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31173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屋簷下》假牧師租屋

出租房屋遇人不淑,易讓房東留下陰影。(Getty Images) 出租房屋遇人不淑,易讓房東留下陰影。(Getty Images)

他說他是牧師。自我介紹名叫詹姆斯牧師。牧師?牧師是受尊敬的人。他說牧師薪水微薄,這大廳是用來傳道以及給孩子們上主日學,是從事宣道活動。他很喜歡這平房,希望減低房租。他能說會道,說自己很有管理才幹,可以就近幫忙照顧管理樓房裡的四家住戶,聽他說得很有道理,因此,答應把房租降低五分之一,很快事情就這樣決定。細節談妥。簽好租約一年,押租也免,完全因為他是令人尊敬的牧師。那時家中男主人剛好去大陸參加一項會議順道探看親人。逗留時間前後共40天。留下的事務由我處理。除上班照顧孩子外,房屋出租也包括在內。因此恨不得即刻把房子盡快租出去,牧師的光環令我放鬆戒備,沒有查看他的背景。

這是間四方形大廳,後面有設備很完善的配套,廚廁浴室俱全,另有單獨一間臥房。最初是租給一位舞蹈老師,她用來教學生跳舞。她單身,舞蹈科班出身,當初和原屋主簽訂合約五年。我們購買過來以後,她遇到了合適的舞伴,兩人結婚後決定到外州發展。因此屋子空出來。這大廳有長廊和整棟公寓樓相連。公寓是二層樓,每層兩個公寓。裡面住了四個家庭。當時之所以購買,是工作幾年剛剛積存了一點餘款,一位經營房地產的間接朋友竭力推薦。

對於這個地區我們並不了解,對於這個中型城市,聽到的倒是有些令人不安的傳言。最初確是有些猶豫。但經紀人說,每個城市都有它的死角。這地區卻是死角中的活泉。這兒是當年最考究的義大利區。這四條街是當年這個城市的驕傲。這兒棟棟樓房的建築風格,選用材料都是上選。這兒目前的居民大多是義大利移民的子孫,他們勤奮、努力、乾淨、安土重遷。雖然這個城市已經開始凋零敗落,這批人卻維護著先民開拓的這片美麗疆土,不輕易遷出,是沙漠中的綠洲。在這個城市這樣的一角置產出租,售價低廉,回收利潤非常高,應當是很好的投資。就那樣,我們開始步入做為房東的行列,開始了好幾年在美國城市敗落區域出租房屋的經驗。

住在公寓裡的房客有兩家是小公務員,義大利裔,他們熟悉這個地區。另一家是單身男,在百貨公司上班,母親住得不遠,自己不開火。另一家是單親帶著三個孩子,但她的情人和她住在一起。她的收入是依賴政府救濟金,用糧食券購買食物。對於房東一直存在著莫名敵視。冬天到來,她家會把暖氣開到80度,屋內熱氣逼人,穿著單薄衣衫,打開窗戶,讓寒冷的北風呼呼吹個不停。那正是石油危機年代,人們排隊搶購汽油。而油價高漲,做為房東,對於這樣的狀況竟是無可奈何。雖然好話說盡,她也許點頭答應,轉身卻我行我素。

樓房建築設計雖然不錯,但年代久遠,許多地方需要維修。於是決定先替所有窗戶安裝防風玻璃窗。 我們是春季買來房屋,打算趁冬季來臨之前做妥此事。前後加起來總計有20多個窗戶。趁一個長休假日,我們買來材料前去安裝。詹姆斯牧師說他願意幫忙,扶梯子,遞工具等等。這當然求之不得,非常感謝。於是,就那樣工作了兩整天,還剩下兩扇窗戶沒來得及裝好,天色已黑。詹姆斯說,明天他負責安裝,你們不必老遠跑來。再三感謝他的大力相助。並主動付給他一些酬勞,聊表謝意。長週末還剩下一天可以休息,感到十分輕鬆。

誰知,次日午後3時左右,天色陰沉,忽然收到詹姆斯電話,說是因為安裝窗戶,從梯子上摔了下來。如今在醫院,頸脖被摔壞...。正要問他在那家醫院,電話卻突然掛斷。「喂,喂,喂」了好幾聲,卻沒有了聲息。頸脖摔壞?難道摔斷?趕緊趕往附近醫院,見他脖子上圍了加護圈,見人談笑風生。禁不住放下一顆懸掛的心。醫生說今晚需要住院觀察,看來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

次日清晨撥打醫院電話,說是病人已經回家。電話詢問他的狀況。他說:實話告訴你們,我摔倒,為了要你的保險公司賠錢。你們平時對我不錯。我這樣做是針對保險公司……。剛說到這,電話突然掛斷。「喂,喂,喂」即刻再撥他的電話,對方急切說,對不起,我的律師不准我再和你聯絡!電話再度掛斷。無論怎麼撥打也沒法接通。趕往出租房屋。前門緊鎖,用後備鑰匙打開房門,房屋裡空空曠曠,沒有居住的痕跡。

此時有人敲門,打開門,是斜對面五金行的老闆吉米。由於常去他店裡光顧,購買各種修理房屋的用具,一年來漸漸熟悉。他常對我們豎大拇指,認為如此維護房屋是好房東。他開門見山的說,你上當了!那個詹姆斯不是牧師,是慣犯,以這種方式行騙多年。甚麼?但他有牧師證書!那是騙人的。他花錢在函授學校弄來的假證件。以牧師的名義租房比較容易,附近不少房東都上過同樣的當。他和一個律師事務所的惡訟師勾結,每次得逞。啊!原來是這樣。回家後只有把事情原委向自己保險公司報告。於是填表再填表,帶保險公司調查人員到出租房屋處實地勘查再三。 公司派員查核醫院記錄等等。經過一年多折騰,保險公司這次下定決心和詹姆斯的惡訟師周旋到底,最後勝訴,不僅沒有陪賞,法院還判定對方交付法庭審理費用,並在警察局及當地法院都留下了紀錄。

這件事給我們一個極大教訓。此後,我們就讓這間臨街大廳空置,免得找來無謂煩惱。至於那家靠救濟金過日子的家庭,房租大都拖欠難收。拖欠房租可以到「小額法庭」去爭取,但費時費事。而且,即使法官裁定房客在某限定時間內必須付款,逾時可以動用法警強迫搬遷。但房客可以以孩子上學為由,向法官申訴,必需等候學期結束。美國法律大都保護房客權益多過保護房東權益,多半允許這樣的申訴。這樣一來,一拖就是三四個月。等到一切辦妥,很可能就是半年時間過去,房租固然沒法收到,這些家庭搬遷時還會破壞住屋以洩心頭之恨。總之,做這樣的房東非常不易。因此,只有隨之任之,無可奈何。

其實,這附近的房屋當年確實很具特色,是許多富裕人家花費許多金錢許多心力營建規畫的好區。但,隨著時日的逐漸流逝,當年的繁華不再,鄰近區域的凋零敗落,漸漸如影隨形,有錢人大都逐漸搬離,整個大好區域跟著凋零。這樣的趨勢在許多城市裡擴展蔓延,漸漸形成了難以逆轉的潮流與趨勢。以我們個人渺小微薄的力量唯有順應這樣的趨勢。後來臨街的一家小型診所,需要擴建停車場,以我們當年所付原價購買去樓房及廳房,雇來推土機把房屋推倒,把原來的樓房夷為平地。這真是「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令人無限感慨。雖已過去多年,如今回顧,卻仍感到歷歷在目,難以忘懷。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