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26843/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馬清清案 被告索伯斯當庭失控大吼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馬清清。(本報檔案照) 馬清清。(本報檔案照)
涉嫌殺害馬清清的非洲裔男子索伯斯。(本報檔案照) 涉嫌殺害馬清清的非洲裔男子索伯斯。(本報檔案照)

馬清清案開庭審理第五天,助理檢察官沃肖斯基(Jack Warsawsky)日於庭上接連提出通聯紀錄、錄像和警方應訊時口供作為證據,直指被告索伯斯(Christopher Sobers)在馬清清遇害前有著重大嫌疑。隨著越來越多對索伯斯不利證據出現,辯護律師莫茲(Judah Maltz)似乎也開始焦慮,被告更於警探還原當時應訊畫面時,當庭失控大吼,場面一度混亂,法官只好中斷審理過程,先讓陪審團離席,並對被告做出嚴厲警告。

警探貝(Joseph Bey)上庭陳述自己被帶往警局時的應訊狀況,當辯護律師問到貝是否曾對索伯斯進行詐供,並質問他有沒有刻意引導索伯斯,逼迫他承認打過電話給馬清清時,警探輕描淡寫的態度惹惱了一旁的索伯斯,他忽然當庭大吼,反駁當時狀況根本不是那麼簡單,並且順著莫茲之前所提問,強調自己被重複逼問相同問題長達30次,儘管已經表示想要離開,都直接被警方忽視。

索伯斯的失控,引起法官出面喝斥,指被告的行為已經嚴重影響法庭審理程序,並且鄭重要求被告保持安靜,否則接下來證人出庭接受問訊,將不能出席旁聽。莫茲在一旁也極力安撫索伯斯,「你要證明自己是無辜的,首先你要學會怎麼冷靜!」數分鐘之後,情緒失控的索伯斯才漸漸冷靜,但臉上仍寫滿憤怒。

辯方律師莫茲也在許多對於被告不利的證據下,表現略顯驚慌,對於警探貝的提問持續刻意在「詐供」上打轉,對於警探的說法,莫茲一直沒有問到想要的答案,因此採取連續問答的方式,逼迫警探承認逼供被告說出對自己不利的供詞,並且質疑在審訊階段是否曾有言語過當和刻意引導被告之嫌。

沃肖斯基則首先傳喚負責下載巴士行車錄像的夏克斯(Jumani Shakes)出庭作證,2015年10月10日在編號191公車(queens bus)上,攝像頭所拍攝到的確實為被告索伯斯本人,畫面上也能清楚看到索伯斯,帶著疑似馬清清生前背著的中式提包;但由於陪審團還未做出裁決,目前只能將此說法列為假設。

接著輪到電信業者T-mobible員工賽拉(Joseph Sierra)出庭,向陪審團員表示自己負責國際網路通訊識別相關業務。他對於被告與馬清清手機中的通聯紀錄作出解釋,儘管手機內容資料遭到消除,但是依然可以從所屬電信公司中提取出九通電話的通訊記錄,藉此向陪審團證實被告與馬清清事前確有聯繫過,

最後沃肖斯基請來負責犯罪通訊調查的警探卡洛里(Christ Connolly),他專門自移動設備提取數據的安全取證,向陪審團佐證於2015年10月14日當天的所有紀錄都是能夠被追蹤到的,這一說法對於被告索伯斯來說也十分不利。

另外,當日審訊結束時,陪審團其中一位亞裔陪審員,因為連日來不斷出庭,情緒不穩,當庭情緒失控崩潰落淚,因此在法官與辯護律師跟助理檢察官三方溝通之下,決定將她從陪審團名單中移出,沃肖斯基表示14日將會針對DNA相關部分提出證據。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