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42180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紐奧良 走看「好宅」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門好窄,家具怎麼搬進去。 門好窄,家具怎麼搬進去。
鮮艷的樓房。

鮮艷的樓房。

美國紐奧良(New Orleans)像一條慵懶地遊蕩在密西西比河入海口的的大錦鯉,飄逸的魚鰭便是那些著名的標誌:動聽的爵士樂、燈火通明的夜生活、狂熱的嘉年華、獨特的美食…… 我們一行五人相約來紐奧良旅遊,體會這個融合了法國的奢靡、西班牙的狂野和非洲的能歌善舞,那些說不盡的五光十色。除了著名景點,我情有獨鍾的是那些建築,尤其是平常百姓住房,那百花齊放的房宅似錦鯉閃亮的魚鱗,只要你走近駐足留心細看,它們會情不自禁給你娓娓道來歷史的興衰和動人的往事,會在古往和今來之間搭一座橋,引你走進悠長的歲月。

2018年是紐奧良300歲壽辰。最先是法國殖民者踏上了這片密西西比河三角州富饒之地,當時英國殖民勢力在北美大陸逐步擴張,法國政府為了牽制英國,決定和西班牙聯手。1762年11月3日,一紙「楓丹白露協約」把紐奧良作為政治獻禮秘密交給了西班牙。後來西班牙帝國走下坡,終於在1801年被迫將紐奧良還給法國,再後來法國皇帝拿破崙口袋裡缺錢,不得不於1803年將整個路易斯安那殖民地,連同紐奧良以低價賣給美國,從此紐奧良總算有了一個固定的歸屬。在如萬花筒般變化的世事風雲中,默默的密西西比河大浪淘沙,捲走了多少聲色犬馬,淘盡了無數悲歡合離,歷史漸行漸遠,沉澱下一棟棟帶不走的房屋。「折戟沈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讓我們翻看它們的來龍去脈。

 •法味不足的法語區

紐奧良最著名的景點之一是市中心的法語區(French Quarter),顧名思義應該滿眼法式建築,四處路易式風格,實際並不如此。

自從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歐洲列強好像發現了一塊大蛋糕,惡虎撲食,前赴後繼爭相瓜分這片富饒之地。法國探險者最先來到密西西比河出海口,做些皮毛和其它生意,他們開始住在原住民的茅草屋,後來建立了幾個定居點。直到1718年正式建立奧爾良,奧爾良(La Nouvelle Orleans)得名於路易十五的攝政王奧爾良公爵。

在城市建設發展中的兩場大火,幾乎把法式建築燒光。第一場大火發生在1788年,那天剛巧是3月21日星期五,基督教耶穌受難紀念日。法語區腹地傑克遜廣場上的聖路易斯大教堂的鐘聲本應同時用於火災警報,可當時迂腐的神甫就是不肯,說要嚴格依據基督教義不能在神聖禮拜五敲鐘。由於當時的法式建築都是木製結構,於是大火迅速吞噬了整個老紐奧良,連聖路易斯大教堂也化為灰燼。那場大火摧毀了紐奧良1100座建築中的856座。1794年12月8日,又有212座建築物在另一場大火中化為灰燼,法式建築如殘陽西落從城市消失,只有老烏爾蘇拉修道院(Old Ursuline Convent)逃過大劫,成為唯一法國人曾在此地定居的見證。

•烏爾蘇拉修道院

在法語區看到的建築實際上都是西班牙統治時期建起來的,我們走街穿巷終於在沙特爾街1100號的找到了老烏爾蘇拉修道院。修道院被將近兩米高的灰黃牆圍著,外面滾滾紅塵擋住沒有不得而知,但是確實擋住了大火。我們推開一間好像接待室的虛掩著的灰門,一位中年婦女熱情打招呼:「今天免費,歡迎參觀!只能在一樓,因為二樓可能有宗教活動。」她邊說邊推開後面的一扇門,我們跨出去,

原來是一座修剪精美的庭院,一個朋友說:「這裡只有綠樹和草坪,沒有五顏六色的鮮花,正合修道院的本色。」迎面是一座長長的兩層樓房,裡面極其安靜,徬彿掉一根針都聽得見。裡面有幾個展室、幾座雕像,還有些歷史文件和實物。走廊連著一座金碧輝煌的教堂,給人一種莊嚴肅穆的感覺,長方型的窗戶用彩色玻璃鑲嵌而成,講述著一個個宗教故事。

從教堂出來,好像有人在講經,我們順著聲音過去,原來一間屋內大螢幕電視播放修道院歷史。我來到一間約20來平方米的小圖書室,兩個書架裡面都是些泛黃的書籍,一個小小的存放圖書卡片的箱子,幾只抽屜半拉開著,看得見裡面的卡片,多少修女曾經拉開這些抽屜尋找書籍,如果她們知道一位男士會在200多年後站在這裡「看」她們翻書卡,不知有何感想呢。後來修道院搬到別處,這裡作為博物館和宗教活動區了。

