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2538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亞裔案例少 華人不適新規?

廖光然說,SPRINT實驗以白人為主,結果對華人也許不太適用。(美聯社) 廖光然說,SPRINT實驗以白人為主,結果對華人也許不太適用。(美聯社)
廖光然認為,華人「使用老的血壓標準仍有道理」。(廖光然/提供) 廖光然認為,華人「使用老的血壓標準仍有道理」。(廖光然/提供)

芝加哥大學心臟科主任、教授廖光然(James Liao)說,假如是一個沒有糖尿病、75歲以下的白人,10年內發生心血管疾病的風險高於15%,有足夠的證據要採用2017年高血壓標準,把血壓控制在130/80以下。但是,假如你不能滿足上述條件,也許「使用老的血壓標準仍然有道理」。他表示,新標準的根據是一個叫做SPRINT的實驗,參加實驗的華人不多。

不過,也有專家持不同看法。路易斯安納州的杜蘭大學(Tulane University)流行病學教授何江表示,2017年高血壓標準的依據的確是SPRINT實驗,實驗者以白人、黑人、西語裔為主,亞裔很少。但是,由於血壓與心血管病和中風是「線性關係」,即血壓越低,心血管病和中風發生率越低,因此儘管亞裔實驗者很少,但從流行病學上看,這個標準應用到亞裔身上應該沒有問題。

●華裔專家 提出不同看法

廖光然在來芝加哥之前曾在哈佛醫學院擔任教授,對高血壓、高膽固醇和血管疾病的機制做過基礎和臨床研究,發表了250多篇論文。他說,2017年高血壓標準主要來自SPRINT實驗,引起一些專業協會的異議。「SPRINT Trial僅是一個實驗,但許多臨床醫生想看到另外的實驗,也許實驗應該在別的國家進行」。

他說,因為種族之間存在遺傳變異,實驗結果應該對每個人都適用,包括在中國的人群。假如要把2017年高血壓標準用於中國,類似SPRINT實驗應該在中國用中國人進行,這樣才準確和有意義。

此前,人們認為,把收縮壓降低到140以下,對心血管沒有好處,而且低於140的血壓會導致某種損害,如頭暈和昏厥。廖光然表示,的確在以前對糖尿病的ACCORD實驗中,140的收縮壓和120的收縮壓的結果是類似的。因此,以前的血壓指南建議,收縮壓的目標應該是140。

若是血壓降到120,可降低心血管病相關風險的25%,但會導致更多的低血壓、暈厥、腎臟損傷和代謝紊亂。不過,SPRINT實驗顯示,假如把血壓標準從140降到120,那些十年內增加心血管疾病和中風的人,不僅心血管疾病風險可以降低25%,而且包括所有的死亡原因,其絕對風險降到0.54%。總的來說,SPRINT實驗是很好的研究。

廖光然連續六年被「芝加哥雜誌」評為「心臟和血管疾病的頂尖醫生」及榮獲美洲中華醫學會(CAMS)終身成就獎。他表示,如果病人有心臟病的風險因素,如高膽固醇、肥胖、有家族心臟病史、吸菸,十年發生心臟病的機會大於10-15%,血壓的標準應該控制在130,也許可以接近120。但對其他沒有這些心血管疾病風險的人,血壓可以低於140。他說,預防高血壓的最佳方法是飲食療法,對華人來說就是少用醬油及加強鍛煉。

華人食用醬油較多,對降壓不利。圖為中國一醬油生產廠。(路透) 華人食用醬油較多,對降壓不利。圖為中國一醬油生產廠。(路透)

●新規實驗 參與者逾50歲

美國衛生總署(NIH)下屬的「國家心臟、肺臟和血液研究所」(NHLBI)網站公布了SPRINT實驗的研究資料。資料顯示,9361名年齡在50歲以上的美國人參加了實驗,他們收縮壓在130或以上,至少患有一種心血管病。參加者有男有女,包括少數族裔,25%的人年齡超過75歲,但患有糖尿病、曾經中風、多囊腎者被排除在外。實驗從2010年進行到2013年,在美國102個中心進行,包括美國屬地波多黎各。

