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27579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華人客戶增多 華語偵探吃香

趙偉說,因為會說華語,辦理華人案件時具有優勢。(趙偉/提供) 趙偉說,因為會說華語,辦理華人案件時具有優勢。(趙偉/提供)
麥基夫調查使用的錄像機。(麥基夫/提供) 麥基夫調查使用的錄像機。(麥基夫/提供)

過去十多年,隨著美中交流的日益增加,美國私家偵探(Private Investigator,簡稱PI)的涉中業務也逐漸增加。紐約衛斯理私家偵探公司(Gambino Information Services)樂先生說,衛斯理於2000年成立於紐約法拉盛,老闆是義大利裔。樂先生於十年前加入這家偵探公司,主管該公司的東方業務。他說,許多華人移民來到美國,面臨問題無法解決,只好求助偵探公司,因此公司業務很好。他說,因為自己對華人和華人文化比較了解,才能想到某些解決辦法,「老外偵探不一定想得到」。

趙偉於1999年在洛杉磯創辦全美偵探公司,至今已有18年。公司由一人公司發展到現在聘請幾名員工。他透露,許多華人迷信老外偵探,因此聘請老外來做,但因為老外不懂華人文化,案件辦不下來,最後還是回來請華人偵探,因為「華人偵探具有語言和文化優勢,知道怎麼辦案」。

女兒自殺  偵探幫助解救

樂先生的工作是接生意,與客戶談解決辦法,有時也會參與行動。他說,私家偵探要能幫客戶解決問題。有的案件並不是惡性案件,但是涉及到人命,不可小覷。「我沒有警察背景,但是公司其他偵探都有這方面背景。」

不久前一天,早上8點多鐘,他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說他是一名翻譯,受一對中國夫婦的委託,前來尋找他們住在紐約旅館的女兒,但女兒不肯見。美國女婿告訴岳父母,妻子一周前拿走一張信用卡,用了3萬多元。通過信用卡公司了解到,妻子住在曼哈頓一家高級旅館裡,每天住宿費要2000元。因為女兒有自殺傾向,夫妻倆接到電話就從中國搭飛機趕來,解救女兒。

他們已找到這家旅館,但女兒已經告訴給保安,不見這兩人,所以保安不讓他們進酒店。夫婦倆就輪流在旅館門口全天候換班守候。但是,他們守候三天沒有見到女兒。翻譯向警察報告,但警察說管不了,因為當事人女兒已30多歲,屬成年人,有她的權利和自由。

翻譯無法,只好轉請偵探公司。樂先生趕到旅館,看到這種情況,他心生一計,問這對夫婦願不願意再花錢,他有辦法解決。這對夫婦同意後,他就以自己的名義在這家旅館登記一個房間,每天是1700元。租好房間後,他邀請這對夫婦進入旅館。保安不准,樂說他是旅館客人,有權利邀請朋友進入房間,保安只好放行。他們直接到了當事人女兒的樓層,找到清潔阿姨,說是女兒和父母吵架,躲在房間裡不出來,「我給這個阿姨幾十元錢」,阿姨同意去敲門。女兒一開門,夫婦倆擠了進去。

樂先生下到大廳等候,過了五分鐘,當事人父親打來電話,說是女兒備足自殺藥物,準備在高級旅館享受一番,錢用完後準備「走人」,夫婦倆及時救下女兒。「他們向我表示感謝,還給我一個紅包。」樂先生說,有時破案不是為了掙錢,實在是想幫助客戶。

一方出軌  調查結果尷尬

樂先生說,他們的服務還包括提供婚姻感情問題的協助,即婚姻挽回、調解、追蹤,外遇收集證據,婚外情、劈腿、通姦事實收集證據。他表示,偵探公司的業務最多的是調查配偶出軌。他說,「真不喜歡做這類事情,我們查到不開心,客人看到也不開心」。有的是幾十年的夫妻,到了五、六十歲開始出軌,結果難收場。有的是年輕夫妻,因為家裡有點錢,就在外邊胡來。而且小伙子容易衝動,「因為擔心出事,這類案件我們一般不接」。

偵探之間聯絡使用的對講機。(麥基夫提供) 偵探之間聯絡使用的對講機。(麥基夫提供)

他說,一個男生找到他們,希望能調查女友是否與其他男生在一起。他們兩人不算分開,但是由於金錢、感情的糾紛,已經疏離。「我們經過調查,掌握了女方劈腿的證據,拿到資料,準備交給客戶。」但是,這位客戶沉不住氣,提前告訴女生,女生新男友打電話給偵探公司,說「不論多少價錢,都要買下來」。他說,這就涉及到職業倫理,因此多少錢都不能賣這些證據。

