩文章  請見 世界周刊  (周日出刊,随報附贈)

克魯茲在社交媒體上傳持槍照片。(Instagram) 克魯茲在社交媒體上傳持槍照片。(Instagram)
佛羅里達帕克蘭高中發生校園槍擊案,造成17人喪生,學生追思遇害的同學。(路透) 佛羅里達帕克蘭高中發生校園槍擊案,造成17人喪生,學生追思遇害的同學。(路透)
同學向佛州校園槍案死難者獻花。(Getty Images) 同學向佛州校園槍案死難者獻花。(Getty Images)
全國步槍協會2月下旬在一次推廣會上展示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手趙承熙頭像。(路透) 全國步槍協會2月下旬在一次推廣會上展示維吉尼亞理工學院槍手趙承熙頭像。(路透)
道格拉斯高中槍案兩名倖存學生上電視節目,討論槍枝立法。(TNS) 道格拉斯高中槍案兩名倖存學生上電視節目,討論槍枝立法。(TNS)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