*我們走回接待室,兩位老大爺坐在椅子上,其中一位說:「此建築物不僅是路易斯安那州而且是密西西比河流域最古老的法式建築物!」他的聲音充滿了自豪,「修道院1745年由法國訓練有素的軍事工程師設計,於1753年完工。它與路易十五時代的法國大陸建築相比,更像是殖民地機構。你們從外牆可以看見密西西比河,這裡原來是後門。 修女們用她們自制的藥草和藥水為附近軍隊醫院的傷病員治病,為學生,孤兒和他們照顧的士兵提供食物。」他如數家珍地訴說時,我仔細觀察,大約是法國後裔,有點像「白頭宮女在,閒坐說玄宗」。

•克里奧爾 獨特複雜

克里奧爾屋(Creole Cottage)算是紐奧良民居的老前輩了,大都建於1830年以前。我想知道Creole是什麼意思,於是去請教當地人,在法國區一位老太太悠閒地坐在椅子上,煥發出只有80、90年歲月的積累才磨練的出來的那種風度和氣質,於是我走上前打招呼:「請問克里奧爾是什麼意思?」老太太說:「這個好煮…」我聽得一頭霧水說:「我的意思是克里奧爾房子,不是西紅柿湯。」老太太咯咯笑了:「哦—— 你是這個意思,那湯很鮮吶,你一定要試試。」

我問了六個本地人「克里奧爾是什麼意思?」得到六個不同的答案!這才體會到克里奧爾一詞含義太豐富,它可以指人類學、語言、音樂、造船、建築等等,就看你當時談什麼,是路易斯安那州文化中一個非常獨特複雜的現象。

這些克里奧爾屋,是18世紀末大火之後由法國人建造的,當時是在西班牙的統治之下,但西班牙的建築設計師不屑到這個荒蠻之地,只好由原來此地的法國人來建造。克里奧爾房一般是一層長方型民居,朝街一面有四個開口,一門三窗或兩門兩窗,屋頂向街道傾斜,上面有兩個凸起的天窗,天窗中間是一根煙囪,外牆裝飾從嚴肅的石膏到華麗的薑餅,裡面的傳統元素包括百葉窗、法式門、高大的窗戶和天花板、木地板和窗簾。 克里奧爾房很少有走廊,非常有效地利用了空間。像服裝一樣,每個人都會根據自己的愛好改動,克里奧爾屋也不完全一樣,有的和其它建築風格混合,比如既可以稱為克里奧爾又可以尊為後經典主義。

我正在路邊欣賞一棟淺灰綠色二層樓建築,它有一個六角錐形頂和一個三角尖頂,正巧一位老婦人從裡面走出來,我說「好漂亮的房子!」老婦人高興地回答:「我在這裡住了41年!」「沒有受卡崔娜颶風影響嗎?」老婦人道:「整個紐奧良像一個盆子,盆底低於密西西比河面,這裡是高地,好像是盆子的邊緣,所以安全無恙。」我又問:「這棟房子是哪個類型?」老婦人想了想:「是克里奧爾吧。」我想這棟房子也許經過了不斷改建,現在更像義大利風格。

•一槍通 像個火柴盒

紐奧良一槍通房(Shotgun Houses)獨具特色,它像一個火柴盒,正面一般不寬過3.5米,有一扇門和窗戶,一般有百葉窗保護門和窗戶,進門後依次是起居室、臥室和廚房,沒有走廊,打開前面房間的後門可通到後面房間,有的僅一間臥室,也有兩、三間臥室。據說如果將門全部打開,開一槍,子彈會從前面進去不碰任何東西從後門出去,所以得了個雅號一槍通。這類房屋可以追溯到非洲,然後萬里迢迢從非洲遠渡重洋扎根海地,1779年至1803年海地黑人揭竿而起,推翻了白人統治,很多白人和富有的有色人捲起細軟帶著黑人奴隸逃到紐奧良,一槍通也跟著移民美國。從美國內戰結束到20世紀20年代,一槍通是美國南部最流行的房屋風格。

「一槍通初期一般是奴隸和窮人居住,是貧困的象徵,」因為我出發前作了些功課,主動擔任瞭解說員:「隨著時代的進步,現在各種人都住,內外裝修不斷改進,成為一種獨特的文化歷史標誌,是紐奧良民居百花園中醒目的奇葩,也是我的最愛。」

一個朋友指著一棟灰瓦青牆黃柱紅門的一槍通讚嘆道:「好漂亮哦,住的大約是個喜歡打扮的女主人。」另一個朋友接著道:「這些小屋色彩和裝飾每每不同,有的亮麗、有的樸素、有的大方、有的含蓄,個個反映了主人的性格吧。」

