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27580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私家偵探出手 騙子在美難藏

私家偵探在大城市找人,就像大海撈針一樣困難。(谷歌地圖) 私家偵探在大城市找人,就像大海撈針一樣困難。(谷歌地圖)
偵探調查得來的證據,可以作為法官判決的根據。(美聯社) 偵探調查得來的證據,可以作為法官判決的根據。(美聯社)

洛杉磯華人偵探趙偉說,從業18年來辦過許多案件,但給他印象最深的是一個美國華人的汽車詐欺案。這名汪姓美國華人詐騙兩名商人543萬美元,儘管他已有老婆和兩個孩子,還找了一個北京情人,並騙走情人的200多萬元人民幣。「結果三個人都在找他。」但是,他把孩子交給別人照料,帶著太太在美加到處遊走,希望躲過債主的追債,把這些錢據為己有。「我們找了一個多月才找到,把錢要回來。」

他透露,這幾年他承接的案件多是跨國追蹤攜款逃美的大陸奸商和貪官。有些中國人攜款逃到美國,一有風吹草動便在國際上流竄,從美國逃到墨西哥,又從墨西哥逃到加拿大,再從加拿大逃往澳洲。「要找到這些人,難度很大,挑戰也很大,因此我比較有興趣。」

精心設局  誘中國客上當

趙偉說,去年兩名華人先後來到他的偵探社,請他找一個30多歲的汪姓華人。第一名受害者邢先生在天津經營一家車行,他與住洛杉磯的汪姓華人因生意而認識,汪某是做汽車出口生意,一開始,邢先生每次進口三五輛汽車,合作得還不錯。

後來,汪某去中國,開了一輛軍牌車去天津與邢先生碰面,顯示他「家裡有軍方背景」,邢先生對其甚為尊敬。後來,邢先生來到洛杉磯,去了汪某家中,覺得他住的房子不錯,認為他「做的生意很大」。於是,兩人準備做一筆大生意。「現在看來,這些都是為了設局的前期鋪墊」。

汪某說給邢先生弄到39輛小排量的奔馳GL350,這種汽車在天津甚為暢銷,還給他寄去39份車窗貼牌(monroney label),並請邢先生盡快打錢。邢先生通過各種方式寄來254萬美元,但是,錢寄來了,汪某卻不發車。其解釋是,因為收的錢太多了,引起FBI的懷疑,正在調查他是否洗錢。「他說他的律師與FBI面談,但是他也感到害怕,想回中國,當面和邢先生講清楚。」後來,汪某自稱逃到墨西哥,準備乘機返回中國,但在飛機起飛前30分鐘被墨西哥警方押下飛機。他向中國駐墨西哥領事館求教,被領事館保釋出來。於是,他又逃回洛杉磯。

邢先生擔心汽車泡湯,趕來洛杉磯,住進酒店,並與汪某約好,第二天看車。但是,第二天汪某卻不接電話,邢先生連忙去他家,開門的是一位陌生人,說他是新屋主,前屋主幾個月前就把房屋賣了。邢先生估計,汪某可能被FBI抓走。他連忙找到趙偉,希望偵探幫他找到汪某。

趙偉覺得這個故事很可笑,因為FBI不可能這樣辦案。「我告訴邢先生,這肯定是汪某編的故事,用來矇騙你的。」邢先生說,因為汽車都已經預先賣出,最近買家天天找他,並且已經報警。他也不能回中國,希望找到這個汪某,把車買到。

接著,第二個受害人孫先生也來找趙偉。「孫先生與汪某早有交情,兩人合夥做生意。」趙偉說,孫先生對汪某很信任,把簽了名的空白支票交給汪某,讓汪某方便用錢。「孫先生回來一看,銀行裡的289萬美元全被取走,覺得受騙,就要找汪某。」

趙偉這幾年做的案件多是跨國追蹤攜款逃美的大陸奸商和貪官。(趙偉/提供) 趙偉這幾年做的案件多是跨國追蹤攜款逃美的大陸奸商和貪官。(趙偉/提供)

