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18490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一天滑手機80次…網癮i世代 好難長大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馬州蒙郡的兒童心理醫生培拉特向記者展示他常用的應用軟體Circle with Disney,家長透過該APP可設定子女能上網取得的內容、時間和通路。(特派員許惠敏/攝影) 馬州蒙郡的兒童心理醫生培拉特向記者展示他常用的應用軟體Circle with Disney,家長透過該APP可設定子女能上網取得的內容、時間和通路。(特派員許惠敏/攝影)
家裡有和智慧手機一起成長的孩子,學習做一個數位家長至關要緊。(取自iParent101.org) 家裡有和智慧手機一起成長的孩子,學習做一個數位家長至關要緊。(取自iParent101.org)

這是一個沒有疆界的新國度,在這個奇幻世界裡,天使與妖魔共存,充滿誘惑和陷阱。

在這裡,數以千萬計的家長成了「新移民」,他們懂得比子女少,抓不住子女又怕子女迷失,只有抓狂。

95後的孩子 iGen原住民

兒童心理醫師培拉特(Dr. Adam Pletter)如此形容智慧手機造就的新國度,和這個國家的原住民:一群1995年之後出生、從小就和智慧手機一起成長的「手機世代」(iGen)。

今年升十年級的丹尼爾,從兩年前開始,暑假拒絕再參加家人的旅遊活動,平日課餘,除了吃飯就很少走出房門;他小時參加的樂隊、合唱隊、球隊,到了初中就不肯再去。

父母為兒子越來越「宅」而擔憂,又不想撕破臉,破壞親子關係,只好望著兒子緊閉的房門發愁,期待「長大就會好」。

長期受憂鬱症困擾的小舟,過去幾年對學習失去興趣,放了學就掛在網上,媽媽怕刺激兒子病情加重,不敢嚴加管教;爸爸幾次看不下去,拔掉網路,阻止他無自制力長時間上網、影響作息與睡眠,結果兩人發生衝突,甚至演出全武行。

只愛上網交友 不愛真人互動

像小舟、丹尼爾都是聖地牙哥加大教授特溫吉(Jean Twenge)新著「iGen」中提到、在智慧手機時代長大的「i世代」,該書長達26個字的副題,點出研究的結論:「為何今日高度與世界連結的孩童,成長過程較不叛逆、容忍度更高、更不快樂,而且,完全沒準備當成人。這對我們其他的人有何意義?」

i世代是特溫吉十年前首創的新名詞,泛指出生於1995年到2005年之間,目前年齡在12歲至22歲的特殊一代;比起前一代「千禧世代」,i世代從小就接觸社群網站、和各種App一起成長,喜歡上網交朋友更甚於與真人互動。

i世代有共同特徵,他們擁有手機的年齡不斷下降,普及性不斷升高,每天花在滑手機的時間不斷增加,平均一天至少得查手機80次。

根據今年4月公布的一項美國民眾智慧手機擁有率的調查,76%的受訪青少年擁有智慧手機,去年同期為69%。

男生易迷電玩 女生耽溺社網

根據特溫格這項長達25年、對全美1100萬年輕人所做的調查研究,i世代掛網、沉迷電玩的多是男生,耽溺Instagram、Snapchat等社交平台的則多是女生,他們比1995年以前出生的「千禧世代」,更多時間待在室內,更不愛讀書、不急著學開車和交異性朋友,「他們是形體上更安全、心智上更晚熟、更易受傷害的一代」。

特溫吉以2011年為一個里程碑指出,這是i世代邁入青少年的一年,從這一年開始,超過一半的青少年擁有智慧手機,從這一年開始,青少年憂鬱症、自殺率也快速飆升。

在大華府明星學區貝賽斯達(Bethesda,MD)開診已17年的兒童心理醫師培拉特,直擊iGen的孕育、成形。他主持的培拉特診所,專攻兒童、青少年心理諮商,失控的iGen、抓狂的父母,是最常見的求助者。

「這個問題已跨越族裔、文化、語言,在我的執業經驗,因網控、網癮而上門求診者各族裔比例和蒙哥馬利郡(Montgomery)學生組成比例差不多。」培拉特不否認,亞裔第一代移民家長得克服語言、文化的差距,同化和克服代溝的挑戰比其他人更艱辛,面對日新月異的網路數位新國度,比起子女,他們「同化」(assimilation)的腳步更慢、代溝的距離更遠。

