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2746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旅遊新聞好好看

《生活》鮭魚返鄉大迴游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五階樓梯,跳過不易。 五階樓梯,跳過不易。
每到鮭魚產卵季,參觀者絡繹不絕。 每到鮭魚產卵季,參觀者絡繹不絕。

鮭魚(三文魚,Salmon)產卵大迴游,就像一個奇特而悲壯的故事。

牠們短暫的一生(壽命因種類而異),經歷了小溪-大洋-小溪周而復始的遷徙。母魚在小溪的淡水裡產卵,從卵孵出的幼魚,穿過小溪、河流或湖泊,游向大洋,在大洋的鹹水裡成長,幾年之後,再從大洋迴游到記憶裡的誕生地,產卵和死去。這一迴游歷經千辛萬苦,不但距離長,而且從下游到上游,很多地方需要跳躍才能過去,此時,熊、鷹等飛禽走獸正狡猾地等在高處,一不小心就會被牠們吃掉。

到了小溪的原誕生地之後,母魚和公魚一道用尾巴挖好窩,把卵產下。從海洋迴游到淡水河之後,牠們就不吃不喝了,全憑體內原有的儲存,進行長距離的跋涉和抗爭,體力已經消耗殆盡,母魚在產完卵之後,便和公魚一道雙雙死去,奏響了一曲生命傳遞的壯歌。

●每年10月 鮭魚迴流高峰

鮭魚的迴游產卵,是加拿大溫哥華地區的一道獨特的風景,極其壯觀。觀賞地包括大溫和周邊地區,有十數處之多,但時間的約束性很大。鮭魚游回的日期一般在10月8日至11月1日之間,高峰期出現在10月15日到25日的11天內。此時正逢大溫地區漫長的雨季開始,10天裡面難得有一個晴天,增加了前往觀賞的困難。我們總算運氣,遇上一個晴天。

10月中旬一個早晨,我們從南素里(Surrey)出發,朝東北方向驅車近100公里,來到了威弗溪產卵水道(Weaver Creek Spawning Channel),這是大溫地區最佳的觀賞地之一,游回這裡的鮭魚數量很大,且可以近在咫尺觀看。一踏進園門,彷彿一下子撲進大地母親的環抱,強烈地感受到生命傳遞的頑強和執著,感受到生命奉獻的泰然和悲壯。除潺潺流水外,一片寂靜,此情此景在我們心中激起了生命的交響,久久不能平靜。

鮭魚一生中從未見過自己的父母,當然也從來沒有受過父母的養育和訓練,牠們頂多接受了一點遺傳因子,其素質、智能和生活能力全靠自己錘煉而成。牠們的記憶力極強,游過一次就知道了幾年後回家的路。牠們的生物鐘很準,從海洋游回來抵達目的地的時間密集在一個月之內。有一種叫細鱗鮭的更神奇,逢奇數年才回來,今年正好讓我們看上了。

●眾望所「鮭」 人工水道護產地 

威弗溪水道是1965年建成的一條人工水道,在威弗溪原產卵區旁邊,全長3公里,大約每100米做成一個灣,形狀很像中國108國道上雲南元謀馬頭山段的9曲18灣。修建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威弗溪冬季洪水泛濫對鮭魚造成的危害:例如河床被破壞,鮭魚不來了;泛起的碎石對魚卵的大量殺傷。水道高保真地模擬鮭魚在小溪裡產卵的自然環境,流水、潔淨、坡度、門檻、樹蔭、安靜,以及沒有任何吃的。水道兩旁,綠樹成蔭。水道底部是碎石和卵石,清澈見底。河床淺,便於牠們用尾巴做窩。水道做成一定斜度,水流緩慢。渠中修起一道道門檻(簡易金屬型小水壩),緩和了兩壩之間的水流速度,也適應鮭魚跳躍的天性。地下一條管道把水從威弗溪分流至一個大的沉沙池,讓泥沙和其他雜物沉入池底,另一條管道則把潔淨的水送往產卵水道。

●逆流而上 抵返產卵地

一到渠頭,首先映入我們眼簾的是水中飄浮著的「紅地毯」,細看那是成群結隊迴游的鮭魚。我們十分驚訝的是不論走到那裡,都能看見成百上千條鮭魚,猶如千軍萬馬浩浩蕩蕩地朝著一個方向前進,這個方向就是逆水流的方向。這裡游著三種鮭魚:占大多數的是紅鮭(Sockeye),以及細鱗鮭(Pink salmon)和狗鮭(又稱大馬哈鮭, Chum)。

鮭魚們從海游來,歷盡萬劫,進入水道產卵,視死如歸。在威弗溪通向產卵水道的入口處,為了水道和溪相連,修建了五道小水閘,使溪水水位逐級升高。「過五關斬六將」,水流嘩嘩,鮭魚從威弗溪進來,先得來個五級跳,才能進入平靜的產卵水道,這又是一個很大的考驗。

●千里跋涉 全為一線香火

由於遺傳和在大自然中的歷練,鮭魚的跳高能力很強,能夠跳過1米,若有2米高的障礙就只好另闢蹊徑了。常有跳不過去或雖跳上、又被激流沖下去的情況,但牠們百折不回,一次又一次地頑強奮爭,直到跳過去為止。

物種的繁衍生息,是任何力量阻擋不了的。鮭魚們以死抗爭,直到把卵產下,才雙雙安詳地死去。

動物界裡,嚴格的一夫一妻制我見過的還有大雁,相信還有不少。動物界尚有忠貞不渝的愛情,作為高等動物的人類裡,卻存在著這樣那樣的亂象,真是不可思議啊。

若是發現了合適的地方,母魚和公魚用尾巴做窩,產下卵後用碎石將卵蓋蓋好,再轉往別處。這樣重複數次,直到母魚把體內的卵排完為止。產卵完畢,每天都有大量的鮭魚死去,清理遺體是一件繁重的工作。工人們先把水裡的死魚撈上來,堆放在空地上,再開車過來,用鐵鍬把一堆堆死魚裝車,運往威弗溪上游的某個地方埋葬起來,我想這樣做是對死者的一個尊重。

為方便遊客,水道管理處在馬路對面的森林裡開闢出很大的停車場,在鮭魚迴遊的季節裡,提供停車和免費參觀。

盡管游人如織,和魚靠得很近,但鮭魚們怡然自得,一點不會受驚遠去。在這片綠色土地上,展示了人和魚之間、人和自然之間的和諧關係。

鳥兒們正在遠處河灘上等著獵物。 鳥兒們正在遠處河灘上等著獵物。
生時成隻死成對。 生時成隻死成對。
這應是鮭魚跳「龍門」。 這應是鮭魚跳「龍門」。
成群結隊朝河的上游前進。 成群結隊朝河的上游前進。
威弗溪水道一角。 威弗溪水道一角。
鮭魚搖頭擺尾忙著造窩。 鮭魚搖頭擺尾忙著造窩。
工作人員打撈鮭魚遺體。 工作人員打撈鮭魚遺體。
一公一母形影不離。 一公一母形影不離。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