上天入地  找不到汪某蹤跡

趙偉接到案件後,開始調查這位汪姓華人。他先去查汪某的住家,發現房子的確賣了。他又找到汪某的朋友和生意對象,他們都沒有汪某的下落。他查找孫先生支票去處,發現孫先生的錢用來購買一輛法拉利跑車、一輛摩托車和一艘遊艇。他調查遊艇時,發現遊艇登記在一個女士的名下。他找到這位女士,女方說是汪某的戀人,她從北京來到洛杉磯,是要和汪某結婚的,但發現汪某已婚,並有兩個孩子。女方說,汪某說要買房子結婚,她還給了他200多萬元人民幣。

趙偉找到給汪某賣房的經紀,但也聯繫不上汪某。他又調查汪某此前的公司,發現公司地址是一家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說,因為認識汪某,就讓汪某使用事務所的地址。「這個線索又斷了。」他接著去調查汪某的水電煤氣公司、銀行,沒有發現線索。汪某有兩個孩子,正在上學。「我安排偵探在學校門口守候,但是沒有發現汪某的行踪。」

他查到汪某開了幾個公司,但都是空頭公司,沒有業務活動。不過,這些公司最近幾個月在橙縣買了兩棟房子,一棟價格300萬元,一棟是200萬元,而且是現金付款。他去這棟房屋敲門,一個老外應門。老外自我介紹是房客,趙偉說他要找屋主,房客說見過屋主一次。趙偉把汪某的照片給他看,房客說「屋主就是他」。

趙偉告訴房客,這名屋主是騙子,這棟房子是用騙來的錢買的。「房客聽到這裡也表示,住在這樣的房子裡也不安穩,而且願意幫助找到屋主。」房客答應,若是見到屋主,一定通知趙偉。

他給代理買房的經紀打電話,說是中國來的,想買房子。「見面後,我才告訴經紀,我是私家偵探,並給了一張名片。」他告知這位經紀,兩個商人被騙500多萬元,現前來追債,但是聯繫不上汪某。經紀說他也聯繫不上,因為汪某總是從外州打來電話,而且經紀打過去從來不接。因為找到汪某的房產,律師提出訴訟,要求凍結房產,但需要把法庭訴狀交給汪某,「不能送達就不能立案」。

後來,一位華人律師接觸孫先生,說汪某願意解決與他的糾紛。「孫先生去見律師,私下錄了音。」見過律師後,孫先生找到趙偉,把錄音放給趙偉聽。「從錄音上判斷,律師也不知道汪某在哪裡。」汪某還從美國中部城市寄來一個包裹,想和孫先生私了。趙偉估計,汪某一定躲在外州。

住在車中  騙子遊走美加

趙偉說,他找到汪某的車牌,通過GPS定位,發現這輛汽車停在紐約市街道上。他判斷汪某就在紐約市,於是帶著孫先生、邢先生和他的一個朋友飛來紐約。「我們夜裡出發,早上5點到達紐約機場。」他說,GPS只能定位大致方位,但是不能定位是哪棟建築。他們坐上出租車到了那條街道,看到一家旅館。趙偉估計汪某也許就住在這家旅館。「我們下了出租車,就去旅館地下車庫找車。我一眼看到汪某的那部汽車。」

他估計汪某可能就住在這家旅館,於是走到前台,自我介紹說是汪某的朋友,想和他住在同一層樓,前台告訴他以後,他們就上了樓。「我和邢先生說,這裡是美國,是法制國家,一定要控制情緒,不能打人。」其他人在外邊等著,趙偉去敲門,汪某妻子開門,趙偉問汪某在嗎,汪妻答在,正在洗澡。趙偉就坐在椅子上等著。

此前,趙偉曾與汪某有過一面之交。當時,趙偉快下班時,有人打來電話,說要談個案子,趙偉說已經下班了,明天再來吧。但是,對方說很急,要馬上來。一會兒,一名30多歲的華男與朋友一起來了,說要查邢先生和孫先生是否住在酒店裡。「汪某想知道邢先生和孫先生回中國沒有。」此前,趙偉已經接下邢、孫兩人的委託,正要調查汪某,覺得此人長得很像要找的汪某,就說要看他的證件。汪某說駕照在車上,趙偉請他拿來,但是汪某一去不返。