實驗者分為兩組,一組稱為強化治療組,另一組是對照治療組。強化治療組把實驗者的收縮壓降到120以下,平均要服三種藥;而對照治療組是服藥把收縮壓降到140以下,平均服用兩種藥。與對照組相比,強化治療組的心臟病發作、心衰和中風的機率降低了25%,死亡風險降到了27%。早期分析發現,這個結果對整個實驗者來說是一樣的。單獨分析發現,強化治療特別有益於75歲以上的老人、伴有慢性腎病患者。

研究顯示,強化治療高血壓,使其收縮壓低於120,其益處明顯超過害處,不管他們的性別、族裔、民族和年齡。2015年,美國「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發表了這個研究成果。該成果被美國心臟協會(AHA)和美國心臟病學院(ACC)及其他九個專業協會採用,作為制定新的高血壓標準的關鍵研究之一。

杜蘭大學流行病學教授何江表示,過去高血壓的標準是血壓大於140/90,現在新的高血壓標準是130/80,影響很多人。這些人分為兩個部分:一是血壓在130/80至140/90之間的人;二是那些按照過去的標準把血壓控制在低於140/90的人,現在要控制到130/80以下。

他說,現在發達國家都用120/80標準。低收入國家、中等收入國家因為沒有能力達到這個標準,因此沒有把高血壓標準降低到130/80。他表示,即使中國現在不用130/80的高血壓標準,將來也會用。「我的觀點是,血壓越低越好」。

●標準改變 中國醫保吃緊

由於美國醫學科研發達,因此美國醫學標準一直被其他國家採用。中國最有影響的公眾微信號「今日頭條」2月1日推出消息,標題就是「最新年齡血壓表,每人都應該存一份」。其正常血壓值也是120/80,不過沒有稱為正常血壓,而是稱為「理想血壓」。其正常血壓值是130/85。正常血壓高值的收縮壓為130-139,舒張壓是85-89。

香港中文大學高血壓病專家唐金陵撰文建議中國應「等一等」,不可對這個新標準太熱心,也不建議中國人用這個「新切點」評估自己是否高血壓。他說,如果把這個新切點用於中國,中國的高血壓病人就會增加一倍,「從現在的28%猛增到近60%,高血壓病人數從現在的3億增加到6億」。因為降壓藥已經納入醫保,必然導致更多人吃藥。現在,中國社區醫療應對3億高血壓患者已經很吃力,如果再增加3億病人,中國的社區醫療系統尚未準備好。

文中說,如果是沒有其他危險因素的中青年,血壓值130/80至140/90之間,患上心血管疾病的風險遠遠低於5.6%,只有很少人會從降壓藥治療中受益。假如這些人實際十年心血管疾病的風險為2%,那麼1000人服用降壓藥10年,只有5個人會因為服藥預防心腦血管發病,其他人吃不吃藥,也沒有關係。當血壓介於130/80至140/90之間時,甚至血壓值140/90至160/90之間,如果沒有既往心腦血管病史、糖尿病、高血脂、家族史和吸菸等危險因素,他們無需緊張,最好的選擇是通過生活方式的改變改善血壓。因此,提示他們關注血壓沒錯,但稱其為病,難免很多人去看病吃藥。

作者表示,SPRINT實驗對象的平均年齡是68歲,平均收縮壓是140,三分之一的收縮壓在145以上。病人十年內發生心血管疾病的風險是21.9%,「這是一個心血管疾病很高的人群,不是一般高血壓患者的風險」。實驗病人的指標大大不同於130/80至140/90的人群,故研究結果不能直接用在這些中青年身上。

何江說,高血壓與心血管病和中風是線性關係,無種族差異。(Getty Images) 何江說,高血壓與心血管病和中風是線性關係,無種族差異。(Getty Images)

何江說,他將參與中國進行的有關高血壓的兩個重大國際研究項目。一個是北京天壇醫院的「把收縮壓140降到120,觀察對中風發病率的影響」。另外一個是上海瑞金醫院的「把血壓降至120對糖尿病人的影響」。兩個研究項目獲得中國科技部的資助,項目由中美雙方科學家負責,他是美方負責人。他表示,「中國這兩個研究項目是美國SPRINT實驗中排除的,因此比較有意義」。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