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4493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夏威夷三島遊記

大島上的火山口在冒煙。 大島上的火山口在冒煙。
毛伊島的Hana海岸驚濤拍岸。 毛伊島的Hana海岸驚濤拍岸。

去年女兒給我的生日禮物是帶我去夏威夷旅行。11月的紐約已入冬,但夏威夷還是夏天,短袖短褲或裙子就行。我們乘夏威夷航空公司的航班,直飛到檀香山(Honolulu),一到機場我們就馬上卸下冬裝。女兒告訴我這次自行旅行全是通過Airbnb訂下住宿,簡單省錢且都在交通方便之地。要去的三島是歐胡島(OAHU)、大島(Big Island)和茂宜島(Maui)。通過衛道(Viator)訂下波利尼西亞旅遊公司(Polynesian Adventure Tours)每座島的一日繞島遊,其他時間我們就自行遊玩。

一、AirBnB的住宿

•歐胡島

從檀香山機場坐上巴士公車50分鐘後就到了威基基(Waikiki)的Nahua街。抵達住宿地後放下行李就出門,環視四周,這是威基基的鎮中心,方便至極,公車站、餐廳、海灘、大購物中心都只有幾至十幾分鐘的路。走一條街就到國際商場(International Market Place),穿過它就到威基基海灘。在街上轉一圈,覺得到了一個亞洲的現代都城,路上遊客多來自日、韓、台、中、南亞等地。在檀香山,巴士是很方便的,一趟公車票價是2美元,但付4美元就可有一天無限乘票,司機兼售票。我們去珍珠港,來去機場就是上車時購的全天通使票。巴士的班次要看路線的繁忙,一般15至20分鐘一趟。我想在檀香山,值得一提是:威基基的國際商場。

這個商場別具一格,給我留下好感。它於2013年擴建,2016年重新開放,內有許多高檔商店,如薩克斯第五大道等。奇的是進入商場當中一叢比三層樓高的榕樹衝天而立、無封頂,電動滑梯可送遊客到二樓的小樹屋,再往下看其旁根錯節及周圍的花圃流水,各商店圍繞其而建,觀賞這叢巨榕與花圃流水,甚是心悅神怡。

•大島

我們住在大島南西岸的Kailua-Kona鎮。大島沒有全島通行的公車,但每縣鎮有Trolley。Kailua-Kona鎮Trolley 每兩小時一趟;可以叫Uber,價格還可以,但晚上要等很長時間。我們的屋主是三年前從德州移到大島的,他用40萬美元買下這產業,現有三套房供遊客住宿,並兼職電腦工程師工作。

從我們住地到海灘只要走十幾分鐘,但到鎮中心就得走近一小時左右。這鎮上的晚上除了酒吧沒什麼好消遣的,但每周五晚在鎮中心一個叫Royal Hotel的地方,有個很專業的露天表演,這個演出組織是The Royal Kona Luau,演出人員大多是夏威夷本土人。我們的票是早早就訂好了,明文規定如下大雨不能演,是不退款的,那天我們幸運碰上好天氣。演出包括島嶼藝術和手工藝展示,音樂表演有夏威夷民歌、夏威夷舞蹈及其古典才藝,還有豐盛的夏威夷式自助晚餐,票價公道。餐前坐等時,眼前是高高棕櫚樹搖曳,彩虹滿天,夕陽從滔滔海面漸漸落下,甚是千金難買一刻的愉悅。

•茂宜島

從大島到茂宜島我們乘九人小飛機,大約40分鐘的低空飛行。這是此生的新經驗,上機前沒經過安檢,從空中機窗俯視,似乎可見魚群海洋面上銀光閃閃。

在茂宜島我們住在Kihei,也是南西岸。這是個度假村落,我們住二樓二房一廳的套房,好像是個管理公司在打理運營。進去是在冰箱上寫著我們及一對韓國人的姓名。第二天他們走了,隔一天住進一對印裔。直到我們離開都沒打過招面。一有人離開管理就派人來打掃。

茂宜島有公車,比大島方便,也是一趟2美元,4美元就是全天通票。其中一天我們在度假村門口上了車轉一趟到西北邊的Lahaina鎮遊玩。在那鎮可以清楚看到對面被Larry Ellison(甲骨公司創始人)買去97%產權的Lanai島。在這我還看到孫穗芳為其祖父孫逸仙當年曾待過的和興會館立的碑文。

茂宜島的西岸是旅遊度假勝地,東岸是森林與懸崖峭壁,可見驚濤駭浪。有段景致可與義大利南部的阿瑪菲海岸比美,但這兒懸崖無住房少有人煙。

二、波利尼西亞繞島遊

因在出發前都訂好票了,波利尼西亞旅遊公司的人都是在我們住的附近接我們、乘大巴出發,結束後再送我們回原地。歐胡島及大島的導遊看起來都是土生土長夏威夷人,體形像日本像相撲選手又高又壯,導遊們都是邊開車邊介紹景點。

