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8598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電影《芳華》到底想說什麼?

《芳華》海報。(取材自豆瓣電影) 《芳華》海報。(取材自豆瓣電影)

最近電影《芳華》引起海內外轟動,其中一個原因是此片去年一度被政府當局「封殺」。馮小剛為此出來公開流淚道歉,更讓人想知道被「禁」的原因。在人們期待中,《芳華》終於在去年底上映。大家湧向電影院想看馮小剛的正義勇敢,也好奇「禁片」中的政治異議鏡頭,還有美女或肉體的禁區。於是此片果然風靡全球,14天票房過10 億元人民幣,證明這種炒作很有效,票房收益圓滿。

小時候我非常嚮往當解放軍女兵,穿綠色軍裝在舞台上跳舞唱歌,那是女孩們最美的夢想。電影《芳華》預告中那些熟悉的旋律和優美的舞蹈深深吸引了我,今天在美國還能看到這樣的歌舞,真是一種幸福,也算彌補兒時逝去的美夢。聖誕節當晚,我和女兒去AMC電影院看了這部電影。躺在電影院柔軟的椅子上,期待著歌舞表演開始,可是看到一半還沒看到歌舞,就有點看不下去。電影票十幾塊錢,AMC電影院的座椅像飛機上的頭等艙一樣寬敞舒服,為了這個感覺我們就躺到結束。走出電影院,感到失望。

我認為故事改編對歷史不負責任。當時女兵「家庭出身」要求很嚴格,電影中的女兵何曉萍、蕭穗子父母在政治審查中,她們是不可能當女兵的。當年我家四妹能歌善舞,長得漂亮,非常討人喜歡。她常在文化宮表演唱歌、話劇。她去應徵過解放軍文工團,因政審通不過而被否決。因為家父正被政治審查,為此她哭了很多次。所以電影《芳華》裡女兵何曉萍與監獄裡的「親生父親」通信是不可能的。這是時代背景的大是大非,改編需要真實,輕描淡寫的否定歷史真相,是不負責任的。

原本想過節看看文工團女兵歌舞表演,結果也沒能如願,馮小剛選演員,享受六個月美女歌舞,卻把電影裏的最吸引人的舞蹈片段給剪了。把我們的一點點娛樂的欲望掐死在繈緥之中。女兒看完說:「我不知道這個電影要告訴我們什麽。不過最後那首歌很好聽。」回家就找來播放,滿屋「絨花」飛揚,彌補一點節日的娛樂感。

想起美國奧斯卡獎電影《芝加哥》,講社會底層小人物的悲慘命運,裏面有兇殺、腐敗、貪婪、暴力、社會矛盾激烈,這樣的故事還能用歌舞貫串,給人追求正義的思想又充滿強烈的娛樂味道,讓人看了回味無窮。《芝加哥》獲得了奧斯卡獎,票房可能沒有《芳華》那麽火爆。而相比之下《芳華》卻像一杯的白開水,喝完什麽感覺也沒有。

《芳華》電影中劉鋒是學雷鋒標兵,因為聽了鄧麗君的靡靡之音,衝動抱了女演員而犯「男女問題」受處罰上越戰前線。在那株連九族的年代,沒有人敢與犯罪分子交往,都躲得遠遠的,何曉萍卻去宿舍看他,替他保存獎狀。還在軍營的大門口公開高聲喊道:「明天你幾點走,我送你!」這種勇氣只有背景很強硬的人才做得到。何曉萍父親在監獄裡,她是弱者,常被同學欺負,這樣的舉動不符合她的背景和個性。再則她是全團練功最努力的,文工團的演員人人不擇手段爭主角,而當她有機會被推上A角的時候,她為劉鋒抱不平而放棄登台表演的機會,這不符合一個「最努力」練功的女演員的心態。這樣的境界也不算高尚。

《芳華》電影中主角個性沒有陽光,故事善惡不明,作品少了真實歷史使命感。如果算是「大片」,又缺乏人性上的衝突,無法感動人。如果說這是作者的自傳,只能說明嚴歌苓是一個時代的幸運兒,她的幸福經歷寫不出被迫害的傷感。若為那些小事銘心刻骨,真是不懂啥叫委屈了。

後半場那段戰爭很殘酷,拍的很逼真,人物形象挺完整,但缺乏鮮血的痛苦和感動,主角劉鋒的理想僅僅是為了當「英雄」,這確實很真實,因為人們根本就不知道理想是什麽。原本戰爭與和平的比較,可以給予人類追求和平的境界和精神昇華,但影片中並沒有表達。也許作者只是為那些越南戰場上士兵回鄉後的生活艱辛鳴屈。如果只是為了這個境界,真是白白浪費了一場血肉戰爭場面。

影片中劉鋒一句無奈的話:「和他們比,我怎麽能說不好呢?」何曉萍手裡拿著山楂卷說:「那個小戰士死前問我:什麽是山楂卷?」加上郝淑雯的「國罵」,大概算是為那些越戰士兵爭取福利的感人片段了。如果寫一場戰爭戲只是為了士兵福利抱不平,還不如直接上街去遊行。

近年來,我常和黎錦揚老師討論寫作,也有爭論。我說作品要有思想性,他說娛樂性最重要。還說人家花錢是來看娛樂的,不是來聽說教的。我說:我看到的奧斯卡獎的電影都是很有思想性。黎老師還是堅持:先要有娛樂,再有思想。

《芳華》原本是一群能歌善舞美女的生活,有許多娛樂內容,但總在關鍵時刻就刪了,整部電影沒有一個完整的歌舞節目。而那些雞毛蒜皮的女孩宿舍裡「照片」「胸罩」事件不值得大張旗鼓地渲染銀幕,因為它們既沒娛樂也沒思想。

這部影片雖然票房創新高,但並不意味著它離奧斯卡獎近了。奧斯卡獎的電影都有深刻的思想,有的故事並不觸目驚心,但是主題總是追求真善美,這是人類最高境界。寫作者的使命,也是追求思想昇華,追求真善美境界。但不是每一個寫作的人都具備有這種境界的。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