我邊走邊說:「這種房屋有許多共同的標準特徵,房子幾乎總是靠近街道,有的有很短的前院,在某些情況下直接與人行道齊平,大部分房子是木框架結構和木壁板,也有用磚和石頭造的。較舊的或較便宜的一槍通都是平屋頂,屋頂與房子前沿平齊。19世紀80年代以後建造的一槍通,屋頂從平頂改為斜坡,從中線向兩側下滑,屋頂延長超過前門形成遮蔽或門廊,通常由裝飾性木托架支撐,有時用鑄鐵裝飾。這種房子天花板一般較高,炎熱季節熱氣上升,房間下半部比較涼快,沒有走廊,風可以吹過每個房間,有效進行通風,這是前人的智慧。」

一個朋友指著一棟藍白相間的房子說:「一槍通一般都只有一層,這棟怎麼後面又加了一層。」我說:「這是駝背房子,也被稱為駱駝背,好像在一槍通的後面部分加蓋一層,它的一層平面圖和建築非常類似於傳統的一槍通,後面有樓梯通往二樓。 二樓或「駝峰」包含一到四個房間。因為是房子的第二層,只把它作為一個單層的房子徵稅,這也是後半部加高的重要原因。」

我們轉過街,觀賞那些歷久彌新的可愛的房子,流連往返。建築是城市的服裝,無論是青春艷麗,還是老氣橫秋,都是認識這個地方的開始,說到歷史名城,首先出現在我們意識中的就是它們的獨特建築。

「嗯?對?不對?」一個朋友在一所房子前駐足,「這個既像一槍通,又不像,因為多了一扇門和窗戶。」我說:「這是雙一槍通,被稱為雙桶槍,是兩個一槍通相互連接,共享一個中央牆壁。這是一種半獨立式住房形式,每戶所需的土地少,同時也可節省建築材料,紐奧良一個叫約翰霍爾的人一連蓋了七棟一槍通,送給七個女兒每人一棟作為嫁妝,據說現在這些房子還在。」

•聯排別墅 五花八門

紐奧良城有很多聯排別墅(Townhouses),有的像窮單身漢只是的簡簡單單二層樓,有的像珠光寶氣的貴婦,該有的都貼在身上。

那天我們去逛街,我還像前一天一樣兼導遊,說:「聯排別墅我們並不陌生,有的朋友還住聯排別墅。紐奧良城裡最常見的建築物恐怕是它了,原因是它的第一層可以作商店,住宅在上面,城裡的聯排別墅有三、四層的。 商業地段如美國區,法國區和馬布里等社區最為常見。」

「那是不是可以說一槍通是窮人住的,聯排別墅是富人住的呢?」朋友問。「在建造這些房子的初期可以這麼說,但是現在不能下這個定義了,」我說:「咱們看到有的一槍通好漂亮,並不比聯排別墅遜色,最大的區別恐怕是前者是純家庭住宅,而後者既是住宅又可兼作商用。」

城市風光,不能想像沒有音樂的紐奧良,這裡的大街小巷不是都飄盪著如泣如訴的音樂嗎?就像波士頓總有一股認真的書呆子氣,紐約充滿著生氣勃勃的商業氛圍,華盛頓籠罩著四平八穩的官場作風,」我指著一棟聯排別墅問,「這個和我們看到的前個有什麼不同?」

「這座要精緻多了」一個朋友道:「前一座光禿禿的只有簡單的陽台,這座上下都有精雕細刻的廊房,可以坐在那賞秋月沐春風聽濤聲。」旁邊一個朋友讚嘆:「你仔細看看,黑色的鑄鐵圍欄和白色的廊柱多協調,真是一件藝術傑作。」

「這是典型的雙廊房(Double-Gallery Houses),是聯排別墅的近親。」我說:「一些房子結合了兩三種甚至更多的風格,這種融合會創造出更實用更新穎的住宅。」

駱駝房。
駱駝房。
老烏爾蘇拉修道院。 老烏爾蘇拉修道院。
小巧玲瓏一槍通。 小巧玲瓏一槍通。
雙迴廊樓房。 雙迴廊樓房。
精緻的鑄鐵欄桿。 精緻的鑄鐵欄桿。
義大利式樓房。 義大利式樓房。
典型的克里奧爾。 典型的克里奧爾。
標準的聯排別墅,下面是商鋪,上面是住宅。 標準的聯排別墅,下面是商鋪,上面是住宅。
聯排克里奧爾。 聯排克里奧爾。
 坐落法國區中心的傑克遜廣場和聖路易斯大教堂。 坐落法國區中心的傑克遜廣場和聖路易斯大教堂。
中心大廳式房。

中心大廳式房。
 聖誕節裝飾的住宅。 聖誕節裝飾的住宅。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