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502837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我當了一日嬉皮

舊金山金門公園內的迪揚博物館,正在展出上一世紀60年代「夏日之愛」音樂會各種相關資料,慶祝嬉皮運動50周年。 舊金山金門公園內的迪揚博物館,正在展出上一世紀60年代「夏日之愛」音樂會各種相關資料,慶祝嬉皮運動50周年。
舊金山Haight和Ashbury兩條交叉的街道,是半世紀前嬉皮運動起始的「聖地」,迪揚博物館特地在館外豎立一根電線桿,重現當年「夏日之愛」的場景。 舊金山Haight和Ashbury兩條交叉的街道,是半世紀前嬉皮運動起始的「聖地」,迪揚博物館特地在館外豎立一根電線桿,重現當年「夏日之愛」的場景。

今年適逢美國嬉皮運動50周年,我的嬉皮朋友麥可,知道我多年來對上世紀60年代這個影響後世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等各方面深遠的嬉皮運動,探討興趣一直不減。於是告訴我說:讓我帶你當「一日嬉皮」吧!

1967年6月4日,被媒體稱為「嬉皮」的一批顛覆傳統文化的年輕人,在舊金山金門公園的馬場(Polo Field)舉行「夏日之愛」音樂會(The Summer of Love Concert)。這次音樂會,是60年代嬉皮們舉辦的多次大型活動之一,當時有來自全美各地的青年男女3萬5000多人參加。「夏日之愛」後來成為嬉皮所有活動的廣義代名詞。

籌辦一場大型戶外音樂會,至少需要六個月的時間。舊金山至今尚無動靜。網路上報導,有人申請要辦,但市政府兩度否決。問我的嬉皮朋友,今年會有慶祝嬉皮運動50周年的免費音樂會嗎?他聳聳肩,冷冷地說:經驗是不能複製的!

當年參與嬉皮運動的眾多年少輕狂者,包括我的嬉皮朋友,都已邁入孔子所說的「70而從心所欲、不踰矩」高齡了,曾經滄海難為水,有沒有慶祝嬉皮運動50周年的「夏日之愛」音樂會,對他們來說都無關緊要。再說,當年嬉皮運動的靈魂人物,多數已經淍零,或遁世不問紛擾不止的世事了。

●參觀「夏日之愛」紀念展

麥可所謂的讓我當「一日嬉皮」,是參觀正在舊金山金門公園內迪揚博物館(de Young Museum)舉辦的慶祝「夏日之愛」音樂會50周年紀念。展出內容包括:海報、照片等嬉皮運動如火如荼時的文學藝術創作,播放當年風行一時的搖滾樂,以及嬉皮流行的服飾等。

在博物館展覽現場,我看到了老朋友、嬉皮運動靈魂人物之一的卻特.漢姆斯(Chet Helms)不少海報資料。漢姆斯已於2005年6月因病離世。

1997年,嬉皮運動30周年。漢姆斯負責籌畫當年10月在舊金山金門公園舉辦的慶祝音樂會。我的嬉皮朋友麥可得知我有意寫篇報導時,就介紹我去找漢姆斯。在他畫廊發現,「六‧四」天安門事件事隔多年,世人已逐漸淡忘了,而他這個白人經營的畫廊玻璃窗上,還張貼著天安門事件中有名叫王維林的示威者,以肉身阻擋坦克車隊的照片!漢姆斯說,中國大陸學生為要求民主而示威,政府怎麼可以派坦克鎮壓?張貼這幀照片的用意,是希望世人不要忘記世界上還有很多國家的人民尚未能享受自由、民主與和平。

「自由、民主與和平」,是漢姆斯一生崇尚的目標。60年代美國介入越戰泥淖不能自拔,導致全美各地青年學生發動示威,撕毀徵兵卡,強烈反對越戰,也是造成嬉皮運動如火如荼地興起原因之一,而以舊金山「海特─愛胥布瑞」區為嬉皮運動的發源地。當時在舊金山佩吉街開設Avalon Ballroom的漢姆斯,就是嬉皮運動的靈魂人物之一。

漢姆斯生性悲天憫人,富高度的同情心,尤其對年輕人。上世紀60年代,他在舊金山開設Avalon Ballroom時,是個集「藝術、劇場、戲院、搖滾樂及秀」等供社區年輕人正當活動的娛樂場所。當時,他每晚給60個名額讓窮孩子免費進場,有專人教他們跳舞。可是,馬連縣有些富家小子,謊稱他們是窮人家子弟,也要求免費進場。結果,Ballroom像個不設防的夜總會,從來沒有人在進門處認真收票。可想而知,漢姆斯經營的Ballroom只賠不賺。但此處是60年代嬉皮們的聚集處,漢姆斯本人則成為當時最迷人、最受歡迎的嬉皮代表性人物,迄今仍為嬉皮們所樂道。

