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1174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募集房事》半年搬3次家 住在鎖不了的小房間

阿斯托利亞新家的客廳。 阿斯托利亞新家的客廳。
門口玄關的擺飾。 門口玄關的擺飾。

因為工作關係,我在半年前從聖路易(St. Louis)搬來繁忙的紐約,當時從面試到正式上工只有不到三周的時間,除了原本的租屋處需要找人來頂替我的合約,紐約那邊也得盡快找到一個落腳處。因為在紐約沒有任何的親戚朋友,對於什麼地區適合一個單身女子住、哪裡離上班地點近都沒有頭緒,再來卡在不確定H-1B簽證是否能順利抽到,不敢直接和房東簽下一年的合約,於是我開始上網找短租,想著至少先住住看,如果環境好就在附近再找一間,也不用擔心被房東用修過的房屋照片給騙了。

在聖路易的時候我和其他三個室友住在一起,共用客廳和廚房,那個社區是學校附近最好、最新的社區,房子裡面附全套家具,還有游泳池、健身房、讀書中心等,一個月的租金全包也不過600元出頭。當時不清楚紐約租屋價格、只能在網站上找房子的我,在看到一個月房屋租金高達1000多元,而且還只能租到一間小房間的我,簡直是被嚇傻了。在極少的預算,並經過好幾天的尋尋覓覓,我用一天27元的價格租下僅有三周租期,位在法拉盛緬街黃金地帶的房間。同時我又另外找了一間位於木邊(Woodside),起租時間剛好和法拉盛短租結束時間可銜接上的一間房子,一個月房租850元,以防到時候找不到房子,只能睡在路邊。

租屋處定下來後,隨即開始了我的搬家過程。跨州搬家是很麻煩的,尤其是對於像我家用品、衣服一大堆的人。雖然網路上有很多公司都有提供跨州搬家服務,但是要把我所有的家當都搬來紐約,花費的金額更是嚇人,又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比價和考慮,我決定租下一台U-Haul卡車自己搬!在和聖路易的朋友們告別的那天晚上,一共有九個男生幫我把十幾箱的衣服雜物、三大箱的廚房用品,還有小型家具等放上10吋的卡車。從沒有開過卡車、身高不到160公分的我用「爬」的,才能坐上卡車的駕駛座,隔天凌晨5時不到,我便趕著清晨的露水,開始了耗時17個小時車程的跨州搬家之旅。

計算到達紐約後,周一在到公司報到前,我還有一天的時間可以休息,中途除了上廁所和伸展已經沒有知覺的腳外,連吃飯都是買能量棒一邊開車一邊吃,終於在周六下午到達紐約。然而到達紐約後才是挑戰的開始,在聖路易還有9個大男生幫我搬家,現在只有我自己一個人,租的地方又是短租,沒辦法把一卡車的行李搬到房間內,我跟木邊的房東商量,讓我把行李借放在那裡。

到了木邊的公寓,那是個無電梯公寓的二樓,當下我的感受真的是欲哭無淚。在經過三個小時的上上下下,最後才把十幾箱的物品全都搬上去後,我將卡車開回U-Haul的還車點,拖著兩個行李箱,裝著我這三周的必需用品,在3月的低溫和綿綿細雨下,叫了一輛Uber將我載到緬街的新家。房東是一個太太,很熱心、人也很好,我把行李放下後洗了個澡,卸下身體的疲憊和長途跋涉的風塵僕僕後,回到房間躺在床上就沉沉地睡著了。雖然住在那裡的三周,房東太太很有耐心的招呼我,更會請我吃她做的家鄉菜,但是短租這種不確定感,讓我始終對於那個「家」沒有歸屬感,在那段時間,我下了班就是待在房間裡,並不為我的新生活感到開心。

終於,三周結束,我迫不及待的搬到那個我心目中的「家」,一早我就把行李收拾好,和房東太太告別後搬去了木邊,但沒想到這竟是惡夢的開始。由於一開始是上網找房子,當時搬行李時原本的房客還住在房間裡,我只能把行李放在客廳,並沒有看到我的新房間。當我打開門,滿懷期待的踏入房間時,才發現每個月850元的房租,我得到的是一個放了一張床和一個衣櫃,就沒有走路空間的小空間。後面的隔板是薄薄的木頭隔著,只要講話,整層樓都能聽得到你的聲音;與室友共用的廁所和廚房,環境又髒又亂,地上甚至還有死了很久、屍體已經乾掉的蟑螂。有輕微潔癖的我趕緊把房間大掃除一遍,至少門關著,我可以忘記外面的髒亂,活在自己的小世界。

然而髒亂並非唯一的問題,住不到一個月,我就發現這間公寓還存在著許多問題。還記得有一天下班約11時,我回到家後看到房東和其他室友在客廳裡吃火鍋,拖著剛下班疲憊身體的我只想趕快回到房間休息,沒想到房東看到我,跟我說了一句,「你把房間弄得整齊又乾淨,而且還香香的耶!」雖然這是稱讚,但當下我的情緒只有兩個字:「憤怒。」心裡想著,「你進了我房間了?你進我房間幹嘛?你有問我嗎?你有脫鞋後才進去嗎?你有看到我每天吸地拖地就為了維持房間的乾淨嗎?」但是搬到新家才幾天的我並不想和房東起衝突,只說了「謝謝」後,就趕緊鑽回房間裡了。

等到房東和室友們派對結束後,我悄聲打開門測試,才發現我房門就算裡面鎖上,從外面也打得開。隔天問了房東,她也只跟我說「鎖壞了」,並沒有要修理的意思。之後我下班好幾次回家,也發現在我房間的白地毯上有幾個黑色的鞋子印,「房東趁我不在家時進去我房間好幾次,但卻從來沒有通知我。」另外有一次更誇張,因為房東出國玩,把養的兩隻狗借放在我們公寓,結果有一天我早上起床要到浴室刷牙時,打開房門發現我的房門口都是小狗的嘔吐物和大便,原來是我室友硬把小狗的床和尿布墊都放在我的房門口,當下我就決定,「我要搬家」。

正好我的男朋友學期快結束,我們計畫著在他從聖路易搬來後就一起合租一間公寓,於是我又開始了在半年內三度找房子的過程,而這次可是有經驗了。我人既在紐約,就可以實際看到房子的情形,我開始和屋主、地產經紀約看屋,只要一休假,一天能安排看幾間,我就看幾間。

最後,我終於在皇后區阿斯托利亞(Astoria)找到一間月租1575元的小統艙(studio),雖然空間不大,但屋齡僅有20幾年,地下室帶洗衣房,周邊的環境也很好,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這個家的藍圖」,在踏入那間公寓的同時,我在腦中預演了搬家後新家要如何布置,於是在看完房子的當下,我就向經紀付了訂金。終於等到了6月初,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我和剛抵達紐約的男朋友一起將行李搬到阿斯托利亞,而這一次,從房東手中接過鑰匙的那個當下,我才知道,我真的回家了。

>>>看完整住不起的美國專題

>>>更多好看的故事,請鎖定明日隨報附贈的《世界周刊》

廁所。 廁所。
餐廳。 餐廳。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