社交網站待太久 容易患憂鬱症

十年前,當手機擁有率超過五成,包括Instagram、Snapchat等各種應用軟體應運而生後,培拉特注意到智慧手機衍生的青少年沉迷網域、患憂鬱症、家庭衝突隨著手機的普及同步上升,於是成立iParent101;他經常應邀在社區、學校舉行數位教養工作坊,也開診療室、網路自習課程等,成為美國少數專攻「數位教養」(digital parenting)的心理醫師。

匹茲堡大學醫學院2016年針對19歲至32歲年輕成人的研究所得出一項結論:平日在社交網站待越久、查訪最頻繁的一群,罹患憂鬱症的比率比一般人高出2.7倍,青少年情況也是相同。

當數位化家長 化被動為主動

「心智未成熟的兒童、青少年,更急切在社交媒體上尋求被肯定、被接受,更容易出現焦慮。」培拉特說,擔心子女沉迷網域,甚至掉入網域的陷阱,家長必須化被動為主動,成為跟得上時代的「數位化家長」。

「我們長大的過程沒有這樣的經驗,這是現代家長的全新挑戰。」培拉特說,「沒有長輩可諮商學習,放任、被動的家長,只有讓子女占上風,交出教養的主控權。」

擁有一對13歲和9歲子女的培拉特,在9月5日秋季開學前一日,與兩個孩子分別安排一對一會談,完成「換約」,確認哪些手機的應用程式App能全權使用,哪些能在被監控下使用,每日上網時間多少與違規的後果等條款,這樣的契約關係,必須針對不同子女,量身訂做。

「家長根據子女的成熟度、自我控制能力、新型手機與App的功能等,階梯式逐步引導。」培拉特常以過馬路為例說,父母攜帶幼兒過馬路,總是從手牽手、耳提面命開始;下一步,放開子女的手,在旁觀察是否能自己注意兩方來車;接著,站在窗戶看著子女獨自過馬路;這階段性引導的最終目的,就是讓子女能獨立而安全出門、闖蕩世界。

簽訂數位契約 父母貫徹執行

培拉特說,在他的數位親子診療室內,他通常建議家長「數位化」自我裝備的幾個步驟:一、家長理解孩童和青少年用智慧手機、掛網和社交媒體的潛在危險;二,做好安全防護,了解子女使用的數位用品的安全設定功能並善加使用;三、視子女自制力與成熟度,逐步開放使用權限,放鬆家長管轄權;四、親子簽約,帶領子女做個數位時代下負責任的網民,並設定違約的後果且貫徹執行。

透過親子簽約,避免子女在數位世界的誘惑和危險中迷失。

培拉特舉KIK這個青少年愛用、但危險度頗高的社群交友平台為例說,在這個可以不透露真實身分的交友平台,可自由發送簡訊、照片、影片,還有進入各種應用軟體的通道,陌生人動動手指就能讀到你的隱私訊息;這個平台吸引年輕人之處,在於它可無限送簡訊、知道誰在看你訊息、可從這裡頭的應用軟體瀏覽各網站。

培拉特不贊成父母以保護為由,高壓限制子女上網或禁止擁有手機,因為「這是擋不住的潮流,而且瞬息萬變。」

至於幾歲才能擁有智慧手機?培拉特說,並無準則,而且根據調查,目前未成年者擁有手機的平均年齡已降到11歲,且還在持續下降。

培拉特說,他的診所常見的抓狂父母,往往因為不熟悉而在數位教養採被動守勢,不想後悔、抓狂,只有化被動為主動。

教育數位公民 家長得打前鋒

給子女智慧手機是一條不歸路,培拉特說,這賦予子女的特權一旦給出去就難回收,「我們這一代當家長,必須認清的一點是:你不是在教養未來的孩子,而是教育未來的成人。」

正面迎向數位時代的挑戰,家長得打前鋒,成為子女能信任依賴的「數位家長」,教育出負責、成熟的未來數位公民。

學生在校內一般禁用手機、iPad等智能移動設備,但他們總會設法「偷」用。(本報檔案照) 學生在校內一般禁用手機、iPad等智能移動設備,但他們總會設法「偷」用。(本報檔案照)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