作為專業偵探,樂先生知道如何調查感情糾紛事件。他說,調查男女雙方是否住在一起,收集證據都有講究,如住在哪裡,在門口拉手沒有,什麼時候見面。而且,偵探要耐心等候,捕捉到最佳時機,才能拿到有力證據。

他說,有了這些證據,原告上法庭就容易打贏官司。若是法官看到男方劈腿,絕大多數都會同情受害一方,出軌一方就要付出代價。離婚的案件一般是財產對平分,但出軌一方,只能拿到財產的十分之二三,而且「離婚案受害一方的撫養費通常會多一點」。

不過,有的案件很難辦,因為牽涉很多問題。例如,有對夫妻有四個孩子,女方在家裡帶孩子,男方在外邊開餐館,但餐館報的每月收入是1000元。若是按照每月1000元收入計算,女方和孩子每月只能獲得300元撫養費。但是,男方過去給女方五、六千元現金。他說,法庭有個計算撫養費的公式,根據雙方結婚多久,男方每月能賺多少,孩子怎麼分配等,給出數字。

樂先生表示,每個案件都要花心思去做。收了錢,辦不成事不行,但是,有的事情不能做。例如,有的客戶要求調查老公外遇,要像電影一樣,錄下偷情場景。在民主、自由的美國,公民也有隱私,不能讓外人看到這些場景,但偵探公司可以通過其他形式來表示。例如,一男一女走進酒店,過了一定的時間後,兩個人手拉手走了出來。「只要錄像上有時間和畫面,法庭就會接受,不需要兩人做愛鏡頭,不要那麼直白。」

房東房客  糾紛時常發生

樂先生說,華人房東和房客糾紛也很多,有的需要偵探出面解決。例如,一對華人夫妻買了一棟三家庭住房,為了儘早償還房貸,他們把房屋改建成16個房間,租給了十幾個房客,都是華人。其中一名40多歲的華人女子租客,轉租給一個男性老外。一個月後,房東來收房租,才知道有個老外房客住在裡面。

但是,這個老外不交房租,堅稱已經把房租交給那位華女,「而且交了半年租金」。房東說沒有收到,而老外說已交,兩人相持不下。由於房東是違法改建,擔心老外租客告他,就低聲下氣請老外搬出,但這名老外租客不搬。房東就說願意給他5000元,但是老外提出,搬走可以,開價5萬元。房東不給,就聘請律師,可是律師說房東非法改建,不好上法庭,建議房東給錢走人。

因為房東不給錢,這名老外就開始搞事情,一會兒給消防局打電話,一會兒給房屋局打電話,還公開調戲房東太太,「看到房東老婆下樓倒垃圾,就上去捏他老婆的屁股」,弄得他老婆不敢出門。這個老外還把不同的女人帶回家,晚上做愛聲音很大。「房間都是灰板相隔,不隔音,聲音吵得其他房客睡不著,都要搬家。」

房東無法,找到偵探公司。「我們先調查這個老外是什麼來頭。結果發現,這個老外是一個邪教的教主,還以洗禮為名騙多個女人上床。」他們還發現,此教主在第二個國家已被通緝。於是,他們與房東商量,報警把這個人抓起來。但是,房東怕事,擔心教主被抓,他的徒眾會上門找麻煩,「我們的身家都壓在這裡,不能得罪他們」。

於是,他們找到教會,和教主談判。「我們把他的底細一說,教主立刻同意搬走。」 當時是下午5點鐘,房東要求9點鐘回家收拾東西,12點前搬走。結果,這名教主乖乖照辦。他表示,這個老外欺負華人,就是看到華人怕事。他說,這名房東損失慘重,因為房屋局對他改建房屋處罰很重,還要他把房子復原。

樂先生透露,有的中國富人來到美國訪問,要派頭,要求提供下機後全天候的保護,隨身配有警衛人員,有的人還要使用專人飛機,排場很大。他說,除了幾名受過專業訓練的偵探外,公司還有近40名保安人員,由持有槍牌的警員組成,具有臨場反應能力,能及時化解各種突發情況。

華人客戶  需要會講英語

紐約私家偵探麥基夫(Michael McKeever)說,他1977年成立一家私家偵探公司,辦公室就在曼哈頓下城。他的工作包括跟蹤、找人、調查隱私。他說,紐約州有2000私家偵探,紐約市就有一半。麥基夫說:「我沒有壓力,因為經驗豐富,許多客人都是客戶轉介的。」他的華人客戶主要是華人移民。

