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06334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時代故事》「東北飛鷹,空軍戰魂」高志航

曾為高志航僚機的張光明將軍,105歲時與《我們的父親高志航》一書編輯張維合影。(張維/提供) 曾為高志航僚機的張光明將軍,105歲時與《我們的父親高志航》一書編輯張維合影。(張維/提供)
抗日戰爭時期的空軍英雄高志航遺照。(周逸枝/提供) 抗日戰爭時期的空軍英雄高志航遺照。(周逸枝/提供)

今年是「七七事變」80周年紀念,《我們的父親高志航》最近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令人對被譽為「東北飛鷹,空軍戰魂」的抗日戰爭時期空軍英雄高志航生平事蹟,有更深入了解。有心人目前正努力遊說華裔導演李安,將高志航的故事拍成電影。

高志航在台灣的兒子高耀漢及現居夏威夷的摯友張維,聯同當地熱心華人楊大為(原台灣知名歌星)、周逸枝等決定將高志航的英雄事蹟出版成書,並盡可能譯成多國文字,一方面是紀念高志航的一生,另一方面是思考與研究他對中國空軍的貢獻及對後人的影響。

英雄事蹟 盼拍電影

周逸枝向本報記者談及與高志航之子高耀漢結緣經過。為紀念抗日戰爭80周年,兩年前她與高耀漢和張維一起籌備出版《我們的父親高志航》一書,經過近兩年努力終於付梓。此書敘述高志航短短30年的人生、愛情及其愛國精神。她強調,該書是記述高志航一生的第一手回憶性資料。此書主編張維親自訪問美國、中國和台灣許多研究機構和戰役英雄,為了證實故事的真實性,付出許多心血。

周逸枝說,這本書記錄了在「八一四」空戰唯一的倖存者張光明老將軍,「他以105歲高齡,為我們口述了那場震驚中外的戰役。」張光明在故事敘述完後,不到半年就去世。

張維談及此書出版經過,2014年他由中國大陸回美國,在台灣過境時,向其摯友陳澤寵太太林穎曾問起高耀漢下落,她答應幫他打聽。

林穎曾後來告知他高耀漢的電話和地址,就這樣和失聯60多年的高耀漢取得聯繫,2015年在台北見面;高耀漢送他一本1993年撰寫的《高志航傳》,這本書以小說形式描述高志航30年的人生歷程,書上有張學良的題詞「東北飛鷹,空軍戰魂」。在台灣出版用的是繁體字,張維建議他把這本書在大陸用簡體字再版,同時再增加一些高志航鮮為人知的故事,「一定更加感人」。張維答應幫他完成,隨後便開始著手編撰。

童年玩伴 兩代交情

張維和高耀漢的認識,是從兩人父親開始。1935年,高志航是少校,在南昌中央航校當飛行教官;張維的父親張中立也在航校教航空機械,是少校教官,同時也是南昌空軍第二飛機修理廠工程師,負責維修保養各式各樣從國外引進的飛機。高志航是留法的,曾經是東北軍張學良的部下;張維父親是留德的,是西北軍馮玉祥的部下。他們都是當時空軍中的所謂「雜牌」,沒有黃埔背景,卻有相似 的出身和留洋經歷,且有共同愛好,比如跳舞、唱外國歌、打獵、玩照相機、聽西洋古典音樂等,彼此走動也較多一些。

張維憶述:「那個年代,空軍待遇很好,衣著很時髦,生活很快樂。每個人都風度翩翩,飛行員的妻子們也都美麗大方,氣質與眾不同。她們深愛丈夫,卻也時時擔心他們的安全。」1937年,張中立出差到蘭州參與接收蘇聯援華的E-15、E-16戰鬥機。10月,高志航帶著一批飛行員到蘭州接機、集訓、待命,每天都焦急等著飛回南京上戰場。

張維說:「E-15、E-16飛機有個很要命的缺點,空氣一潮,就很難發動。在周家口機場,因為下雨,飛機三次都發動不起來,導致耀漢的父親在跑道上被炸身亡。我的父親每次談起這件事都悲痛不已。」

率機迎敵 首開紀錄

《我們的父親高志航》是由高志航一子三女共同回憶完成的一部傳記性著作。高志航(1907-1937)出生於吉林通化縣三棵榆樹村一個務農家庭,九歲入讀縣立城鄉小學堂,因勤奮好學,深獲老師嘉許,特別幫他取字「子恆」,勉勵他「持之以恆、堅忍不拔」。小學畢業後被推薦進入瀋陽中法中學就讀,以第三名優異成績畢業。

