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08203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我在美國學幽默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男星布萊德彼特說,幽默感比性感重要。(美聯社) 男星布萊德彼特說,幽默感比性感重要。(美聯社)
前台北行政院長江宜樺、李淑珍夫婦(前排右二、右三)聽吳玲瑤演講,開懷大笑。(謝開明攝) 前台北行政院長江宜樺、李淑珍夫婦(前排右二、右三)聽吳玲瑤演講,開懷大笑。(謝開明攝)

回想起20多年前,先生在比佛利山莊買下房子,一家四口搬進去之後,我便發現了一個問題。不論是中國人或美國人,在知道我住那兒後,總是對我住的地方比對我這個人更有興趣,常問長問短地想知道那些名人鄰居,以及這個充滿了傳奇的城市,這城市對我而言,無意中卻扮演著一個讓我學習的腳色,尤其對於幽默概念的體會與實踐。

其實我那時還傻傻的,不知道將面對的是怎樣的世界,當初買那房子只是因為先生加州大學UCLA畢業後,為孩子找好學區,附近最好學區就是比佛利山莊,房價貴地產稅也高,地稅10%給了地方教育,有經費付學校老師更高的薪水,我們因著這緣故單純選擇在此定居。

記得剛搬家時,敞開著車房整理東西,一輛很搶眼的紅色賓士跑車從面前駛過,又轉回來停住,下得車來的是一位比我大上20歲的摩登婦人,說她叫潔姬,是鄰居過來打招呼,還差人送來一壺咖啡,以及剛出爐的小餅算是歡迎新朋友。

這個被稱之為「躲在櫚樹幕後的富豪之都」、「世界上最講格調及品味的地方」、「影迷的麥加」、「西部的華爾街」、「美國人最高夢想」、「美國房價平均最高的地區」,我也充滿了好奇。看起來每個人都很驕傲的樣子,令人驚喜的是潔姬對我隨和親切,更令人興奮的是,知道她是一位作家,我怯生生的說我也寫作,竟然聊得很投緣,知道她寫那些「好萊塢的妻子們」式的羅曼史在美國很是暢銷,比佛利山莊的各種社交場合裡,經常可見她的身影,她家也經常開Party,是個愛熱鬧的人,和這城市所有的名人一樣,都有過好幾次婚姻,我認識她的時候,她是單身50來歲,身旁總是圍繞著許多追求者,一個人獨居豪宅,有成年孩子在外地,難得的是家中書房四壁都是書。

潔姬對我很照顧,兩人成了忘年交,許多場合她總帶我當小跟班,讓我長見識,在她家的宴會中,在羅迪歐大道的名店內,在甘迺迪總統與瑪莉蓮夢露偷情的比佛利旅館大廳,在她交往的明星家裡,我認識了好幾位專為名藝人寫腳本、對白、笑話的專職文字工作者,他們自己不出名,但都相當有才華,因著為強尼卡森、包伯霍普、伍迪艾倫等當寫手,賺的錢也夠多到能住在這山莊裡。我也隨著她去落日大道上的脫口秀俱樂部、喜劇明星聯誼會、笑話工廠等處,看那些初出道還沒出名追求明星夢的人表演,那種場合人人笑得開心,潔姬像導師一樣提醒我要仔細體會觀察,一再推崇的美式的幽默的特色,我聽不懂得笑話,她還會略為提示,看看我能不能進一步體會。

潔西說她自己寫小說時常把海明威的理念擺在心中,認為「寫作的技巧,最重要的是要有同情心和幽默感」,幽默是一種技巧,能為文學藝術帶來化龍點睛的技巧,偉大深刻的作品裡,不一定以幽默為主旋律,但都少不了以喜劇的手法來表達其中的情節,笑裡藏道是作家成熟的標誌,這觀念開拓了我寫作的視野。

後來因為先生工作,我們搬到北加州,在美國住的這些年裡,發現自己體會最深的就是美國人的幽默感,這是一個泛幽默的國家,認為幽默是一種正向能量,生活的必要,一種修養作為,厚積薄發知識累積的機智,幽默更是為人處事良方,生活在這塊土地上,都希望把這門功課修好,以期達到所謂的 Live well, Laugh often and Love much「活得好,笑得常,愛得多」的境界。他們可以不做個優秀的人,但絕對不可以做個不懂幽默的人,幽默是一種力量,也是一種情懷,不論職場或生活中,任何人都必須學習幽默,能增加人與人之間的親密度。笑聲傳遞關懷,笑意溫暖人心,笑法掌握局面。