他曾經幫助西雅圖的華人家庭找到紐約的兄弟。他說,有對華人夫婦住在西雅圖,丈夫去世後,葬在當地。妻子就搬來紐約,投靠在銀行工作的兒子。後來,這個母親生病去世,兒子把她葬在紐約皇后區,但沒有告訴其他兄弟姊妹。西雅圖的兄弟姊妹知道後,非常氣憤,聘請他幫忙,要找在紐約的這個兄弟。「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找到這位在銀行工作的陳姓華人。他看到我出示的法律文件,當時驚呆了。」後來,西雅圖的華人客戶把母親的骨灰帶回西雅圖,和父親的骨灰葬在一起。

他也幫助過華人夫婦調查女兒的男友。他說,這對父母是中國大陸移民,但女兒在美國出生,女兒到了23歲,找了個35歲的男友。而且,還是禿頂,沒有正式工作。這對夫婦要求女兒和男友分手,女兒同意,但父母想知道他們是否真的分手了,就委託偵探調查。麥基夫調查後發現,這對男女仍然交往,可是「父母即使知道了,也沒有辦法阻止」。

還有一位華人女移民與一名美國出生的華裔男士交往,男方說他銀行裡有500萬元,但女方從未見到,於是請他調查這名男士的銀行帳戶,看看有沒有這些錢。調查發現「他銀行帳戶裡僅有5萬元」。麥基夫解釋說,銀行存款屬於個人隱私,但有時為了某種原因,調查是可以被接受的。「例如,如果合夥人被騙,調查另一合夥人就是合法的。」

麥基夫經常接到調查隱私的案子。例如,有的女士給他打電話,說丈夫來紐約開會,但擔心會出軌,請他跟蹤她的丈夫在晚上和誰見面,做了什麼。麥基夫發現,如果是女客戶調查丈夫或者男友,90%的感覺都是對的;但如果男客戶調查太太和女友,猜對的只占到25%。「男人的感覺多數不准。」

他說,華人客戶與其他族裔客戶不同,華人通常不願意告知調查原因,「他們只說調查某人,但是不說為什麼」。他表示,自己也能理解,把事情做好即可。麥基說,他出身於紐約警察世家。「我爺爺1920年代就是紐約警察,父親和兄弟也曾經當過紐約警察,但我不是。」他表示,他小時候讀過一本描寫私家偵探的書,就對這個職業感興趣,大學畢業後就從事偵探工作。「我曾經被客戶要求跟蹤甘迺迪總統的遺孀賈桂琳」。

他認為自己的收費比較合理,如果是找人,比如失散多年的兄弟,有姓名、生日、過去的住址,他收費350元。如果是複雜的案子,他就按小時收費,每小時145元。

欺詐案件  華人社區很多

根據私家偵探教育網站(privateinvestigatoredu.org)統計,洛杉磯私家偵探有800人,但洛杉磯華人偵探趙偉說,他並未感到壓力。趙偉的業務很雜,有老外律師委託他做的涉及華人的刑事案件,如人命案、強姦案、家暴案等,還有公司內和公司間的訴訟案件,如公司員工控訴老闆不付工傷賠償,員工控訴老闆和主管性騷擾,老闆控訴員工偷竊公司產品,一公司控訴另一公司商標、產權侵權等。

網戀給騙子以可乘之機。(TNS) 網戀給騙子以可乘之機。(TNS)

他說,他的業務還包括婚戀欺詐。例如,有人向女友欺瞞年齡,調查後發現相差十來歲;有的自稱某名校畢業,就職於大公司,收入可觀,誘騙年輕女子與其同居。他表示,挖寶案件詐騙由來已久,雖然媒體上多次報導,但還是有人上當受騙。「反正這類詐騙幾年就會來一次。」隨著中國留學生逐年增加,留學生失蹤也經常發生。「留學生一失蹤,他們的父母和家人就會聘請偵探幫助找人。」

例如,有對華人夫婦希望調查一下他們女兒的結婚對象,女兒在網上認識男友,並準備從洛杉磯飛往佛羅里達州與他過日子。他調查後發現,男方提供的資料全是假的,如果他們女兒去結婚,後果難料。「現在騙子太多,網上談的對象多不靠譜。」

趙偉表示,私家偵探是一個特殊的行業,人力都是根據案件的情況進行調配。「我們偵探社全職的只有幾個,但是經常有外面的偵探幫我們做事情。」他表示,他也經常幫其他偵探社進行調查工作。

趙偉常常接到女員工訴老闆性騷擾案。(Getty Images) 趙偉常常接到女員工訴老闆性騷擾案。(Getty Images)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