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4944543/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從瓊瑤想到莊英哲by黃美惠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十多歲讀瓊瑤成名小說「窗外」以來,從未像最近看她照顧夫婿平鑫濤的文章那樣,覺得貼近一般人的心事。大家都一起變老了,一起遭遇著人生最大的考驗──面對終點。

早年在台北跑新聞,和平先生常有接觸,「皇冠」是出版界大咖。再更早,台灣人普遍無法出國旅遊時,平鑫濤以「費禮」筆名寫的「穹蒼下」給了大家一對翅膀,他以文字和攝影,帶大家飛出台灣,去看看世界。

平老板身量矮矮但充滿活力,對年輕的我們毫不端架子,對旗下名牌作家張愛玲、三毛更招呼得無微不至,內心精明但外表平實,完全沒料到他晚來要受這樣深重的病痛。在身邊照顧他的,就是皇冠大牌中的最大牌──瓊瑤。

沒有人能對平鑫濤對瓊瑤的愛情有一丁點懷疑,大家都知他對瓊瑤極盡呵護。但說到頭,如同所有的夫妻,總有一方要照顧另一方。

台灣整整一代人是從瓊瑤小說探索愛情的。如今她在臉書發表公開信,叮囑兒子和媳婦將來幫她善終,不要過度醫療處置拖延她生命,還力主安樂死合法化。想來,也會有不少人從瓊瑤學習要怎麼死去。

瓊瑤能憑一枝筆寫得名聲和財富,其實就因著她懂得一般人的心情。

數天前在巴洛阿圖墓園參加台僑社區義工莊英哲的告別式,也給人同樣的感悟。

莊英哲屬於默默、笑笑在做事的甘草人物,不少社團都找得到這樣的成員。人人都喜歡他,視他為永遠的會計阿伯。他管帳不來電腦Excel那一大套,用傳統古老的算術以及不褪色的服務精神在做事。

到YMCA運動後,他中風倒在更衣室,數天後拔除維生系統,離開他愛著、也愛著他的人間。活到80歲離去,不能說短壽,但大家仍然難捨。

同感安慰的是走得乾脆,沒有久臥病床。他讀東海大學第二屆時的同學、在矽谷替很多人看病的阮秋榮醫師很疼惜地說:「能夠沒有受罪而走,也是福氣。」

人生到頭來就是兩件事:你的信仰和你的家人。莊英哲的告別式上最動人就是女兒、孫女以及弟妹們上台所說懷念的話。孫女哭著說「阿公總是陪著我們」。

比他小15歲的胞弟莊義和列數他生命中的「第一次」都是和哥哥一起經歷:第一次送他進醫院、哥哥第一次和嫂嫂約會,單車前載著他,初中學英文哥哥督促他,乃至替他辦綠卡移民來美,第一個夜晚也是在哥哥家度過的。

從瓊瑤和平鑫濤一路想到莊英哲,人生最重要是作伴,一直陪到終須一人獨行的那一刻。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