如果說老美平時談話是「不幽默無以為歡」,一點也不算過分,總是隨時備戰,考驗自己智慧,希望適時能迸出一句話足以引來笑聲的話,如此才能算一天沒有白過。即使在不認識的人面前,也不忘秀一下,不必先宣示「我要講一個笑話給您聽」。萍水相逢和一堆人在等電梯時相遇,總有人要說個笑話開個玩笑,如果真有人笑了,他就自我感覺良好得意非凡,深深覺得已經Make my day。用幽默的方式來表達一種意見,用笑聲來批判褒貶自己的境遇,算是比較積極健康的生活方式。

有時越緊張,越是關鍵時刻還要幽默一番,美國總統小布希遭遇鞋襲的時候,尷尬自我解嘲說的是:「 我看到鞋子的號碼是10號。」幽默的表達方式有很多種,西方人喜歡取笑位置高的人,說他們位置再高,也要坐在自己的屁股上,看到名人出糗最開心。

那時我在學區做義工,見過還沒有出道的安潔莉納裘莉(Angelina Jolie),厚厚嘴唇漂亮性感又有主見,後來嫁給英俊男星布萊德彼特(Brad Pitt),最近婚姻起了變化。布萊德彼特曾說過一句名言:「幽默感比性感更重要」。有人附和著說:「We totally agree with Brad Pitt---I would rather be funny than sexy.」,宣稱婚姻生活中「幽默感」勝過「性感」,還取笑說:一個人如果沒有幽默感,也不性感,更沒有感性,那就只有感到很不幸了。

中國人重視知識修養,有「三日不讀書則面目可憎」的諺語,美國人愛幽默,相信愉快樂觀的心情對健康有利,而有「一星期是一個week,如果七日不笑makes one weak」的說法,其中故意用weak和week的同音來解釋這則勸人多笑笑,為生活添加幽默的名言。

也許是中華民族經歷幾千年封建的體制,自我約束感很強顧慮太多,因此思想有些僵化,不懂如何以幽默化解尷尬,用幽默尋求快樂,建設健康的心理。特別是成長的過程中受過太多的苦難,總是心有餘悸競競業業,不敢太快樂,怕有樂極生悲的後果,常常「人生不滿百,常懷千苦憂」,有著心靈受傷的後遺症,教我要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而帝制時代的皇帝不要人民笑,怕造反,於是有了不敢笑,不能笑,不會笑,不願笑的麻煩,也許學習笑,變成現代華人一項很特別的功課。

除了西方幽默的影響,另一方面我也喜歡中國古籍中有大量寓言故事、民間笑話,這些作品中充滿了對日常生活現象的風趣諷喻,體現了中華民族特有的質樸含蓄、言簡意賅、不動聲色的幽默傳統。從詩經到莊子、孟子等諸子百家,鏡花緣或俗文學都能找到幽默的證據,還有俏皮話、相聲、戲曲,打油詩、迷語,童謠、順口溜、歇後語、對聯等,尤其是庶民的幽默,苦中作樂用幽默來表達對生活的不滿,褒貶時弊是人們表達愛憎的方式之一,有時越壞的環境越能產生曼妙的幽默,在善意的微笑中揭露生活中乖訛和不通情理之處,話不直說,曲徑通幽,用最通俗的語言,來個轉彎令人拍案稱奇,矛盾中見協調,也許這就是中式幽默。

「何必敢怒不敢言,痛快全靠順口溜。」中國農民對現實不滿的發洩方式,一開口就能冒出押韻的打油詩,「太白斗酒詩百篇,農民只需半袋煙。」如此一來就有「中國人多詩人多,一人一首筆星多」的說法,算是民間文化的亮點。只是由於禮教的嚴肅、等級的分明、災難的頻仍,不曾得到長足的發展。但它仍然在民間文化中頑強地生存了下來,並悄悄地普及了開去。

想起了五四時梁實秋和人打筆仗,有人說:「您這樣說是罵人啊。」梁先生的回答是:「我從來不罵人,我罵的都不是人。」有所謂中國人可以做到:「罵人不帶髒字,損人不失格調,諷人不加顏色,捧人不覺虛偽。」另一種幽默的境界。

