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23401/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陳芳明灣區訪親:台灣未來最大挑戰是兩岸

近期於灣區訪親的陳芳明,不諱言對民進黨執政的失望,但對台灣民主發展充滿了信心。(記者張毓思/攝影) 近期於灣區訪親的陳芳明,不諱言對民進黨執政的失望,但對台灣民主發展充滿了信心。(記者張毓思/攝影)

「很多學生在太陽花運動之後,都告訴我他們是天然獨。我跟他們說,如果你們是天然獨,我就是人工獨,我是被國民黨列黑名單才開始思考台灣的出路。」擁有鮮明色彩的陳芳明,戒嚴時期曾致力於黨外人權運動,現為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陳芳明近期於中半島的貝爾蒙(Belmont)訪親。談起台灣政治現況,陳芳明似乎想要說他沒有忘記那些口號背後最初的信念。你說起台獨,他會問你這是什麼樣的台獨,你說你要民主,他又會問你這是屬於誰的民主。

「我還沒有看見民進黨做一件正義的事情。」談起重掌執政權的民進黨,陳芳明並不諱言內心的失望,他說:「民進黨以前是跟勞團站在一起的,當年的公民運動都是跟民進黨結盟,可是它握有權力以後,就一個一個跟民間團體離婚,這是最大的一個騙局。」

陳芳明表示,隨著年輕世代的人權與公民意識抬頭,國民黨將失去政治影響力,而時代力量等小黨的興起,有可能成為民進黨繼續執政的挑戰。陳芳明問:「民進黨還是代表了台獨,但你是什麼樣的台獨?你是跟資本家結盟的台獨?還是跟人民結盟的台獨呢?」

陳芳明說,是「文學與歷史的眼睛」,讓他看見了政治邊緣者的掙扎,而台獨不能是自成一格的追求,必須奠基在人權之上。

「你不懂原住民的語言,你透過他們漢字的書寫,終於看見了部落的生活。文學之所以迷人可貴,在於它帶你看到你這輩子不會看到的世界,你看到了女性的、同志的與原住民的生活。我們看見了以後,難道就無動於衷嗎?我們看見了,當然會在行有餘力的時候,要為他們講話,文學的力量就在於此。」

陳芳明表示,也正因為看見了不同族群的經驗,才對一個屬於所有人的民主有所堅持。他說:「台灣民主運動展開的時候,性別、族群與階級也都加入了,女性主義者與環保運動都是黨外運動重要的夥伴,整個社會的力量匯集在這個潮流中,才衝破了戒嚴的體制。」

被問到台灣未來最大的挑戰,陳芳明毫不猶豫地點名兩岸關係。

他說:「這是國民黨留下來的後遺症,我們必須處理這個東西,這不是一個世代可以解決的,甚至可能是每一個世代永遠都必須處理的問題。」

談到中國快速的發展與擴張,陳芳明不感到憂心,並表示中國繁榮的沿海城市反而成為了台灣的國防線。「哪一個國家正在賺錢的時候會發動戰爭?」陳芳明表示,雖然兩岸關係是一大難題,他堅信台灣年輕世代有面對這項困境的智慧。

「我有生之年看到太陽花運動,而且也參與其中,我覺得我這輩子就值得了。 我們這一代在推動民主運動的時候,常懷疑台灣是不是真的能夠有言論自由,但現在年輕人的世界觀,跟我們這一代完全不一樣。他們有著過人的信心。 」陳芳明說:「我看見了一個新的世代的誕生。」

Copyright 2018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