他說,這是他做偵探以來第一次遇到雙方都聘請同一個偵探。當汪某洗完澡出來時,看到趙偉坐在房間裡,當場傻了。「我對他說,你怎麼拿個駕照就不見了,你怕什麼呢?」汪某知道不妙,就說要給律師打電話。「他打電話雖然聲音小,但我聽到了。」汪某的律師說,解決的辦法就是不讓被找到,如果找到,案子就成了。趙偉拿出洛杉磯法庭發出的傳票,交給汪某,請他簽字,並且還拍了照,然後傳到洛杉磯律師處。

他說,他和助手花了一個多月才找到汪某,原因是他居無定所。他使用預付卡(prepay card)打電話,身上放著許多預付卡,輪流使用,汽車裡放著一個保險箱,在北美四處流竄,還去了加拿大。夫婦倆只開車,不坐飛機,不用信用卡,全部使用現金,所以不留痕跡。

趙偉上午10點鐘把事情辦完,準備下午飛回洛杉磯。但是,受害人孫先生不願意乘飛機回去,要坐汪先生汽車回洛杉磯。「邢先生和孫先生兩人都擔心自己拿不到錢,開始與汪某合作,對付另外一個。」他說:「美國華人利用身在美國的優勢,精心設局,誘使中國商人上鉤,汽車的車窗價格(monroney label)是他自己印的,實際上並沒有汽車。」

趙偉說,汪某的情人已經回到北京,也準備向汪某討回被騙的購房款。「她還加了我的微信,希望我接這個案子。」可是趙偉不願意接這個案子,因為太小了。

市長秘書  詐欺貸款逃美

趙偉說,他也辦過一些中國政協委員、人大代表、市長秘書的攜款潛逃案件。不久前,一名中國商人要尋找逃到美國的一名市長秘書,要求市長秘書還錢。趙偉不解,商人說,市長秘書說他家人要開公司,要從銀行拿到貸款,請這個商人做個擔保。商人心想,給市長秘書家人做擔保應該沒有風險。於是,他就用自己的幾千萬元資產做了擔保。

私人偵探是公共偵探(警察)的補充和替代。圖為警察在尋找證據。(EPA) 私人偵探是公共偵探(警察)的補充和替代。圖為警察在尋找證據。(EPA)

誰知道,這位市長秘書潛逃至美國,市長家人不再償還貸款利息,因此銀行要擔保人還錢,商人還了貸款,但很氣憤,決定到美國來找這名市長秘書。這名商人稱,市長秘書早已準備外逃,但為了迷惑他,人上了飛機還給他打電話,說要談談還貸問題。「商人等了好久,沒有見到秘書,通過關係一查,他人已經來了美國,連老婆孩子也來了。」

商人委託給趙偉後,就回中國去了。趙偉開始尋找這位市長秘書,但是沒有音信。「市長秘書比較謹慎,不用銀行帳號,但是查到他有個表弟住在舊金山。」他分析,市長秘書總要與他的表弟聯繫,於是聘請舊金山偵探跟踪他的表弟。偵探跟踪一段時間後發現市長秘書的蹤跡,就拍了照片,傳給趙偉。「受害人看到這張照片,指認無誤。」

於是,他們約好,商人從中國直飛舊金山,趙偉也飛到舊金山,兩人在機場見面,然後打車去堵市長秘書。「我勸商人不要急,先觀察他住在哪,然後去他家找他。」但是,受害人不願意等,急著去見市長秘書。「舊金山偵探一直盯著,告訴我們他在哪裡。」市長秘書出來坐上汽車,商人快步上前,站在汽車邊上。「我事先告訴他,堅決不能動手,以免將來麻煩。」

市長秘書看到站在車邊的商人,半天緩不過勁來,因為他想不到自己在美國也被找到。接著,他們一起去了市長秘書的家裡,「他們一家住在車庫裡,家具都是舊的,看起來生活狀態很不好」。他估計,因為他們不敢用錢,所以只能將就。他們接著開始談判,市長秘書保證一定還錢。「他打電話讓他的親戚先還一部分。」拿到部分還款後,中國商人才離開美國。

網戀受騙  大齡女損失重

趙偉說,他還調查過一些網戀受騙的國際騙局。有一天,他接到一個美國華人的電話,說她的一個朋友在深圳騰訊公司工作,在網上認識一名美國軍人,戀愛很久,感情和金錢付出很多,但是男方卻消失了,希望他能夠找到這位美國軍人。