•歐胡島

歐胡島導遊說要停六個點,每個點只停15到20分鐘,一路停的是Nuuanu Pali lookout、Byodo-In Temple、Kualoa Ranch、Dole Pineapple Plantation。只覺得一直在趕路,這樣下來也用了整整近九小時。後來從所給的導遊圖上看,只繞了東邊半島,就從中間上了高速公路趕回檀香山。司機說這兒的高速路塞車很可怕,有時碰上車禍三個小時出不來。可能是電視劇「Hawaii O-five」的緣故,在車上有人問司機,這兒的犯罪率如何? 司機說檀香山什麼樣犯罪都有,與內陸沒兩樣。這幾個景點中,在Koolau山腳下的軍人公墓旁的廟宇Byodo-In Temple極具風味,禪意十足,如入日本境內。據說Byodo-In Temple建於1968年,開放以紀念首批日本移民此地100周年。這個廟宇沒有僧人住持,歡迎各種信仰遊人免費參觀。

•大島

大島的司機兼導遊帶我們繞了整個島一圈,也是一邊開車一路介紹,行駛了12個小時,停了8個景點:Kona Coffe Farm、Punaluu black sand beach Park、Hawaii Volcanoes National Park,然後經過Hilo地區的 Wailuku River State Park 及Rainbow fall,再北上到沖浪勝地Kohala,後就南下路過Parker Ranch,我們看到山玻上一群群牛羊在吃草。導遊說自從John Parker 1816年與夏威夷王室聯姻後,帕克家族和夏威夷王室就建立了一種關係,這種關係是由他們的共同的家庭、忠誠和愛的價值觀支撐的,所以帕克家族極大地影響著夏威夷王室後來200年的政治、經濟的決策。如今這個牧場是由一個基金會管理著。

這一路他簡要介紹了18世紀中葉英國探險者船長Mr.Cook的故事,在鎮中心有一以其為名的紀念館。他說早期來到此島的探險者從當地部落頭領手裡購入大量的土地作為種植園,從中、日、菲、韓、葡等地招募了大量的勞工種植甘蔗以製糖,發展牛羊等畜牧業。這些勞工有大約一半回老家,一半留下了成為夏威夷居民。到20世紀60年代蔗糖業開始走下坡,當地官民從澳洲引進澳洲堅果樹種植,還引進彩虹桉樹(Eucalyptus deglupta或rainbow eucalyptus)供日本等國建築之用。澳洲堅果種植很成功,現在世界各地都有銷售夏威夷澳洲堅果;但彩虹桉樹種植的經濟效益卻不好。

這次我們進入Hawaii Volcanoes National Park,看到了火山在冒煙,聽說有人在這待到半夜三更為了目睹火山的岩漿。

接著我們去Hilo,大島東岸的重鎮,因為地勢的緣故,Hilo地區天天有陣雨。它是大島人的蔬果生長之地,我在Kona鎮中心當地的農貿市場買過木瓜、龍眼、小番石榴、小黃瓜、西紅柿等。還買到心儀已久的百香果,不過不是紫色的,外形像檸檬,但味道差不多。導遊沒有停靠在Hilo,只在其主要街道穿過。後來是停在景點Rainbow Fall,在這兒除了看小小的瀑布水流,走上坡可看到一片上千年的榕樹槃根錯節,只是在烏雲迷霧的天氣裡顯得陰森森的。

在大島的那周六我們正好路過鎮中心的州立公共圖書館,我與值班的館員交談,問是否有中文藏書,他說這館有日文資料,Hilo那邊華裔多,有中文收藏。

•茂宜島

波利尼西亞公司打理的茂宜島一天遊,給我們一個驚奇。首先是小巴,司機與導遊是兩個上了年紀的白人。司機70多歲,因失聲無法講解;公司派了另一人做導遊,此人自稱85歲。後來才得知他們都是該公司的退休員工,客多時他們出來掙額外收入。我們在西岸中部的Maalaea吃了早餐後,出發去機場接上三個從檀香山飛下機的遊客。這中間穿過大片的廢棄甘蔗田,導遊指著一個有煙囪的廠區,告訴我們這是夏威夷最後的蔗糖製造公司於2016年宣布停業。

從Kahului機場不久就上來山路,後來小巴在山路小道繞行,小心翼翼駕駛在經年未修山澗木橋時,我們都覺幸好一路有這經驗老道的司機。車子停在Keanae半島,讓我們領略海浪驚濤;停在Haleakala National Park,踩著黑沙灘看到大烏龜,在 Wailua看瀑布不是很驚奇,對附近的Oheo Gulch七個池僅也是匆匆一晃。直到車子行駛到正規的Hana高速公路時,那沿岸的臨海背山─那山脈經火山爆發形成的凹凸不成形的壯觀,讓我讚嘆不已。