1920年,張作霖在東北設立「東北陸軍軍官教育班」,高志航投筆從戎。求學期間,東北正擴建空軍,他立志去法國學空軍。雖然報名日期已截止,但他仍極力爭取,最後親見教育長郭松齡將軍並陳言:「每當看到日本飛機在我們頭上飛來飛去,我就恨不得架飛機飛上天空將他們趕回東京去,不許他們在中國上空耀武揚威。」郭松齡被他的愛國心感動,決定破格錄取,讓他於1924年到法國學習兩年航空。

在學期間,高志航優異的飛行技術是所有學員之冠,並代表中國學員在法國空軍23團機場參加年度飛行表演,他以接近人機極限的技術打動全場觀眾,當時在場的西方各國航空界人士,爭相以高薪聘請他去擔任飛行教練,但他以國難當頭為由婉拒,於1926年回國。回國後,他被任命為東北航空處少校駕駛員。當時他每天想的就是在技術方面精益求精,並培養下一代飛行員。

鑑於日軍已逐漸進犯東北,他認為軍閥不足以救中國,改名高志航,表明此生矢志航空,報效國家。「九一八事變」後,東北航校遭日軍占領,並發出告示,抓拿他這位「東北之鷹」,於是他將家屬打發回原籍,隻身化裝進山海關,加入中央航空署所屬的航空隊。

同年,中央政府在浙江筧橋成立「中央航空學校」,並派高志航前往受訓,他又以第一名成績結業,直接留校擔任教官,一年後升任驅逐隊長。1935年9月,蔣介石召見高志航,並命令他去義大利考察空軍並購買飛機。期間義大利軍火商用大筆金錢行賄他,希望他能買下義大利的舊飛機,但他拒不受賄。之後高志航到美國購回霍克式驅逐機一百架回國,並立即成立五個大隊,高志航任第四大隊中校大隊長,在杭州筧橋開始訓練新的飛行員。

1937年8月14日清晨,日本機群來犯,高志航立即率領空軍升空反擊,在筧橋機場上空,以高超技能一舉擊落六架日機,己方卻毫髮未傷。此役首開中日空戰全勝紀錄,並打破「皇軍無敵」的神話,堪稱中國空軍史上的光榮一頁。

出師未捷 戰神折翼

同年11月21日,當天日軍九架轟炸機從長城方向飛到周家口上空,部分俄國飛行員早已躲入防空壕,只有高志航等中國飛行員冒死登機,其時敵機已對準機場俯衝下來,高志航卻充耳不聞,於是「軍械長馮干卿也不顧生死,立刻跑上去攀住螺旋槳,替他盤車;于覺生也置生死於度外,站在機翼上幫他加油」。

沒想到俄國的飛機不靈光,發車居然發不動,本來馮干卿當時勸高志航「敵機投彈啦,大隊長,快下機躲一躲吧」,因為其時已聽聞敵機俯衝投彈的聲音,高志航卻說:「這是打仗,再亂叫就槍斃你!」

「站在機翼上的于覺生冒死注好了油,也在幫忙試車。」可是,第三次開機又失敗了,俄國的飛機,加上氣候潮濕寒冷,居然無法發動;此時,空中響起炸彈掠空的嘶嘶聲,幾十顆炸彈已經對準跑道落下。

高耀漢回憶:「父親已被震摔在左機翼後邊,全身血肉模糊,機油濺在身上,正在燃燒,幾個地勤人員奔過來搶救,但是蓋世英豪,百勝虎將,已經回天乏術了。」

高耀漢說:「父親犧牲後,1937年底1938年底,他的戰友們繼續奮勇殺敵,血染長空,打垮了日本木更津及鹿屋航空隊,自己也損失慘重。」

1938年前半年間,中日曾有十大空中戰役。「我們不能掩蓋歷史,更不能扭曲歷史,要銘記歷史。」現在回想起來,如高志航當時能從大局出發,不逞一時之勇,不但自己可保全性命,也不致另外兩位同僚白白送死。他們活下來,應該能為國家作出更多、更大貢獻。

他的跛腳也與他的「逞勇」不無關係,《我們的父親高志航》一書對此有詳細描述:有一天,高志航在機場看到一架飛機停在機棚好多天了,便問機械人員是什麼理由,對方告說是操縱桿故障,一時沒有零件,修不好。他認為是「鬼話」,心想:「這是誰編的謊言?明明是一架好飛機,怎麼說是有毛病呢?」

結果,他冒失地「把飛機猛地拉高,在空中翻了一個大筋斗,一個大盤旋」。「一個急轉彎,飛機以俯衝的姿勢,向跑道緩緩下降,飛機卻不聽指揮了,不但沒有降落跑道,反而斜衝出跑道,斜插在跑道外的土丘上,因此,他折斷了腳骨,右腿傷得很嚴重。」航空處趕緊將他送醫接骨。