有人冒充美國軍官與中國女性網戀,欺騙她們的金錢和感情。(趙偉/提供) 有人冒充美國軍官與中國女性網戀,欺騙她們的金錢和感情。(趙偉/提供)

他直接給這位深圳女打電話,才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此女是家中獨女,受過高等教育,曾經去過日本、韓國、東南亞、義大利,見過世面,但30多歲仍未婚。為了找對象,她註冊了一家知名相親網站。很快,有人給她去信,自我介紹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高級官員,現在敘利亞工作。他想退休後去中國,於是也在同一家網站註冊帳號,希望找到愛人。他說自己名叫Chris Justin,父母過世,他與太太離婚,現有個六歲的孩子。

此後,這位美國高級情報官每天給她來信,噓寒問暖。深圳女就用谷歌翻譯軟件與他溝通。情報官還把自己的美國護照、中央情報局工作證、個人照片寄給這位深圳女。「深圳女被美國人的帥氣和柔情所打動,於是希望與他見面。」情報官也表示,他也想盡早離職,能與她一起生活,但他的工作比較危險,他不能提出辭職,一定要家屬提出,並把中情局局長的電子郵箱給她。

深圳女不疑有他,就給中情局局長寫了一封男友辭職的請求信。「收到請辭信後,中情局局長還回了信。」局長表示,請辭信已經收到,但是按照規定,申請人要繳納4000美元的手續費,並說明原因。中情局收到手續費後,才能受理申請。「講的像真的一樣。」這名中情局高官說,他的工資都被代管,因此拿不出這筆錢,請深圳女代出。

深圳女說,她要先在視頻上見到人,但情報官拒絕視頻,深圳女表示,她看不到視頻就不出錢,這樣男方才同意視頻。「視頻效果不好,只有幾分鐘,只能看到人影。」深圳女不放心,又上相親網站,看看是否其他人也有這個情況。「結果,一個住在首都華盛頓的人聯繫她說,中央情報局是有這樣的要求。」深圳女放心了,寄去手續費。

寄錢後,深圳女一直等待中央情報局的批准。但這名中情局高官告訴他,因為他與外國人談戀愛,被上級發現,他已經被捕,需要七萬美元才能保釋出獄。他還保證,一旦保釋出獄,就直接飛來中國,和她一起生活。深圳女相信了,馬上寄去七萬美元。但是,這個錢一寄去,她怎麼也聯繫不上這位中央情報局的高官。她連忙打電話給美國的朋友,請她幫助找人。

趙偉說,這名深圳女把資料都給他寄來。「我聽到這個故事,再看完資料,就覺得是假的。」他通過各種網站找Chris Justin這個人,但是找不到。他告訴深圳女,這是一個騙子,照片是別人的,但是深圳女不相信,說如果找不到中央情報局的高官,找到照片上的人也行,她願意和照片上的人交朋友。

他說,如果仔細看這個中情局高官提供的文件,就發現這全是假的,如護照、軍官證、中央情報局的電子郵箱,根本不對。但是,這名深圳女不知道,被愛情沖昏頭腦。他說,他經常接到中國打來這樣的電話,說聯繫不上美國男友,希望找人,「這種情況非常非常多」。

大陸客人增加  偵探忙碌

紐約私人偵探麥基夫(Michael McKeever)說,他在曼哈頓從事私家偵探行業40年,接過華人的案子。大約20年前,找他的主要是來自香港和台灣的華人,但是最近華人客戶以大陸華人為主。自從設立網站以後,一些中國大陸客人通過網站找到他。他說,與其他族裔不同,華人都要面見偵探,「這樣他們才有信任感」。他說,偵探社多數情況下只有他一個人,但是如果有大案子,他會請其他偵探一起行動;有時外州的偵探也會請他幫忙,調查紐約的案子。

紐約偵探紐約私人偵探麥基夫接到不少華人的案件。圖為他在辦公樓下,準備出去查案。(韓傑/攝影) 紐約偵探紐約私人偵探麥基夫接到不少華人的案件。圖為他在辦公樓下,準備出去查案。(韓傑/攝影)

