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24640/article-link/

首頁 亞特蘭大/佛州

一度不再碰音樂 鄭皓安從人性悟指揮路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與德國著名歌手古納麥亞(Herbert Grönemeyer)首演音樂會後合影。(鄭皓安提供) 與德國著名歌手古納麥亞(Herbert Grönemeyer)首演音樂會後合影。(鄭皓安提供)
2017年鄭皓安與伯恩交響樂團(Bern Symphony Orchestra)練習。(鄭皓安提供) 2017年鄭皓安與伯恩交響樂團(Bern Symphony Orchestra)練習。(鄭皓安提供)

甫獲歐盟指揮比賽第一名的鄭皓安(Henry Hao-An Cheng),音樂之路歷經波折。由鋼琴家夢開始,但卻因為準備大學畢業音樂會時過度練習傷了手指,畢業之後數年不碰音樂,回到亞特蘭大。直到他聽到帕摩爾(Michael Palmer)指揮喬治亞州立大學樂團演出布拉姆斯「奈尼亞」(Nanie)合唱管絃樂曲,人生才再度出現與音樂交集的轉捩點。

鄭皓安說,當天學生樂團並不完美,但成員以誠摯的靈魂演奏,詮釋歌詞中感嘆年輕生命凋零的美麗,他為之心折。會後他到後台與指揮交談,自此與他的第一位伯樂─帕摩爾亦師亦友,一起聆聽、討論音樂,受到鼓勵,決定到喬州大修習指揮。

鄭皓安的第二位伯樂為前亞特蘭大歌劇院指揮費根(Arthur Fagen)。費根偶然聽到他指揮貝多芬第8號交響曲第一樂章,建議有天分的他到印第安那大學修習博士。在新學校,增加許多與聲樂學生練習歌劇機會。

從柏林接受電話專訪的鄭皓安表示,2015年他到德國柏林進修,領悟到音樂需要與人性和世界連結,而不僅是追求每一個音符的準確,而人性的發展需要時間。與在美國匆忙急促生活不一樣,他在歐洲生平第一次安排休息,放空自己,在公園散步,和朋友聊天,在家享受晚餐,體會每個作曲家的真實。

他說,最喜歡匈牙利指揮兼作曲家費雪(Ivan Fischer)。他讚揚這位指揮家具冒險精神,且能說服團員跟隨,瘋狂並有天賦,預演的馬勒第2號交響曲終曲樂章,令人震撼。費雪當時要求團員奏出最大聲量,之後要求團員再更大聲,鄭當時坐在觀眾席中,為那些團員感到痛苦,看到他們因受不了尖銳的聲音,把耳朵捂起來,尤其是坐在定音鼓前面的團員,全場簡直像一場熱門搖滾音樂會。

指揮進而要求鼓手把最大的大鼓拿出來,打出它最大的音量,團員紛紛皺眉頭,不敢認同指揮的做法。經過這段混亂騒動後,費雪才告訴大家,馬勒提及寫這一首交響曲時,想像自己走向大瀑布越來越近的經驗,那巨大的聲音,是人類能忍耐的最大音量,地球為之震盪。

鄭皓安指出,他看到所有團員露出會意的笑容,接著彈奏出震動整個音樂廳,幾乎是不可能的極至音響。對他而言,這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是對人性的一種信念。

另一個讓他感動的經驗,則是在阿姆斯特丹梵谷博物館二樓,他看到梵谷寫給家人及朋友的信,一封又一封,鉅細靡遺討論每一步的實驗性畫圖技巧,不斷思索,尋找發展他自己的聲音。這樣的熱情,令他敬佩。

鄭皓安言談中流露感謝,因為父母親辛苦工作,使他和哥哥能在美國享受開放、毫無保留的環境。他亦尊敬有如第二位母親的鋼琴老師陳瑞玟(Ginger Chen),為他音樂啟蒙。

現居亞特蘭大的父母鄭圳明、姜健芳,與鄭皓安在維也納相聚。(鄭皓安提供) 現居亞特蘭大的父母鄭圳明、姜健芳,與鄭皓安在維也納相聚。(鄭皓安提供)
鄭皓安與艾森學生管絃樂團(Essence Studenten Orchester)演出音樂會。(鄭皓安提供) 鄭皓安與艾森學生管絃樂團(Essence Studenten Orchester)演出音樂會。(鄭皓安提供)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