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07320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專題》環境移民潮 這一波能熱多久?

庭院種植、鳥語花香,一幅美國夢情景。(Pexels) 庭院種植、鳥語花香,一幅美國夢情景。(Pexels)
天藍水青處,是環境移民心目中的勝地。(陸怡雯/攝影) 天藍水青處,是環境移民心目中的勝地。(陸怡雯/攝影)

從西雅圖入境美國後,一開始只是純粹來旅遊的李女士坦言她「有點不想走了」。當地一家移民律師樓中文網頁的文宣,如此描述西雅圖,「位於美國西北角,常年氣候溫和,冬暖夏涼。四面環山,西接太平洋,中有華盛頓湖,南靠雷尼爾雪山……是爬山、水上運動和滑雪愛好者的天堂。」而把微軟、亞馬遜、波音公司在當地建立營運中心等經濟社會類事項,羅列在後。這似乎也呼應了李女士這樣一些潛在移民族心目中的優先次序。跟之前來北美淘金的「經濟移民」潮不同,近年來,新移民越發看重此間優美的自然環境。而西雅圖作為一個山林環繞的城市,吸引力正在於此。

中上層移民 鐘愛美國環境好

「從市中心去雷尼爾雪山,才兩個多小時,它可是美國最高的火山哦,夏天看漫山的花美極了。」如果住在市郊,不用出門,想像坐在後院都能望見三哩高山的情形,李女士都有點動念要在附近買房子了。

住在加州南灣,因種滿蔬菜瓜果又堅持使用有機肥,平日吸引各種珍稀鳥類、蝴蝶光顧,女主人楊秋生說,她家後院就像一個「流動動物園」。只可惜每次一端來相機,它們已飛走了,沒怎麼留下倩影。

這般生活場景,透出濃濃的「美國夢」色彩。李女士來自傳統上的魚米山水之鄉,但如今以一個個人工公園這些所謂城市的「綠肺」,經常也難擋霧霾的侵襲。源自雷尼爾大山的呼吸,對西雅圖市區環境的調節作用,令她耳目一新。孩子剛上學,本打算將來讓他到美國唸大學鍍鍍金再回國——畢竟中國現在機會不少,但美國的生態環境已令李女士深深折服。她現在很想自己移民,再把孩子趕快辦過來。

為了孩子在優質自然環境中成長,成為一些人移民的理由。(Pexels)

「現在中國人想要移民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讓下一代能擁有更好的生活環境。」在俄亥俄、密西根、紐約等七州開設事務所,全美執業的移民律師黃唯表示。為了小孩而移民,是許多富人中產階層的典型想法。兩三年前,她較常聽見中國客人是因為小孩承受較大的學習壓力,想讓他們來美國接受更人性化和靈活的教育。「印象最深刻是,有個小孩不堪學業壓力要崩潰了,家長趕緊辦移民。」現在更常常聽見家長說,美國自然環境好,適合下一代居住和生活。

畢斯特·慕嘉模·克萊納法律事務所的合夥人曹楊親民律師,看過很多客戶為了子女,辦EB-5投資移民、或跨國高管L-1簽證。「對他們來說,移民美國是首選,因為經濟條件好,社會穩定,教育資源豐富。越來越多人也認為美國的水土質量、自然環境有利子女成長。」在他們全盤考慮移民可行性時,環境因素的比重在加大。

無證客豁免 中國霧霾添砝碼

另外,曹楊親民表示,移民法規生變,令很多移民案牽涉I-601A、I-601豁免申請。「因非法入境、逾期居留、欺騙造假等問題而需申請豁免者,若能證明不予入境將使其『符合條件』的親人遭遇『極端困難』(extreme hardship),便可申請這類豁免。」她指出,中國的環境污染,成為業界為客戶申請豁免的理由之一。

比方說,一個公民先生如需跟隨被驅逐出境的無證移民太太回到中國,但他患有嚴重的肺病,在中國將要面對霧霾,顯然非常不利健康;而假如他一個人留在美國呢?沒有太太陪伴照顧,可想而知。如果能向移民法官呈現這兩個方向的「極端困難」處境,無證客太太就很有希望成功豁免。

「符合條件」的親人是指公民、永久居民父母或配偶,子女按明文規定並不符合。不過,曹楊親民指出,申請豁免時,就符合條件親人將面對怎樣的「極端困難」進行說明時,附帶提到子女若與無證客父親或母親分離、或隨其回到中國,將要面對怎樣的「極端困難」,移民局在內部政策上也會從優考量。