我的嬉皮朋友承認,他當年常去漢姆斯的夜總會,當然,有時候也沒買票就進場。迪揚博物館展出的海報中,漢姆斯的夜總會及他經營的Family Dog樂團的演出節目占多數,迄今仍聲名不墜的女歌手瓊.拜雅(Joan Baez)也曾在他的夜總會演唱過。

另外,像「愉悅死者」樂團(The Grateful Dead)、Big Brother、Jefferson Airplane、Grace Slick和英年早逝的女歌手Janis Joplin等海報,也占了不少。

●喜見故人作品 曾助一臂之力

展覽場中,我看到另一位曾接受我訪問的白人攝影家吉恩.安東尼(Gene Anthony)的作品展出。這位拍過無數嬉皮運動經典照片的攝影家,在我寫「嬉皮運動卅周年」專題報導時,曾助我一臂之力。他慷慨贈送我幾張嬉皮運動的經典照片,並准許我隨文章刊出。這篇報導讓我榮獲1998年北加州華文媒體最佳專題報導獎。我在網路查出,他現在定居內華達州。 

我和嬉皮朋友是在星期假日到迪揚博物館參觀展覽。假日的金門公園,像有慶祝會似的人山人海,博物館內觀眾也是摩肩接踵,男女老少都有。不過,只看到一位頭髮全白、一臉滄桑的白人,身著當年很多嬉皮喜愛的彩虹圖案套頭運動衫,擠在人群中閒逛,此時此景,想必勾起他年少輕狂時的諸多回憶;我的嬉皮朋友則不時地指點我,雖然是樂團或歌手演唱的節目單海報,可是設計者天馬行空的想像,或嘲諷當時的政客虛假……等等,還能每周創新一張,免費供人索取。其中有些深具藝術價值的海報,現有些人爭相收藏。

在其中一處展廳,四面牆展現燈光秀,配合播放嬉皮運動時期樂團或歌手演唱的搖滾樂,只見年輕參觀者三三兩兩躺在四個角落厚實的軟墊上,想像當年嬉皮運動無數大大小小音樂會舉行的瘋狂情況吧。

我無緣參與上世紀60年代的嬉皮運動,但有幸現場參加1997、2007年慶祝「夏日之愛」30及40周年兩次在金門公園舉行的音樂會,聞到了大麻菸味,見識了青年男女在漫天震響的搖滾樂中忘情舞蹈,認識了一些嬉皮朋友。認識他們時,個個生活如「凡夫俗子」一般正常,以至於我無法想像他們嬉皮時的模樣;但言談間不難了解,他們都相當自豪曾是「參與改變世界的一分子」。

就在參觀展覽後的第二天,我如常到住宅社區的健身房運動兼泡湯,包括我在內,七、八位年齡都達「從心所欲」的婦女,圍坐在圓形熱水池內,邊泡湯邊聊。其中一位問道:你們參觀了迪揚博物館內「夏日之愛」音樂會50年展覽了嗎?「我是嬉皮,我參加了很多音樂會……」還真巧,她是我認識的第一位自認嬉皮的女士。名叫莎拉的她說:「當年我們抽大麻,噢!不敢吸迷幻藥……好像離經叛道,現在回想真好,青春不留白……」我們在座其他人,沒人有她的經驗,羡慕死了!

迪揚博物館這次展出的內容,只是嬉皮運動的一部分。當天我沒聞到大麻、也沒看到迷幻藥、沒有搖滾樂團現在演唱、更沒能親耳聽到著名詩人艾倫金斯堡朗誦「吶喊」。

雖然經驗無法複製,我的「一日嬉皮」,還是足夠回味良久!

一位老嬉皮正仔細觀看他昔日參與的場景。 一位老嬉皮正仔細觀看他昔日參與的場景。
展覽場內,參觀者不分性別包括老中青三代,細看他們曾經參與或未能逢時的一場驚天動地的社會變革。 展覽場內,參觀者不分性別包括老中青三代,細看他們曾經參與或未能逢時的一場驚天動地的社會變革。
展出的照片中,有一張集合了包括:毛澤東、詹森總統及被剌身亡的羅伯甘迺迪等政治重要人物。 展出的照片中,有一張集合了包括:毛澤東、詹森總統及被剌身亡的羅伯甘迺迪等政治重要人物。
卻特.漢姆斯經營的Family Dog樂團廣告看版。 卻特.漢姆斯經營的Family Dog樂團廣告看版。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