幽默感是一個多向度的複雜概念,包含著真情與理解的睿智,笑看人生的幽默與欣賞快樂的情意,中西文化交會中,我領悟到幽默是一種智慧的表現,建立在豐富知識的基礎上,一個人擁有審時度勢的能力,廣博的知識,才能做到談資豐富,妙言成趣,給人從容超脫、遊刃有餘、優雅豁達、聰明透徹的感覺,順境時笑,笑對成功,困境時笑,增加信心與勇氣,對他人笑,取得友誼,對自己笑,喚回童心。

那時也常常去拉斯維加斯取經,從旁觀察一般人對幽默的反應,買了票去看每一場脫口秀,發現美國觀眾笑點很低,很容易逗笑,我們不認為好玩的事,他們能笑得花枝亂顫,不像華人一臉嚴肅地板著臉,好像是說:「你有本事就來把我弄笑。」記得去看某位喜劇明星的專場,主題是開夫妻玩笑,他只開口說了:「有一位先生,一位太太……」台下已經大笑起來了,他們相信每個家庭都會鬧笑話。

日常生活中我時時觀察也總記得好玩的事,附近的一位美國媽媽,她喜歡做些好玩可愛的事,給兒子打毛線手套,故意在右手上繡一個左字,再左手上繡一個右字,惹得兒子哈哈大笑,因為他小時候穿鞋的時候常常出這樣的錯,只有媽媽和他記得這好笑的事,而現在他戴著手套出去,卻人人見了都哈哈笑,因此人緣特別好,他說是媽媽給的最好禮物。

生活因幽默而美麗,幽默是智慧與才華的顯露。在平靜的生活中,幽默是湖水中的漣漪;在豪邁的奮進中,幽默是激流中的浪花,在失敗的困境中,幽默是黑夜裏的星光。幽默是讓一個人想哭的時候還有笑的興致。男人幽默,女人就不寂寞;女人幽默,男人就不冷漠;大家都幽默,場面就熱絡。不會笑的人要在生活中重新學習笑,會發現幽默是一項神奇的藥,能使生命全然改變。人生之路要笑著走,面對失敗和挫折,笑是一種樂觀和自信,面對讚揚和激勵,笑是一種謙虛和清醒,面對憂愁和煩惱,笑是一種平和釋然。聰明的人不一定幽默,幽默的人大半是聰明的。

美國有一句說法:「如果你沒有幽默感,其實你是什麼感都沒有。」有幽默感的人能把不好的感覺,變成好的感覺,生命也許暫時是悲劇,懂得把暫時的悲劇轉變成永久的喜劇是聰明人,幽默會使您的人生成贏家。

有著東方的血脈和西方的幽默營養,加上女性經驗本身有取之不竭的體裁,我在美國學得幽默的觀念,時常在報上抒寫著各式人生經歷時,潔西帶我出入各種場合的學習,給我很大的影響。我讓自己有更開放自由的情懷,熱情地綻放笑臉,瀟灑地發揮笑聲,融會貫通善於應用幽默的表達,篇篇文章以「笑裡藏道」來表達,這些年來努力一直希望寫出有自己特色的文章,一路走來寫了50幾本帶給自己和大家快樂的文集。

寫而優則講,因為寫作的關係,我經常受邀到世界各地演講,歐洲巡迴講,南美四國五場,在美國各州不同社團都有邀約,吸引了滿場熱情粉絲,說我有獨特的舞台魅力,幾年來累積起來有上千場次之多。我總想起去拉斯維加斯秀場學藝的經驗,教我如何講之外,還要多少有點演的技巧,善用肢體語言,因為幽默的關係,帶給別人快樂,特別有觀眾緣,受到如此追捧,這樣的回饋讓我自己也開心。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我常在各種場合被問及幽默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就像所有的才華一樣,要有先天的興趣,後天的努力,觀念的改變,就能加強幽默的能量,做個快樂幽默的人。工作越忙壓力越大越需要幽默,而不是忙得沒心情好玩,人人對於快樂幽默都有需求,別忘了隨時供應分享,我把它列入讓人一笑是日行一善的計劃中。

吳玲瑤在星加坡拋笑彈,觀眾哄堂。 吳玲瑤在星加坡拋笑彈,觀眾哄堂。
前總統小布希遇到丟鞋侮辱,卻以幽默化解尷尬。(美聯社) 前總統小布希遇到丟鞋侮辱,卻以幽默化解尷尬。(美聯社)
前總統小布希遇到丟鞋侮辱,卻以幽默化解尷尬。(美聯社) 前總統小布希遇到丟鞋侮辱,卻以幽默化解尷尬。(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