假如無證移民是單親爸媽,只有孩子是公民或綠卡身分,看起來似乎是沒法申請豁免了。然而事關兒童福祉,移民局還是很有可能酌情考慮。「比如小孩患有自閉症,可試圖說服當局:因中國還沒有像美國那麼完善的殘疾人照顧體系,民間對殘障人士的態度也沒那麼包容,自閉兒依親回到中國的話,容易受到歧視。需要長期服藥的,則可能難以獲得安全藥品。」如果是年幼子女,即便沒有疾病,也可盡力說服法官相信「環境」對於幼小孩子的強大影響。中國的假藥風波、毒奶粉事件、假疫苗醜聞所暴露的,是小小孩子如何可能成為不利環境的受害人。另外,如果小孩對食物過敏,中國食品成分標識在這方面標識不清,很容易造成危險。曹楊親民說,他們律師樓會從有公信力的媒體或研究單位,甄選相關報導或調查,配合申請材料遞交。

剛成氣候 就已經快退潮?

不過律界也指出,中國環境治理初見成效,這一波「環境移民潮」現看來只是「微瀾拍岸」。能持續多久?很難講。因氣候、水土之變,各國在不同年代都遭遇過境內外遷移的環境移民。有的時間很短暫。

「19世紀、以及20世紀早期,來自瑞典的農民世家,到俄亥俄、密西根等州購買農場,蔚然成風。」黃唯表示,由於當時瑞典人口增長、作物欠收,農地資源緊張,上中西部(Up Midwest)的優質農地及低廉的地價,對他們極具吸引力。被黃唯形容為「早期版EB-5投資移民」的那一波瑞典移民,跟當前來自中國大陸的投資移民有一處相似點是,他們不僅在投資生意機會,也是投奔優良的環境。不過,由於經營成本、英文不通等原因,很多人並未成功,後來也就漸漸歇潮。

 

不同時期中國移民來美訴求也一直在轉變。黃唯說,她在1960年代從香港移民,因當年在香港只有一所大學,為了更好的教育機會她來到了美國。七、八十年代移民潮,又有不同訴求。而現因中國大陸推出兩孩政策,之前以「一胎化政策」尋求政治庇護的,這個理由也難以成立了。

曹楊親民指出,不少移民案以「環境」作為訴求之一,甚至並非主因。當事人是否稱得上「環境移民」,嚴格意義上也值得商榷。

西雅圖導遊Linda Wang主要接待高端旅遊團和商務考察團,她見過很多客人「旅遊以後就想移民了」。對玩得一時興起的客人,她會跟他們開玩笑說,「要賺大錢,還是留在中國。」並分享自己在美國艱苦打拼多年的經驗。有些人不聽勸,她認為,近兩年環境因素尤其空氣品質對移民是起了一個「加速作用」,很多人更是因為中國學區房的高價位而痛下決心移民。

破壞環境 新移民遭詬病

環境移民,究其本質是人口向人口壓力小的地域流動的過程。而對接收國來說,是一個人口和環境壓力加大的過程。就有一些反移民團體堅稱,移民某種程度上破壞了美國的生態環境,浪費了自然和社會資源。

有環保團體聲援這一說。總部位於華府的非營利機構「人口環境平衡」(Population-Environment Balance)的David Durham指出,關心環境的美國人,都應堅持主張減少移民,畢竟「飲用水、表土和基礎建設等資源有限,是我們必須正視的生態實況。」

也有人持異議,認為美國人本身需要改變過度浪費資源的消費習慣,再回頭找移民的茬。

不管怎麼說,新移民也宜規範自身行為,減少生態足跡(Ecological Footprint),切實保護自己投奔美國所為的大好環境。用李女士的話來說,「這是為了長長久久的享受。」她看到在華人聚居區衛生狀況稍微差一些,也聽說一些新移民濫用社會福利、破壞自然環境,除了體諒一部分新移民生活不易,無暇他顧,更認為他們需要改變態度和習慣,才不被人另眼看待。

更多精彩文章  請見 世界周刊  (周日出刊,随報附贈)

曹楊親民律師表示,很多客戶在全盤考慮移民可行性時,環境因素的比重在加大。(畢斯特·慕嘉模·克萊納法律事務所/提供) 曹楊親民律師表示,很多客戶在全盤考慮移民可行性時,環境因素的比重在加大。(畢斯特·慕嘉模·克萊納法律事務所/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