他舉例說,一名中國人來到加州,要找他的合夥人,說合夥人捲走公司客戶的75萬美元,逃來美國。加州的偵探查到這名合夥人的紐約地址,希望他去找人。他跟踪此人後,發現他去了商場,就跟了上去,與目標人物迎面時拍了一張照片,傳給委託人,委託人證實就是要找的對象。他說,他的手機比較特殊,連著手機的耳機線上有開關。「我把手機對著那個人,然後按一下開關,就拍下照片,而對方根本感覺不到。」

他發現,此人在紐約經營一家酒莊,還擁有住房。他按址找去,發現舊房子已經翻新,正在待售,要價200萬元。「看到房子後,就知道這些錢去了哪裡。」於是,他把房子拍照,寄給加州,下面就是由律師去追討了。

偵探們經常使用的高倍望遠鏡。(麥基夫/提供) 偵探們經常使用的高倍望遠鏡。(麥基夫/提供)

Beau Dietl & Associates是位於紐約市曼哈頓的偵探公司。公司Santa ReDavid接受採訪時表示,該公司提供安保和調查服務。公司與北京的中安保國際風險管理諮詢有限公司(China Security & Protection Group)合作,向在美國營運的中國國有和民營企業、中國公民和華裔移民提供這些服務。

Santa表示,公司的業務包括公司信用調查、找人、根據客戶的要求在世界範圍內監控。同時,公司還在高度危險地區如中南美洲向中國客戶提供安全保護。「中國公民、移民、私企和國企的業務額占到公司全年的20%。」他說,過去兩年中,由於中國公司在全球的投資增加,他們的關於中國的業務也穩步增長。

父親病危  尋找美國兒子

衛斯理私家偵探公司(Gambino Information Services)於2000年成立於紐約法拉盛,老闆是義大利裔。負責公司東方業務的樂先生表示,儘管紐約有很多偵探公司,但是講中文的偵探很少。因此,許多華人從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打電話來求助,多是找人,如欠錢者、騙子及失踪的親戚等。他們在那邊騙了錢,跑到這邊藏起來。他說:「我是憑著興趣工作來著,既能幫助別人,自己也開心。」

他曾經幫助一位中國老人找在美國失聯的兒子。他說,這位中國老人90多歲,但與兒子十多年沒有通過電話。老人躺在病床上五年多,十分想念兒子,就委託在美國的朋友找,但沒有找到。老人也通過中國領事館找,也沒有找到。最後,老人的朋友在法拉盛一個診所看病,無意中翻看報紙,看到衛斯理公司的廣告,於是請他們幫助老人找兒子。

他接案後,與老人通了一個電話,了解到「老人覺得自己不久於人世,就想知道兒子的下落」。老人講,十二、三年前,父子兩人在電話上吵了起來,他「並沒有傷害兒子」,但是兒子從此不再和父親聯絡。

根據老人提供的資訊,「通過我們的渠道」,他找到老人的兒子,那人在美東一所大學當教授。他以為,大學教授無論教育程度和社會地位都很高,就決定直接與這名教授聯絡。但他沒有想到的是,教授聽說這個情況後,決定不見,「說即使他死了,也與我無關」,立即掛線。「我氣不過,又打電話去罵他。教授指責我侵犯他的人權,要報復。」

他就給老人打電話,告知這個情況。他說,如果老人真想聽兒子說話,他就去找他兒子,當面說他兒子,讓老人聽到兒子的聲音,老人同意。他想,「這是老人最後的心願,一定要完成」,於是覺定開車去那人任教的大學。他說,如果不在大學,就去教授家,反正要他講話,讓老人聽到就行了。於是,他開車上路,但是在半路上接到老人的朋友電話,說「不要去了,老人已經去世」。他說,每想到這個案件,他就感到難過。

麥基夫的手機攝影開關在耳機線上。(韓傑/攝影) 麥基夫的手機攝影開關在耳機線上。(韓傑/攝影)
偵探公司Beau Dietl & Associates與北京公司合作,向中國公司和公民提供服務。此為公司副總裁去北京公幹。(Beau Dietl & Associates/提供) 偵探公司Beau Dietl & Associates與北京公司合作,向中國公司和公民提供服務。此為公司副總裁去北京公幹。(Beau Dietl & Associates/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