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8632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食肉量創新高 美國人為何那麼愛吃肉?

只有3%的美國人嚴格吃素。(Getty Images)
只有3%的美國人嚴格吃素。(Getty Images)
美國人今年的食肉量將創紀錄,平均每人將吃下222.2磅的紅肉和雞肉。(Getty Images) 美國人今年的食肉量將創紀錄,平均每人將吃下222.2磅的紅肉和雞肉。(Getty Images)

如果你注意最新的飲食趨勢,就會知道2018年以植物為主的飲食將成風尚,但是美國人今年食用的肉量將創新高。

農業部指出,平均每人將吃下222.2磅的紅肉和雞肉,刷新2004年的紀錄。同時,由於穀物飼料更便宜,畜牧業者紛紛增加飼養動物,國內肉品產量將首次超過1000億磅。

此外,蛋的需求今年也達新高,包括乳酪和牛奶的乳製品也愈來愈受歡迎。食物業顧問波塔拉丁(David Portalatin)指出,審視消費者想吃更多的食物,可看出蛋白質名列榜首。

肉品,每天10盎司下肚

很多美國人避免碳水化合物,而改為多吃蛋白質,雖然可能因吃下過多肉、蛋和乳製品,而抵銷蛋白質的健康益處。政府建議成人每日攝取5到6.5盎司的蛋白質,但是農業部的預測顯示,今年每個美國人平均每天將吃下幾達10盎司的紅肉和雞肉。

與2007年到2014年的情況比起來,這是劇烈轉變。在前述這段期間,隨著玉米製的乙醇需求大增,以及旱災持續,導致商品價格飆漲,對紅肉和雞肉的人均需求下跌9%。目前的牛豬遠比2014年便宜,但價格仍可能回升。全球經濟改善,有助美國肉品出口大升,超過國內需求的增幅。

美國人的食肉量在過去一世紀幾乎倍增,現在是全世界人均吃肉最多的國家之一。普通美國人食用的肉量,是全球平均的三倍以上。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衛學院的資料顯示,雖然美國人吃的雞肉增加,但是大部份吃進肚裡的肉仍是紅肉(牛肉、豬肉、羊肉),而且近四分之一是加工肉,例如熱狗、培根、香腸、火腿等。

民眾食肉過多,對健康、動物福利和環境的影響引起擔憂,使得肉類替代品在近年吸引注意。例如芝加哥的Epic Burger公司,去年開始出售以植物製成、但很像肉的Beyond漢堡。來自植物、昆蟲或人工肉的蛋白質,是值得觀察的重要食物趨勢,不過還不會大幅影響動物產品的銷售。

吃素,只有3%這麼做

只有3%的民眾嚴格吃素。美國人為什麼那麼愛吃肉 ? 為什麼美國人的食肉量是莫三鼻給或孟加拉人的10倍或12倍 ?

國際食物政策研究所經濟學家羅斯格朗(Mark Rosegrant)表示,所有國家的民眾收人增加時,都會多吃肉,因為有經濟能力吃得起肉。這個模式非常一致,所以現在經濟學家幾乎將其視為人類行為,人類似乎天生就有多吃肉的傾向。

便宜,美國人人吃得起

所以,美國人愛吃肉是因為吃得起。但是若注意數據,就會發現美國人比其他富裕國家的人吃更多肉。這個差異也與經濟因素有關,與日本和很多歐洲國家比起來,肉在美國相對便宜。

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經濟學教授拉斯克(Jayson Lusk)還記得他住在巴黎時,每月花在食物的錢比在美國多一倍,這不是因為他狂購美食,而是包括肉在內的物價貴得多。這個簡單的經濟差別,也有助解釋乍看之下令人不解、美國人吃肉的其他趨勢。

例如,美國人吃的雞肉量近年增加一倍。拉斯克說,這是因為雞肉變得很便宜。像馬里蘭州的佩德(Frank Perdue)和阿肯色州的泰森(Don Tyson)等企業家,把養雞變成一個工業,工業式運作壓低價格。

農業部農業經濟學家米德瑞.海利(Mildred Haley)也說,美國人今年食肉量將刷新紀錄,是拜價格較低和可支配收入增加之賜,「動物蛋白質的價格較便宜和收入更多,顯示消費者樂於在今年買更多紅肉和雞肉」。

這是美國人愛吃肉的經濟解釋,但是德拉瓦州格林維爾的海格利博物館歷史學家霍洛維茲(Roger Horowitz)指出,還有其他因素造成肉在美國生活是如此重要,而且使美國在帶動革新,使肉更平價方面領先全球。

霍洛維茲說,幾乎兩個世紀前,肉是移民覺得美國富庶得不可思議的原因。當愛爾蘭移民1840年代來美時,他們寫信回家鄉稱:「我每天吃肉」,鄉親會回信說:「你在開玩笑,這不可能是真的。」

肉奶,變成「美國」飲食

到了20世紀初,愈來愈多白人工人要求吃肉,而以植物為主的飲食,變成與「半文明」的華裔工人連在一起。為了提昇自我和融入新環境,改革人士呼籲移民採取以肉和牛奶為主的「美國」飲食。

同一時期移民美國的義大利工人,由於賺到的工資比家鄉高,開始把薪資用來買熱量更集中的碳水化合物和肉。買得起精緻麵食、橄欖油、乳酪和醃肉,也被視為移民成功的象徵,特別是肉,成為賺大錢的記號。義大利移民朗辛格留(Antonio Ranciglio)在寄回家鄉的信中就誇口:「在美國,我一天就可吃三次肉,而不是一年三次。」

霍洛維茲說,在歐洲,以往飼養牲畜的規劃和管理方式,往往是以把肉直接送到富人或貴族手中為目的。但在新大陸,肉遠較容易取得。放牧地靠近城市,有時根本就在城裡。農民很快發現飼養動物是門好生意,城市設立牲畜市場,使得美國歷史上,很早就有欣欣向榮的畜牧業。

因此當鐵路和冷藏等新科技出現時,美國企業家馬上把握,使畜牧成為集中式的國家工業。紐約在1880年代就出售冷藏牛肉,因為至少100年前,紐約人就能在市場和肉店買牛肉。使肉品生產更有效率,進而壓低價格的任何科技革新,商家都樂意嘗試。

不過,霍洛維茲注意到有個改變。現在富裕的美國人吃的肉不會比窮人多,但仍像以往吃較貴的肉。他指出,若你在1880年代是個紐約有錢人,請客不會把桶醃豬肉端上桌,如果不拿烤牛肉招待客人會很沒面子。現在的紐約有錢人如果請客,會端上尼曼牧場(Niman Ranch)以草餵養、人道宰殺、一磅70元的羊肉。歷經兩百年不變的,是肉在美國生活的重要性。

很多美國人避免碳水化合物,改為多吃蛋白質。(Getty Images) 很多美國人避免碳水化合物,改為多吃蛋白質。(Getty Images)
美國歷史上,很早就有欣欣向榮的畜牧業。(Getty Image) 美國歷史上,很早就有欣欣向榮的畜牧業。(Getty Image)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