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93606/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淫醫7天馬拉松式聽證 受害者句句都是創傷

艾瑪‧安‧米勒(Emma Ann Miller)談起隊醫性侵之事,她說:「不要來跟我們說,你已經跟上帝和好了。你只要坦承犯罪事實就可以了。」  (美聯社) 艾瑪‧安‧米勒(Emma Ann Miller)談起隊醫性侵之事,她說:「不要來跟我們說,你已經跟上帝和好了。你只要坦承犯罪事實就可以了。」 (美聯社)

美國前體操代表隊醫納瑟(Larry Nassar)假借醫療名義,長年性侵少女,法新社報導,納瑟過去塑造好人形象、佯稱照顧選手身心,但實際上是一匹貪得無厭的狼。

年輕一代的體操選手眼裡,大家叫他「賴瑞」,美國體操隊在奧運舞台上接連奪牌的幕後推手,擁有妙手回春的醫技。

但一切都是假象。

納瑟現年54歲,1986年加入美國體操聯盟(USA Gymnastics)國家隊醫療團隊,10年後獲任命為隊醫。他1997年時也加入密西根州立大學職員行列,在學校運動治療所擔任醫師。

納沙的真面目,其實是一匹貪得無厭的狼。他糟蹋了小女孩和青少女的信任,以醫療之名,行猥褻之實。

過去一周在密西根州法院的聽證會上,一連串令人忍無可忍的證詞,滔滔不絕。

在競爭激烈的體操界,露出任何軟弱跡象都可能會在夢想的路上止步。而納瑟利用自己的身分地位,作為受人崇敬的美國體操國家隊醫,玩弄他的獵物。

長串的受害者名單上,2012年奧運金牌團隊「超級5姝」(Fierce Five)就占4人,包括拜爾斯(Simone Biles)、芮斯曼(Aly Raisman)、道格拉斯(Gabby Douglas)、馬羅尼(McKayla Maroney);受害者還包括密西根州立大學的許多女性運動員。

納沙今天以刑事性侵罪遭判處40年至175年刑期,外加他先前因持有兒童色情影片及照片遭處的60年徒刑。

為了親眼看他倒地,女人、女孩們有如一支歷經劫難的大軍,在法庭上一個接著一個挺身站出來,詳述自己受虐的細節,就是要讓納瑟為這一切負責。

納瑟手法流程如出一轍:就如他一開始在法庭上的自我辯護,他告訴受害少女,他會將手指插入她們的陰道或肛門,用來調整身體,可以止痛或治療其他病痛。

出庭作證的前體操選手梅恩柯(Emily Meinke)說:「我當然沒有跟任何人講,他是專業的醫師,而我沒有理由不相信他。」

「結果到最後,一切的信任與同情都是他創造出來的假象。」

在一切控訴浮上檯面之前,納瑟傳達出來的形象很清新而一致:他對運動員的照顧「不只是身體上,而且在心理上」。

納瑟自己曾經在電台訪問時提到,「身體上的傷幾乎都能復原,心理受傷之後會留下傷痕,這些傷痕在往後的日子裡會一直不斷重現在腦海裡。」

在這7天的馬拉松式量刑聽證上,所有的受害者談的都是納瑟在她們心裡留下的傷痕。

奧運選手丹澤雪兒(Jamie Dantzscher)在法庭上對著納瑟說:「你假裝是我的朋友…你耍我,讓我以為你是好人、出手幫我,但又為了你扭曲的性癖好,一次又一次性虐待我。」

法官宣判前,納瑟轉身面對座位後方的受害者,表達歉意:「我會記著各位的話,度過我的餘生。」他說說出話這句話時,法庭上傳出哭泣聲。

法官阿奎莉娜(Rosemarie Aquilina)用納瑟自己說過的話來嗆納瑟,並讓外界一窺納瑟的心理狀態。

阿奎莉娜在法庭上念出納瑟上周寫的信,納瑟在信中抱怨說自己的心理狀態可能無法承受一系列的受害證詞,還說他雖然認罪,但他所提供的醫療都是正當的。

「女人的怒火比地獄之火更可怕。」當法官念出納瑟寫的這一段話的時候,法庭上一片譁然。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