在茂宜島我們還加入一次在Haleakala National Park的萬尺山頂觀日出的活動。這個行程是由Robert Hawaii公司提供。凌晨三點小巴來接我們。女兒穿上所有厚衣,我僅加件薄外套,到了山頂才知真是冷,所幸那司機有經驗存了幾件備用的大衣,借我一件他的大絨夾克,我才能與黑壓壓一片人群一起俯視腳下白雲翻騰,晨曦破曉,圓圓的紅日躍出雲海。這是我的第一次高山觀日經驗,難以忘懷。

三、夏威夷本土文化與傳統

據說夏威夷原住民的祖先是波利尼西亞人(Polynesians),其語言與紐西蘭的毛利語言有關聯。1778年庫克船長抵達時,波利尼西亞人口估計25至80萬之間。100年後由於外來人帶入的流感、天花、麻疹等疾病,夏威夷原住民沒有抵抗力,人口大大減少,至20世紀初成為美國的領地(Territorial)時,人口普查僅剩不到4萬。

當外入者從當地頭領手中大片購入或租賃土地以作甘蔗種植園期間,大批外籍勞工進入夏威夷。據說在1852至1887之間第一批來自中國的勞工就有5萬人,1885至1924之間有20萬日本勞工,1903至1910期間,有7300韓國勞工。直到1906才有第一批菲律賓人登陸,在1909至1930期間有11萬多勞工來自菲律賓。這些外籍勞工有一小半返回原國,剩下就落地生根了。1959年夏威夷成為美國的一個州,遺留的勞工也成為合法的美國移民。

夏威夷本土人士非常推崇本土文化。在機上夏威夷航空公司就發給我們一張簡要夏威夷問候語,據說除了英語,夏威夷語也是州的官方語。他們在小學中學提倡學習,在大島的夏威夷大學就有開設夏威夷語的碩士學位課程。我們在大島的Royal Hotel看那場表演時,整個演出中節目主持人都是一遍夏威夷語,一遍英語。

無論從何方進入夏威夷, 都要申報是否帶動植物種子,水果及其他生物有關的東西。當地政府很注重保護其生態環境與種植,可能對農產品進出有管制。所以到了夏威夷你會感嘆那的瓜果蔬菜都比紐約貴好多。像美國的大多城鎮,大的娛樂活動不會天天有,但鎮上購物中心遍布餐館與酒吧經常有歌手駐店演唱。

當我們在大島的Royal Hotel看那場表演時,在開餐之前,演出者特為我們演示傳統烤豬(Pork Lau Lau)。在檀香山我們就曾吃過這道菜,是一塊豬肉包在芋頭葉或盧奧葉蒸熟。表演傳統上做法是在地上挖個坑,整隻豬用當地紅海鹽腌抹後,用芋頭葉緊緊裹住,再裹上盧奧葉,然後放入坑中慢慢烤,烤前還有司儀活動。

我對夏威夷的另一道本地菜Poke很垂青。這道菜是生魚加佐料調製,可用大小魷魚、鮭魚、金槍魚等海鮮。因四周是大海洋這些原料非常新鮮,那道菜就非常可口。在大餐館可能作為餐前菜,在小店就當主菜了。一勺大米飯,一勺生魚,一勺其他伴菜就是一頓主餐。在此地的FaodLand超市也賣各種當天製作的Poke。

住在紐約我們極少看到空中彩虹,但在夏威夷你可天天看到彩虹,有時還可看到雙彩虹。那天我們看日出後下山,就俯視到彩虹,在我們的腳下,在我們身邊。怪不得稱為「彩虹之州」。

我們是很喜歡選擇AirBnB住宿的。不僅經濟且都提供廚房,讓我們吃喝可隨心所欲。三個島頭尾14天時間不算很充裕,但預定的每島一天繞島遊總算是讓我們走馬觀花了。寫下此文以免遺忘了。

 啊,日跳出了! 啊,日跳出了!
讓我們靜靜坐在這一會兒。 讓我們靜靜坐在這一會兒。
在這餐廳可眺望檀香山繁華之鎮,威基基海灘,鑽石山頭。 在這餐廳可眺望檀香山繁華之鎮,威基基海灘,鑽石山頭。
檀香山的Byodo-In Temple,1968年開放以紀念首批日本移民此地100周年。 檀香山的Byodo-In Temple,1968年開放以紀念首批日本移民此地100周年。
高高棕櫚樹搖曳著,彩虹滿天,夕陽從滔滔海面漸漸落下。 高高棕櫚樹搖曳著,彩虹滿天,夕陽從滔滔海面漸漸落下。
正在演示怎樣製作傳統的PorkLauLau。 正在演示怎樣製作傳統的PorkLauLau。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