沒想到,疑似一名日籍外科醫生可能使壞,在為他取出碎骨時偷放狗骨入內,導致他腿部發炎,部分肌肉壞死,幸而他警覺性高,及時發現,另找俄國骨科醫生為他重新手術,打開傷口挖出狗碎骨,再打上鋼釘固定,痊癒後發現腿比原來短一分,成了跛子,他的上級懷疑他不能再駕駛飛機,甚至準備換掉他的中隊長職務,讓他到航空處擔任地勤工作。他不屈不撓復建,苦練右腿,使雙腿的力距與勁道保持平衡,最後重新跨上飛機。

三段婚姻 四名子女

高志航短暫一生,共有三任妻子,育有三女一男,高耀漢是唯一兒子。他的第一任妻子是在17歲時奉父母之命,娶16歲的中醫師之女邵文珍為妻,這個傳統女子因無法勸阻高志航打消從軍報國的念頭,在丈夫從法國學成返國前八天生病不起,竟然選擇自殺結束生命,兩人沒有孩子。邵家不但沒有怪罪他,還準備再嫁邵文珍的妹妹給高志航,但不巧邵家老太爺過世,按照當地習俗不能立即成婚,而正好當時軍中有任務,他就回了部隊,遇到了他的第二任妻子葛莉亞(又譯嘉莉亞)。

據高耀漢表示,高志航第二任妻子葛莉亞是18歲的「俄國美女護士」,兩人是自由戀愛。葛莉亞是白俄羅斯人,當時高志航帶她回家時,家裡人都嚇到了,他的父母也不同意其婚事,兩人就一直跪在門口,希望父母接受。跪著的時候,高志航告訴父母,葛莉亞已經懷孕,父親心軟了,趕忙讓兩人站起來,於是家裡就默認兩人在一起。但根據當時一些規定,空軍軍官不能與外籍女子通婚。1932年,高志航被迫與葛莉亞離婚,但他很愛葛莉亞,兩人仍偷偷在外租房住,最終還是被發現,葛莉亞被驅逐出境,後來下落不明。兩人育有兩女高麗良和高友良。

高志航第三任妻子葉蓉然是上海英語專科學校校花。當時她是給空軍英雄獻花的女學生代表,兩人一見鍾情,1932年結婚,育有一男高耀漢、一女高憶椿。可憐葉蓉然結婚才五年、年紀輕輕就喪夫,高志航死後一個多月,她生下遺腹女高憶椿。葉蓉然後在昆明改嫁,定居南京。高憶椿現居洛杉磯。中共建政後,高志航留在大陸的家人,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都備受衝擊。

2014年9月1日,高志航被中國民政部列入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中國已故總理周恩來生前稱讚高志航是「中華民族的英雄,為抗日犧牲,為民族犧牲」。

延伸閱讀:歷史上的今天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變-抗戰全面爆發

高志航第一任妻子邵文珍(上),第二任妻子葛莉亞(左下),第三任妻子葉蓉然(右下)。(周逸枝/提供) 高志航第一任妻子邵文珍(上),第二任妻子葛莉亞(左下),第三任妻子葉蓉然(右下)。(周逸枝/提供)
《我們的父親高志航》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中國文史出版社) 《我們的父親高志航》由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中國文史出版社)
中國空軍「四大金剛」。左起高志航、樂以琴、李桂丹、劉粹剛。(周逸枝/提供) 中國空軍「四大金剛」。左起高志航、樂以琴、李桂丹、劉粹剛。(周逸枝/提供)
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高志航(中)及其飛行員合影。(周逸枝/提供) 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高志航(中)及其飛行員合影。(周逸枝/提供)
高志航兒子高耀漢(左起)、女兒高麗良及高友良。(周逸枝/提供) 高志航兒子高耀漢(左起)、女兒高麗良及高友良。(周逸枝/提供)
1936年,高志航駕駛的霍克戰機。(周逸枝/提供) 1936年,高志航駕駛的霍克戰機。(周逸枝/提供)
高志航與碑文合影: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周逸枝/提供) 高志航與碑文合影:我們的身體、飛機和炸彈,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同歸於盡。(周逸枝/提供)
1960年,蔣夫人宋美齡(上圖)和蔣經國(下圖)分別到台灣嘉義探視高志航的母親李春英。(周逸枝/提供) 1960年,蔣夫人宋美齡(上圖)和蔣經國(下圖)分別到台灣嘉義探視高志航的母親李春英。(周逸枝/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